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74章 五运六气针
    “好了,都给老头子闭嘴!”

    刘青羊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萧晋外表看上去虽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但实则却是一条随时都会跳起来咬人的狼,谁要是被他哈士奇的样子给骗了,那就清等着吃亏吧!

    “从现在开始,谁若是再说一句与华医和今日考核无关的话、再擅启冲突或者做出容易引起冲突的行为,就会立刻丧失竞选长老的资格,你们两个,听明白了吗?”

    “晚辈记住了,谢刘老宽恕。”

    萧晋又恢复了乖乖好学生的模样,假不假的,反正观感上给人的印象不错。至于晁玉山,自然也很有他风格的冷哼一声,气鼓鼓的回到座位坐下,看的几位长老纷纷摇头。

    刘青羊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朗声又道:“前面两场考核分别是看诊和处方,考的是诸位的基本功,相比之下,这第三场就比较重要了。

    针灸一道,虽然只是我华医诸道中的一种,但在现今这个时代,俨然已经成为了华医的代表和名片,尤其是在推广方面,针和灸的疗效在世人眼中就是衡量华医是否无用的标准。

    因此,身为一名华医,针灸之法不可不精。

    鉴于灸法大同小异,自古也没有分出什么派别高低,所以,今天我们只取二者其中的针法来考核。

    接下来,老头子就以老张为例,用针法为他治疗,三位尽可近距离观看,待我施针完毕,如有心得,就在纸上写下来,同样由我和朱、郑两位先生评判,理解相对最为透彻的两位胜出,也就是我杏林山兑位长老的最终候选人,都听清楚了吗?”

    终于轮到享誉华医界几十载的“五运六气针”登场了,按照最开始的说法,只要能够理解其中三成的奥义,就能成为刘青羊的关门弟子,所以,萧晋和牛修齐不由精神齐齐一震,表情凝重的点头,只有晁玉山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刘青羊知道晁氏子弟是不可能拜自己为师的,见状也不以为意,抬手按响了桌上的摁铃,便有两个伙计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端了一盆温水,另一人则捧了一个长条形的小布包,正是老头儿常用的那套银针。

    老头儿仔细的在盆里净了手,擦干净时,老张已经在两个伙计的帮助下卷起袖子和裤腿躺在了诊床上。

    来到诊床前,见老张有些脸红,刘青羊就打开布包,一边捏起一枚银针,一边笑呵呵地说:“你又不是小姑娘,老子也没让人把你扒光,你害个什么骚啊?”

    老张腼腆的咧嘴笑笑,说:“活了这么大年纪,还从来没被这么多人围观过,别扭。”

    “觉得别扭就闭上眼,”说话间,刘青羊已经分别在他的双脚和双腿上各刺下了一针,“身体放松,咱们认识也有几十年了,我的医术,你应该还是放心的吧!”

    老张又笑了笑,依言闭上了眼。

    刘青羊不再说话,表情恢复严肃,专心的施起针来。

    萧晋和牛修齐站在诊床的另一边,从刘老头儿下第一针时,就双双露出了惊讶之色,而晁玉山的嘴角却微微翘起了一丝冷笑,仿佛早已见怪不怪似的。

    五运六气针是刘青羊的师父所创,历史并不悠久,因此也得以完整的传承了下来。作为寒凉一派的秘技,平日里自然不会轻易示人,此时刘青羊的亲自展示,对于场间大部分的人而言都是一次极为难得的机会。

    所以,除了一点医术都不懂的田新桐之外,就只有詹青雪一个人没有把目光放在刘青羊的手上。

    原本,她是像之前一样在关注萧晋,偶然一瞥间,发现了晁玉山此时的神态,眉头不由一挑,稍微沉吟片刻,便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人们的呼吸声,刘青羊一针一针的刺在老张露出来的双臂和双腿之上,时而快如疾风,时而又好似银针有千斤之重;每一针的针法也是不同,有的提拉进出好几次,有的则反复轻捻,甚至还有一针被他屈指连弹数下,看的众人满眼惊骇。

    针法一道中有“离穴不离经”的说法,也就是只要银针没有偏离那条经脉,即便穴位有些差错也没什么大碍。但是,话虽这么说,穴位终究都是关联人体五脏六腑和气血经脉的重要节点,针错或许问题不大,可弹来弹去,就是闻所未闻、甚至有些惊世骇俗了。

    二十多分钟后,刘青羊才长出口气,一一将针拔下交给等候在一旁的伙计。此时的他已是满面通红,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显然这一次施针对他的消耗极大。

    大家都知道,他平日里给人治病肯定不会这样,之所以如此疲惫,就是为了能尽可能的展现出“五运六气针”的针法精髓,所以,萧晋和牛修齐都十分郑重的向他弯腰致谢。

    当然,晁玉山是一动未动的。

    “惭愧惭愧!”用毛巾擦了汗,刘青羊坐回椅子上,摇头说,“年轻那会儿,不间断全力施针三次,老头子还有余力出去跟人打一架,现在,连以前一半的力气都还没有使到,身体就撑不住了,不服老不行了啊!”

    “老了就乖乖给年轻人让位,”郑怀玉笑着道,“听说你闺女已经达到你一半的水平,文成也有了几分你年轻时期的风采,都绝对有资格出师独当一面了,总在家里藏着算怎么回事?华医最重经验,你不让他们历练,他们是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名家的。”

    “他们?还是算了吧!老头子还想多活几年,怕被他们气死。”刘青羊脸上露出夹杂些许无奈的气恼表情,不过紧接着却又笑眯了眼,似有所指地说:“不过,如果今天老头子能有幸再收一个徒弟的话,那说不定还真能早点退休,颐养天年。”

    话音刚落,萧晋就凑了过去,抓住老头儿的手,嘿嘿笑道:“既然刘老都这么说了,那晚辈可得抓紧时间拍拍马屁,请老人家放松气机,不要阻挠晚辈。”

    说着,源源不断的温和内息就通过他的掌心流进了刘青羊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