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81章 权利和义务
    别辜负你的才华别辜负你的医术别辜负你的年龄!

    这是离开素问医馆之前,丁夏山对萧晋说的话。三个“别辜负”就像三记响在耳边的浑厚钟声,直接就把他给震懵了。

    走出医馆大门,抬头望望温暖且刺眼的阳光,他根本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来参加这个杏林山长老位的竞选,目的只是想拓宽自己在华医界的人脉,提高自己的地位,增加将来与易家对抗时的筹码。

    说白了全是出于私心,什么华医的现状、推广之类的东西都被他放在了易家覆灭之后,典型的先己后公。

    但是,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一个老太太仅仅只用二十一个字就在他的身上紧紧箍了一道枷锁,还顺带将一位高尚先驱的灵魂背在了他的身上。

    能被如今华医界的泰斗们欣赏和寄予厚望,这似乎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萧晋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准确的说,他只有哭笑不得。

    身为一个坏又坏的不够彻底的傻,就像被漂亮姑娘追求时一样,每当这个时候,他就特别讨厌自己的良心。

    说到漂亮姑娘,当他刚刚走进马路对面的酒店大堂,就看见了一个本应该特别漂亮、但因为化了浓妆而变成了一般漂亮的姑娘。

    詹青雪背着手站在他的必经之路上,酒红色的头发和毫无温度的穿着吸引了大堂里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那双超过了一米的修长美腿,虽然看上去略显单薄了一点,但也足够把玩个一年半载了。

    “这位小姐姐,有件事必须提醒你,”来到女孩儿面前,萧晋一本正经的说,“我是一个特别容易自作多情的人。”

    “然后呢?”詹青雪微歪着头,问,“自作多情之后,你又会做什么?”

    “当然是享受我该享受的权利啦!”萧晋理所当然道。

    “比如?”

    “比如这里是酒店,正好开房。”

    “再之后呢?”

    “再之后就看感觉,感觉好就继续享受,感觉不好就天亮说再见。”

    詹青雪撇撇嘴,点头说:“我明白了,你只肯享受权利,不会承担义务。”

    “义务是什么?”萧晋一脸无耻的无辜,“能吃么?好吃么?”

    詹青雪微微一笑,转身走向了大堂一侧的休闲咖啡区。“那你还是别自作多情了,我找你是要送给你一份人情,想要的话,就跟我过来。”

    萧晋眯了眯眼,嘴角一翘,抬腿便向电梯走去。

    詹青雪停下脚步,转身瞪着眼看了他好一会儿,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门后,才跺了跺脚,低声骂道:“这个该死的滑头!”

    到了居住的楼层,萧晋敲响了一扇房门。田新桐开门见到是他,笑容就如鲜花一般开放,只是小嘴儿里依然习惯性的傲娇着:“敲门干嘛?”

    萧晋探头往屋里瞧,口中问道:“伯母在吗?”

    听这货居然不是来找自己的,女孩儿的眉毛立刻就竖了起来,一边关门一边没好气道:“我妈不在!”

    “是嘛!那太好了。”说着,萧晋就挤开门走了进去。

    田新桐愣住,心里想着“我妈不在”和“太好了”之间的关系,忽然俏脸就红了,做贼似的往走廊里瞅瞅,就关上了门,犹豫了半秒,还将门链子给闩上了。

    “你……谁让你进来的?快出去!”进屋见萧晋已经大咧咧的半躺进沙发,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萧晋双手枕在脑后,流氓一样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女孩儿,说:“好不容易有跟你独处一室的机会,为什么要出去?我又不是傻子!”

    “你……”田新桐的心越发慌乱起来,脸色也更红了,连左眼角下的那颗泪痣似乎都充满了诱人的风情,“我、我可警告你,别乱来哈!我妈出去的时间不短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没事儿,我时间不长。”萧晋咧着嘴笑,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站着做什么?来,到哥哥身边坐。”

    田新桐下意识的就后退一步,急道:“姓萧的,你规矩一点,否则的话,我……我可是会讨厌你的。”

    “为啥啊?”萧晋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话说,我哪里不规矩了?”

    “规不规矩,得看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就是跟你说个事儿呀!”

    “说……什么?你就只是要跟我说事儿?”

    “不然呢?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看着那货脸上终于浮现出来的坏笑,田新桐就知道自己又被他给戏弄了。

    火一上来,小警花登时便将心底的顾忌丢到一边,扑上去就是一顿捶打。

    萧晋嘻嘻哈哈的招架着,虽然没有故意吃豆腐,但女孩儿香喷喷软绵绵的身子挤挤挨挨,滋味儿已经足够。

    “好了好了,出出气就行,再不停手的话,我可要还手了哦!”

    “你敢!”嘴里这么说着,田新桐起来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还特意坐到了沙发的另一头,离他远远的。

    萧晋摇头笑笑,坐直身子,说:“刘老已经表示要收我为徒了。”

    “真的?”田新桐立刻就又高兴起来,激动地拍手道:“太好了!我妈说过,刘老是如今华夏公认的华医权威之首,成为了他的徒弟,就等于在华医界拥有了一个大大的靠山,以后不管是你要办医院,还是开制药公司,都会事半功倍的!”

    “与此同时,那帮老家伙还把拯救华医的重担放在了我的肩上。”萧晋又道。

    犹如一桶冰水兜头浇下,田新桐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片刻后便蹙眉不满道:“他们怎么这样啊?你才多大,要啥没啥的,凭什么把他们都做不到的事情全都塞给你呀?”

    “你觉得这样不对么?”萧晋微笑着问,“毕竟我也是华医界的一份子,更是古医法的传承人,有责任和义务为华医的发扬光大贡献力量啊!”

    “那不一样。”田新桐低下头,噘嘴说,“贡献归贡献,但把压力都放在你的身上,这太不公平了。我虽然不懂华医,却也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看待华医的,如果你真的如他们所愿,将来稍有不慎,身败名裂都是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