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8章 久违的感冒
    因为身体一直都阴阳失衡的原因,詹青雪很瘦,天蓝色的灯罩下面可以隐约看到一排肋骨,自然欧派也就不会太大了,勉强的样子。

    不过,她的身材比例还是不错的,加上腿足够长,如果去当模特,肯定会有非常不错的发展。

    以前在京城荒唐的时候,超模什么的,萧晋也玩过不少,最爱的还是内衣模特,毕竟时装模特都太瘦了,偶尔把玩一下美腿调剂调剂口味可以,但抱着睡觉什么的,他还是更喜欢梁玉香那种像棉花一样柔软的感觉。

    作为一个口味早就被养刁了的男人,面对此时半原始状态的詹青雪,他虽做不到像老僧入定那样视红粉为骷髅,但比起当初为董雅洁或贾雨娇治病时要淡定的多,更何况田新桐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自然没心思占便宜吃豆腐。

    当然,逆转人体经脉阴阳属性是个不小的工程,危险性相对于詹青雪本身的状态而言虽然不大,但难度系数很高,需要施针者拥有极高超的针法和对穴位气血的精准掌控,因此,他也实在没有什么闲心多去关注詹青雪的身子,算是差不多做到了“医者父母心”。

    这一次施针,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萧晋将最后一枚银针拔下来时,已是满头大汗,手指颤抖的竟是连将针插进银针包都做不到,刚想使些力气,眼前却一阵发黑,腿一软坐倒在地。

    “萧晋!”田新桐惊呼一声冲过来扶住他,关切地急问道:“你怎么了?”

    “没……没事,就是有些脱……脱力了……”萧晋低着头,气喘吁吁的说,“不用担心我,看看詹小姐,她现在怎……怎么样?”

    田新桐抬头向床上望去,却见詹青雪抱着双臂,身体也蜷缩成了团,泪流满面,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极度的愉悦。

    女孩儿吓坏了,用力抓着萧晋说:“小雪她、她在哭,而且看上去很难过的样……”

    “原来这就是冷的感觉啊!”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詹青雪颤声开口道,“好像许多的小针在刺一样,有点疼,但好舒服……”

    田新桐彻底傻了,看着用一脸做梦表情轻抚自己身体表面的詹青雪,怎么想都觉得她精神不正常。

    “萧、萧晋,到底怎么回事啊?治疗失败了吗?为什么小雪她……变成了这个样子?”

    “小爷儿亲自施针,怎么可能失败?”即便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萧晋依然不忘装逼,“这是那没见过世面的姑娘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寒冷,就像南方人第一次见到雪一样,没啥好奇怪的。你去帮她把被单盖上,要是冻感冒了,还特么得老子动手给她治。”

    “哦哦!”田新桐答应着,撒开手就站起了身,却不料萧晋全靠着她的搀扶才保持的坐姿,这么一松手,萧晋就直接向后仰躺了下去,脑袋咣当一声撞在了旁边的椅子腿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你疼不疼?”田新桐慌忙又蹲下来要扶他,急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萧晋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放心,我还活着,你还是先去给詹小姐盖被子吧!她感冒了可是会死人的。”

    田新桐不敢再慌张,起身扯了被子将还在发癔症的詹青雪裹好,然后又重新跪坐在萧晋的身边,小心翼翼地伸手到他脖子下面,轻声说:“地上凉,我扶你起来吧!”

    萧晋又摇了摇头,闭上眼,说:“我没力气,你扶不动的,正好躺着休息一会儿,有地毯,没关系的。”

    田新桐闻言小嘴儿就瘪了,委屈巴巴的说:“对不起!我好笨,不但帮不上忙,还净添乱。”

    萧晋无力的笑笑,摸索着抓住她的手,说:“笨就对了,笨了才好骗嘛!要不然,像我这种坏蛋,怎么可能有机会握住你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疲惫至极的昏昏睡去。

    再睁开眼时,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灯,窗外的天空已是一片黑暗。有个姑娘正坐在窗下的椅子上刷着手机,周遭暖气充足,她却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洗去浓妆的小脸儿埋进毛领子里,显得特别清纯。

    “你不化妆还是挺好看的。”萧晋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涩的厉害,喉咙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又痛又干。

    “你醒了?”詹青雪抬起脸,笑意盈盈,“一觉居然睡了五个多小时,你是猪吗?”

    萧晋翻个白眼,没好气道:“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就赶紧去给你未来的救命恩人倒杯温水。”

    詹青雪呵呵一笑,起身走出卧室,片刻后端着一杯水回来,伸手扶起他的头,然后将杯沿放到了他的嘴边。

    萧晋愣了愣,却没有说什么,惬意的享受完女孩儿的服侍,重新躺下时却感觉到脑袋一阵微微眩晕,不由心中一惊,刚要伸手给自己把把脉,就听詹青雪说:“身为医生,居然稍微累一累就生病,还有脸说是我未来的救命恩人呢!

    不过你别担心,刘老已经帮你看过了,只是受了一点风寒,丁奶奶也为你施了针,没什么大碍的。

    哦对了,我没有跟任何人提及有关阴阳灵枢针的事情,这一点你也可以放心。”

    记忆中,上次感冒好像还是在十岁之前吧!看来,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完全发挥出“阴阳灵枢针”的功效啊!

    萧晋嘴角翘起一丝苦笑,摇摇头,问詹青雪道:“穿再厚也不暖和的滋味儿如何?”

    “棒极了!”詹青雪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原来寒冷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

    “你这就是典型的何不食肉糜!”萧晋撇嘴说,“感受一下过过瘾就得了,明天我再帮你扎回来。毕竟现在还是冬天,还能稍微压制一点你体内的阳气,阴气旺盛太久,对你身体的消耗太大了。”

    詹青雪歪头看着他,眼睛里亮晶晶的。“你今天就已经累病了,明天还能再来一次吗?”

    “试试呗!”萧晋说,“今天是第一次,没经验走了不少的弯路,明天应该能好一点,累归累,起码不至于再病倒了。”

    詹青雪抿了抿唇,摇头说:“还是多休息一天吧!你放心,我会注意保暖的。”

    “谁担心你了?”萧晋咧嘴道,“老子是想老婆孩子了,想早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