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76章 将帅之针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内响起一道重重的呼气声。牛修齐终于放下了笔,仔细验看一遍,又用袖子擦干净脸上的汗水,这才恭敬地双手捧到刘青羊面前。

    不知是不是晁玉山带来的震撼太过猛烈,刘青羊接过牛修齐的答案后就伸手去桌子上摸,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摸到,奇怪的扭头看看,不由蹙眉对朱启正道:“开玩笑也不看时候,赶紧把眼镜还给我。”

    朱启正一呆,随即便好笑道:“老刘,我们都知道你已经很老了,所以不用再这么拼命的证明什么。不过,你这都开始骑驴找驴了,还有精力教徒弟吗?”

    刘青羊怔了怔,手往脸上一摸,摸到了一直都没有摘下来的花镜,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阅看牛修齐的答案时,他的神色就正常了许多,既没有惊讶,也没有遗憾,偶尔赞许的点点头,但也仅此而已。

    看完,他一语不发的交给朱启正,待郑怀玉也看过之后,便望着萧晋说:“小萧,你可以开始了。”

    萧晋抬起头,抿了抿唇便朗声开口道:“所谓‘五运六气’,是古代先贤推演预测天象气候变化的一种理论,五运用于十天干,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划分;六气则分属十二地支,共有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和太阳寒水六种。

    而但凡从医者,无论华医西医,都知道人的身体是会受到环境、天气和温度的变化影响的,也因此,通过对‘五运六气’的研究和观察,就能更加精准的判断病人症状,甚至预测出病人的身体在未来短时间内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从而防患于未然。

    《黄帝内经》中也有‘不识五运六气,遍读经方何济’的说法,可见,运气一说对于我华医是至关重要的学说,也是每一位真正的华医从业者都必学必精的一门课业。”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晁玉山就不失时机的开口道:“姓萧的,你说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东西做什么?麻烦你不要浪费别人的时间好不好?”

    萧晋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说道:“也因此,晚辈在见识到刘老您的‘五运六气针’之前,一直都心存好奇和不解,毕竟‘运气’只是一种气象概念,是作为诊病的辅助存在的,怎么可能被拿来直接用于治病呢?

    但在方才,晚辈在观看过您施针之后,才略微有些领悟。

    张伯的病症主灶分别在脾胃和大肠,且属于实症,按照‘实症泄其子’的理论,用银针刺他商阳、商丘和厉兑三处穴位就能够缓解他的病症。

    然而,刘老您刺的却是三间、阳溪、曲池、隐白、大都、太白、陷谷、解溪和足三里这九处穴位,足足多了两倍,还不怎么对症,既奇怪又有些脱裤子放屁之嫌。

    不过,在晚辈为张伯切脉之后,才不得不承认,所谓百闻不如一见,刘老您能成为如今华医界的领袖之一,实至名归……”

    “喂!你有完没完?”萧晋话音未落,晁玉山就再次叫了起来,“今天我们比试的是医术,不是拍马屁!姓萧的,你到底有没有看出什么?没有就乖乖的承认,唧唧歪歪,废话连篇,你是娘们儿吗?”

    萧晋淡淡瞥了他一眼,但依然没有理会,还是不紧不慢的说着。“如果按照普通针法为张伯医治,至少也要连针三天才可痊愈,但经刘老您一番施为之后,他却在不到半个小时中就完全好了,仅此一点,五运六气针就当得上天下第一针的赞誉!

    但是,正因为如此,晚辈也越发的不解了。

    今年是戊戌年,此时冬末春初,节气刚过雨水,依运气说法,应该是火运,主气为厥阴风木,客气为寒水司天。

    也就是说,现在的运气是火、木和水,那么,再结合‘实症泄其子’的标准,下针穴位的五行属性就应该分别是木、火、土,这样一来,刘老选择针刺的那九处穴位就能一一对应的上了。”

    听到这里,晁玉山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也没心情再讽刺什么了,而刘青羊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显然萧晋的话都说在了点子上,只是或许依然还不够优秀,所以他除了笑容之外并没有什么表示。

    至于牛修齐,这会儿的表情则有些挫败。因为他纸上所写的内容与萧晋刚刚所说大同小异,可是,看萧晋的样子,明显还有话要说,只要不是画蛇添足、或者狗尾续貂,那可以想见,今天的竞选,他是获胜无望了。

    “在知道了穴位的来历之时,晚辈的心中就产生了第一个不解。”萧晋继续道,“记得刘老在施针时一共有三个动作,提拉、搓捻和轻弹,前两者都好理解,但最后的轻弹,就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捉摸了。

    晚辈冥思苦想,最终也只能妄加猜测。

    想来,作为天象气候的五运六气,即便在刘老的针法中起到了定穴的作用,但说起来依然还是辅助,这并不足以让那套针法以它来命名。因此,晚辈认为,真正在施针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五运六气根本就不是外在天象,而是人体的内部器官,也就是五脏六腑。”

    此言一出,晁玉山便猛然瞪大了眼,里面充满了浓浓的不敢置信,而朱启正和郑怀玉的表情更是不堪,仿佛萧晋刚刚给他们表演了一个大变活人似的。倒是刘青羊在神色凝固片刻之后,就恢复了平淡,只余嘴角浅笑,望着萧晋的眼神却是越发的慈祥和蔼起来。

    “继续,别停,你还没有说老头子轻弹的动作跟五脏六腑有什么关系呢!”

    萧晋笑笑,又开口道:“五运六气对应五脏六腑,火运对心,厥阴风木对胆,寒水司天对膀胱。

    刘老您针刺那些穴位,其实根本就不是一般针灸那样通过外力治疗,而是以提拉和搓捻疏通那一穴位所在的经脉,然后再通过轻弹引导心、胆和膀胱这三者的正气去攻伐张伯脾胃和大肠中的邪气。

    简而言之,晚辈对您针法的理解,暂时只有四个字——将帅之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