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7章 你惹得麻烦你摆平

第987章 你惹得麻烦你摆平

 
    “姑娘,既然你说你学过很多年的华医,那就应该听过医者父母心这句话。”萧晋一脸的道貌岸然,“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是没有性别之分的,要都是你这个样子,妇科医院的男医生还活不活了?”

    詹青雪闻言小嘴儿撅得更高了,鄙夷的瞥他一眼,道:“说得好听,你敢拍着良心说自己能做到医者父母心吗?”

    萧晋一滞,接着便讪笑道:“在孩子和男病人面前能做到。”

    “呸!不要脸!”詹青雪笑骂一声,松开他,说,“你先出去回避一下,我、我脱好了叫你。”

    萧晋想了想,也不坚持什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完事儿侧躺在床上。对了,内衣可以不脱。”

    听到这话,詹青雪就松了口气。虽然穿着内衣示人也挺害羞的,但毕竟关键部位都挡住了,权当是在泳池游泳好了。

    出了门,萧晋就顺势靠在了走廊的墙上,点燃一支烟,边抽边思考着收詹青雪为徒的利弊。

    利这一方面比较明显,想在商界有所作为,与现今华夏商界的领头羊打好关系自然有无数的好处。

    但是,高收益往往也意味着高风险。詹斯年作为一个商人,能身处金字塔的顶端多年而不倒,在政界的人脉肯定也很丰厚,按照圈子理论来看,他所接触的权势人群也必然处在社会生物链的顶端。

    简单来讲,詹斯年是有资格直接与易家扯上联系的,这自然也就大大增加了萧晋暴露的风险。

    可若是在收詹青雪为徒这件事上保密的话,他又没办法享受给首富千金当师父的红利。

    似乎又到了要不要赌一把的时候,萧晋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一支烟快抽完了,还没听到房间里有什么动静,他摇摇头,刚把烟蒂在垃圾桶上摁熄,走廊斜对面的一扇房门忽然被打开了。而那扇门里,正是他之前才进去过的、田新桐的房间。

    “萧晋?你在那里站着做什么?”女孩儿奇怪的问。

    “呃……”

    “萧、萧先生,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萧晋还没来得及想好该怎么回答,身后的门内就传出了詹青雪清脆又怯怯的声音,顿时让他一个脑袋有两个大。

    再看田新桐,果然在愣怔片刻之后,俏脸就变成了铁青,一把将他拨拉开,推门闯了进去。萧晋哭笑不得的拍拍额头,赶紧也跟了上去。

    此时詹青雪正依照萧晋的吩咐侧躺在床上,后背对着房门的方向。

    她瘦削的肩背、纤细的腰肢、浑圆的小满月和修长笔直的双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又因为体温过高,房间内的暖气又很足,所以这会儿她的身上已经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在窗外夕阳的照射下,泛出晶莹的光,显得特别可口,一看就能让人食欲大增。

    田新桐的俏脸慢慢就黑成了锅底,硕大的俩球剧烈起伏片刻,就猛地回过头,咬牙看着萧晋问:“对此,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听到有女人的声音,詹青雪赶紧抬头,然后“啊”的一声轻叫,扯过被单遮住了自己,模样跟被捉奸在床的狐狸精没什么两样。

    萧晋头疼的捏捏鼻梁,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简单的解释这件事,索性手一指这姑娘,说:“你惹出来的麻烦,你来摆平,搞不定我的妞儿,你的事儿就拉倒,明白吗?”

    说完,他扭头就干脆的出了屋,留下两个姑娘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再次点燃一支烟,他又开始琢磨詹青雪手机里的那个视频和明天考核的事情。

    说实话,以他的性子,自然是想要利用视频来让自己轻松获胜的,但视频里的内容涉及到了刘淑然,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一旦视频公开,刘青羊会非常气愤是肯定的,但气愤过后,刘淑然依旧还是他的血亲,萧晋这个徒弟的才华再怎么横溢,在亲疏远近上都不可能超得过。如此一来,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势必会成为他与萧晋师徒之间的隔阂。

    更何况,刘老头人不错,还没有正式拜师就搞得人家家庭不和,萧晋也有些于心不忍。

    唉,还是算了吧!刘淑然对那样的男人痴心不渝,迟早都会受到惩罚,小爷儿没必要去当那个恶人,明天堂堂正正的用医术击败晁玉山,至少也能让自己的收获更加的光明正大一些。

    心中刚刚下了这样的决定,身后的房门就被打开,田新桐低着头,声音闷闷的说:“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萧晋弯腰瞅瞅,见女孩儿眼眶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不由诧异地问:“怎么了这是,那丫头欺负你了?”

    田新桐抿着唇摇头:“没什么,就是觉着小雪好可怜,你可要好好给她治病哦!”

    “小雪?”萧晋哑然失笑,“这才过去几分钟呀,你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么?”

    田新桐也笑了笑,拉着他进屋:“好啦!废话真多,赶紧过来给小雪看病。”

    女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来得容易,去的也很随便,要不然也不会有“塑料姐妹情”这个说法了。

    萧晋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也不再追问什么,摇摇头跟着进了屋。

    詹青雪已经由躺变成了坐,只是身上仍然裹着被单,眼圈同样也有些红,眼线都被冲花了。不知道是在向田新桐解释时感怀身世的酸楚,还是为了让说辞更加可信的演技,反正这会儿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像是刚刚宿醉醒来却发现已经失了身似的。

    “要不要再给你点时间平复下心情?”萧晋来到床边,似笑非笑的问。

    詹青雪瞥他一眼,说:“不用了,还是抓紧时间施针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感受一下寒冷的滋味儿是什么了。”

    “那你还不赶紧躺下?”萧晋捏起一枚银针,不客气地命令道,“把被单扯开,面对着我的方向侧卧。”

    詹青雪表情一僵,看看站在床尾的田新桐,就撅着嘴不情不愿的掀开被单,闭上眼侧躺在了萧晋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