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2章 好人麻烦多
    “以你的性子,我以为会用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样的话来劝我。”

    萧晋笑望着田新桐,停顿了一下,然后柔声说:“谢谢你!桐桐。”

    田新桐刚刚恢复的小脸儿又有些泛红,傲娇道:“不用!我可不是在为你着想。是你曾经说过,要拯救华医,需要什么时间、政策、资金、人脉之类的一大堆必要条件,根本就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那帮老家伙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却全都丢到你一个人的身上,实在太过分了。”

    “是啊!”萧晋点点头,叹息着说,“要拯救华医,确实不是短时间或者某一个人能够完成的事情,那些老人家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荣幸且不幸的是,在他们的眼里,我拥有能够带给他们希望的能力。

    简单来说,他们不是指望我一个人就力挽狂澜使华医成为主流,而是将我看成了一粒种子,一粒可以为华医注入活力、并打下改变命运基础的种子,只要这颗种子能够找到合适的土壤环境,能够生根发芽,就足够了。”

    说到这里,他脑袋向后枕在沙发背的顶上,看着天花板疲惫道:“最最关键的是,我想不出拒绝他们的理由,甚至打心眼儿里就不想拒绝。

    要知道,我是个标准的现实主义者,可现在却被如此理想主义的念头占据了整个大脑,这感觉太可怕了!

    我的人生不允许我在对未来的规划中加入太多的感性成分,为了那个目标,我的每一步都必须踩得扎扎实实,容不得半分虚假和糊弄。

    一直以来,我都以聪明人自居,但现在我却满脑子的热血想要去做一件蠢到了极点的傻事,真是要多荒谬有多荒谬。

    桐桐,要不你扇我几个耳光吧!看看能不能把我给打醒……”

    话音戛然而止,萧晋眼珠子瞪的溜圆,不敢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剧烈颤动的睫毛,感受着嘴唇上的柔软和温暖,满心满肺都是震惊和不解。

    这个吻的时间很短,也就五六秒的样子,唇分之后,田新桐的整张脸都像是烧红的烙铁一样,睁开眼看见这货惊讶的表情,不由慌乱道:“你、你、你别瞎想啊!这个不……不代表什么的,我就是……就是看你可怜,给你打打气、充充电而已,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

    人生中第一次,萧晋特别想要感谢电视剧、以及最喜欢通过弱智言情剧的光腚总菊。

    贱兮兮的凑过去,他说:“亲爱的田大警官,本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基本原则,你就再充会儿呗,我的电量离充满还远着呢!”

    “你死远一点!”田新桐哭笑不得的推开他的脑袋,“我警告你,别蹬鼻子上脸哈!要不然,我可是真的会生气哦!”

    “好吧!”萧晋失望的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又笑着道:“不错!虽然还没充满,但电流质量却是很高的,我现在全身轻松,精力旺盛的能打死老虎,所以,真的谢谢你啦!我亲爱的田警官。”

    “去你的。”田新桐娇羞的轻踢他一脚,看他的目光中却带着怜惜的神色,“你说的那些都太复杂了,我什么忙都帮不上。不过,我记得你的做事原则:问心无愧,随心所欲。

    所以,我想说,这就够了,真的!哪怕不能再当一个纯粹的现实主义者,只要不忘初心,多一点理想主义,不也挺好的吗?”

    萧晋闻言心中一热,下意识的就伸手想要去抚摸女孩儿的脸,中途却变成了掌心向上的摊开。

    田新桐看看他的手,不解的问:“怎么了?”

    “我房间的门卡在你这儿吧?!给我,我得赶紧回房间。”

    田新桐越发的疑惑了,掏出门卡给他,又问:“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萧晋头都不回的走向房门,“只是突然发现你好可爱,我怕再在这里待下去会忍不住想脱你的衣服。”

    房门打开又关上,小警花愣怔片刻,小手就不由抚上了连级规模球体都阻挡不住砰砰跳动的心口。

    良久之后,她轻啐一口,双手捂住滚烫的脸颊,用羞涩到了极点的哭腔喃喃道:“田新桐,你怎么就主动亲他了呀?丢死人了……”

    人在纠结或者脆弱的时候,是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即便心灵强大如萧晋,也不例外。因为,负面情绪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自我消散的,它必须被宣泄出去,否则就会在身体里淤积,久而久之,人的心理就会发生变化,而且绝不可能是好的变化。

    这就证明人确实是群居动物,不适合长时间孤单,不管多么牛逼轰轰的人都不行。不信的话,就去看看那些高处不胜寒的帝王们,无论他们有多英明神武,到了晚年都会变得暴虐嗜杀,从古到今,无一例外。

    萧晋不想变成变态,所以,每当心绪烦乱时,他都会找人倾诉。好在他朋友不少,而且还大都是红颜知己,心理的调节成果一向都不错。

    虽然田新桐有些天真,性子也比较直接,他本来并没有指望能够得到什么帮助,但女孩儿豁出来的那个吻却让他既意外又感动。

    当然,在感动之余,他又习惯性的矫情了起来。

    田新桐的左眼角有一颗泪痣,周沛芹的右眼角也有一颗,所以,每当看着那姑娘的眼睛时,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小寡妇。

    特别是刚刚那个亲吻发生的时候,近在眼前的那颗小痣就充满了无声的讽刺。

    “怪不得没人喜欢当好人。”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他摇头苦笑着自语道,“好人麻烦太多了,哪有当坏蛋来的痛快?”

    “虽然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麻烦,”他话音刚落,身后对面的房门忽然被人打开,詹青雪靠在门框上看着他说,“但我却能帮你解决掉一个麻烦,你有没有兴趣?”

    萧晋眉毛一挑,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这姑娘道:“小姐姐,如果你再不老实的说出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的话,你我可真不能保证自己会继续对你客客气气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