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67章 偷听的詹青雪

第967章 偷听的詹青雪

 
    “我很欣慰!”拍拍小李的肩膀让他离开,刘青羊笑着朗声开口道,“实话告诉大家,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我曾让小李喝了一碗药,那碗药的功效是清热解毒,除了会跑肚拉稀一两次之外,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响,但却会导致他的脉象产生虚寒的症状。

    设置这么一个障碍,老头子的本意自然是想让这场考核的淘汰结果更加的分明一些,但事实证明,我还是老了,没想到在现今如此艰难的生存境况之下,依然还有诸位这样的精英才俊出现,我华医后继有人啊!”

    老头儿说话时有些激动,场间众人也是满心唏嘘,就连萧晋都再没了得意的心思。

    华医比西医难学难推广,这些其实都是能想办法克服的,唯有一点,纵使华医人们再努力也无可奈何,那就是有心人渲染出来的“华医妖魔论”。

    近百年来,战争加上动荡,华夏人的传统文化早已丢得七七八八,父母不懂,学校不教,新成长起来的一代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华夏的根本,不知道我华夏民族是如何在经历无数天灾**的情况下屹立传承数千年而不倒的。

    抛掉了民族最基本的道德概念,自然善于遗忘。于是,春节的鞭炮成了噪音和污染,中秋的团圆也不再重要,对先人的祭奠更是被指封建迷信……根本就不能用对错来衡量的东西被硬生生的分出了个对错,华医变成巫术和跳大神,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抱歉抱歉!看来,小李啰嗦的毛病完全是跟我学的。”自嘲一句,刘青羊又笑着说道,“下面,我来宣布一下第一场的考核结果:关于小李的虚寒症状,所有人都诊断了出来,且都给出了药物所致的结论,而他气血两亏的原因,则有四位写出了正确的答案。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两位不但列出了老头子那碗汤药所使用的大致药材,还对小李服用激素药物的时间做出了相近的推断,诊术之精,实在是令老夫叹为观止啊!”

    “刘老倌儿!”这时,脾气火爆的马阳德开口道,“你能不能不卖关子?最厉害的两位是谁?被淘汰的又是谁?倒是赶紧说呀!”

    刘青羊呵呵一笑,伸手示意道:“最厉害的两位,也是进门考核成绩最好的两位,他们就是晁玉山先生和萧晋先生。”

    刚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晁玉山脸上就浮现出了极度的傲然之色,然而,仅仅只是片刻之后,他的表情就凝固了,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萧晋,满眼都是不敢置信。

    当然,有这种表情的不止是他,除了刘、朱、郑三位考核主持人,以及沈妤娴和田新桐之外,其余所有人望向萧晋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惊。

    晁玉山已经成名多年,成绩虽好,却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而萧晋则籍籍无名,年纪还只有二十郎当岁,居然就能在诊术一道有如此水准,由不得他们不瞠目结舌。

    “我就知道,那家伙一定能赢的!”田新桐激动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模样比她当年在警校获得技能比赛冠军时还要兴奋。

    沈妤娴也笑着点了点头,说:“本以为他只是在针灸一道出类拔萃,没想到诊术竟然也如此精湛,看来,我的见识还是太短了,传说中阴阳灵枢针可生死人肉白骨,要想学会如此神奇的针法,又怎么可能不精习其它……”

    “什么?萧晋会失传已久的阴阳灵枢针?”

    她的话还没说完,身后陡然响起一道低低的惊呼,转过脸去,就见詹青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们身后,满脸都是震撼之色。

    “你……你这人怎么偷听别人说话啊?”

    田新桐气坏了,“阴阳灵枢针”是萧晋的秘密,曾经千叮万嘱过不准她告诉别人的,现在从母亲的口中透露了出去,万一回头迁怒于她,她哭都没地方哭去。

    沈妤娴的眉头紧紧皱起,显然对于詹青雪的行为也非常生气。但是,她虽然不知道这姑娘的身份,可从几位长老的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这女孩儿的背景绝对非同一般。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怒火,她沉声说道:“詹小姐,你能在今天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杏林山内部人士,那就应该知道杏林山的规矩和禁忌,请你……”

    “沈阿姨请放心!我可以以我的人格和名誉向您担保,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詹青雪很干脆的做出了保证,只是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望着萧晋的背影,其中异彩涟涟。

    沈妤娴无奈,也只能相信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叹息一声,心道:做了这么对不起那孩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他知晓后会气成什么样子,但愿不会怪罪到桐桐身上才好。

    “至于这第一场考核的失利者……”刘青羊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他的视线也落在了窦良驹的脸上,里面满是惋惜,“良驹,我与你父亲是多年的好友,也知道你从小学医有多么的刻苦,说句不怕被人误会的话:今天我对你其实是寄予厚望的。

    以你的医道水准,如果不去借助修齐和小李聊天的效果,而是自己用心想办法,本不应该看不出小李服用过激素类药物,唉……可惜你胜负心太重,居然把这么重要的考核寄托在讨巧之上,实在是舍本逐末、愚蠢之至呀!”

    窦良驹被说得满脸通红,缓缓站起身,一揖到地,颤声道:“让您失望了,晚辈惭愧,汗颜无地。”

    刘青羊叹了口气,走过去扶起他,勉励道:“今天的考核只是因为长老之位太过重要,并不代表胜者的医术就比败者更高明,所以,良驹你也不用太过妄自菲薄,九龙针法在华医界的地位人人皆知,只要你今后能抛去名利,真正的沉下心来,未来成就依然是不可限量的。”

    窦良驹鼻子一酸,再次弯下腰去,重重说道:“多谢长者教诲,晚辈必终生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