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5章 奇经七条半
    “孺子既然可教,那你就教教呗!”

    詹青雪突然接口的话让萧晋直接就被嘴里的酒给呛着了,咳嗽半天才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孩儿说:“詹小姐,你这玩笑开的是不是有点太失水准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詹青雪的表情严肃至极。

    萧晋眨眨眼,把酒杯放下,再次前倾上身直视着她的双眼,说:“我确定一下,你费这么大的劲,又是要电话又是送人情的,就是想拜我为师?”

    “是的。”詹青雪点头,“当然,我还想请你顺带试着治疗一下我的身体。”

    萧晋还是无法相信,干笑一声,说:“杏林山七位长老,在医术上面无论哪一个都可以毫无悬念的碾压我,虽然我不清楚你跟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但看他们对待你的态度,拜他们为师应该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你不选择他们,却来找我这么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陌生人,姑娘,用你刚刚的话说,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啊!”

    詹青雪淡淡一笑:“如果真的只按常理来说,这样确实非常奇怪,但萧先生你本身就不属于常理的范畴,不是吗?”

    萧晋眼睛微微一眯,问:“这话从何而来?”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对你说声抱歉!”詹青雪低了低头,然后道:“之前在你参加考核的时候,我偷听了你女朋友和她母亲的谈话,得知你会华医界传说中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古针法——阴阳灵枢针!”

    萧晋闻言瞳孔急缩,但紧接着却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虽然“阴阳灵枢针”在萧家都是一个秘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萧家赖以成名的针法来历,他无需担心易家通过这个找到自己,但是,不管怎样,这套针法都是他最重要的一张底牌,如此轻易的被泄露出去,还是让他非常的不爽。

    然而,做这件事的是田新桐母女,且根本不是故意的,他就算心里再郁闷,也只能憋着。

    摇摇头,他颓丧的说:“好吧!明人不说暗话,詹小姐,你现在算是真正拥有了可以要挟我的条件,作为交换,我可以试着为你治病,但不保证一定能够治好。至于拜师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詹青雪抿了抿唇,目光诚恳的看着他说:“我从得知你会‘阴阳灵枢针’时起,就知道可以拿这个来要挟你,但是,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想要得罪萧先生的意思,也不想只跟你做一锤子买卖。

    因此,视频也好,针法也罢,都是我的诚意,且不管你答应与否,它们都不会成为要挟你的条件。”

    “为什么?”萧晋不解道,“以你的条件,这一辈子即便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舒舒服服到死了,你可别告诉我你从小就发下宏愿要做救死扶伤的天使,就算是这样,世界上任何一座顶级医学院校都能任你予取予求,为什么一定要来学习枯燥且毫无前途的华医呢?”

    “我可没有那么高尚。”

    詹青雪苦笑一声,表情也落寞了下去,幽幽地说道:“我的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天生体温就比正常人高,且无法自动调节,西方最著名的医学专家说我这是基因方面的缺陷,还断言我活不过十岁。

    我父亲不愿接受这一点,所以就不停地为我延请名医,我家和杏林山之间的关系就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按照华医的说法,我的病是因为我体内的经脉与常人不同,常人都有十二正经和八奇经,而我正经数量正常,可奇经却只有七条半,且是维系阴阳经脉的阴维脉不足,这才导致了体温始终居高不下。

    这样的结果,华夏名医们自然也是束手无策,后来,还是刘爷爷建议让我修炼古武,试试看能不能通过内息运转来解决问题。于是,我从三岁半起就开始跟随父亲请来的各种功夫大家习武了。

    幸运的是,华夏博大精深的武学虽然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我今年二十一岁,已经比西方医学专家断言的寿数多活了十一年,可随着我的武学修为慢慢进入**颈期,内息对身体的调节功能也变得越来越差。

    冬天还好,我可以少穿一点,借助外部的低温环境来降温,但到了夏天,我就只能跑去北欧或者南半球才能好受一些。

    所谓久病成医,古武的效果让我对华夏传统的技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华医首当其冲,说句自夸的话,我现在要是去开医馆,绝对饿不死。

    另外,也不怕告诉你,其实在你们今天考核之前,我就已经偷偷找刘爷爷试过了,但结果很惨,连‘五运六气针’的定穴原理都没能看出来。”

    说到这里,女孩儿又笑了笑,回视着他的目光接着道:“我曾经在一本医史古籍中看过关于‘阴阳灵枢针’的介绍,说它可以通过逆转人体阴阳运转,使病灶犹如枯木逢春,可生死人肉白骨。

    只可惜,这种神奇的医术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失传,我几乎翻遍了史料,竟然都找不到关于它真正医治病患的丁点记载。所以,可想而知,当我听到你会这种针法时,心情会是怎样的激动了。

    萧先生,我想学习医术,确实不是为了救死扶伤,仅仅只是因为心里憋着一股气,一股从记事起就渴望活下去的‘气’,世人不能救我,那我便自救,我不相信我詹青雪真的只能无可奈何的等死,与其那样,那还不如自我了断来的更痛快一些!”

    听完这番话,萧晋就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除了对詹青雪艰难的人生心生同情和怜悯之外,也明白了为什么詹斯年始终都没有对外公开小女儿信息的原因。

    而最让他感兴趣的,自然是詹青雪经脉数量上的特殊之处。因为他的大徒弟也是同样的情况,只不过巫飞鸾明显要比詹青雪幸运得多,那小子是多了半条,而且对身体至今还没有任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