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66章 恶心的大苍蝇

第966章 恶心的大苍蝇

 
    冷哼一声,詹青雪恼怒的搬着椅子回了原来的位置,同时小嘴儿还嘟嘟囔囔的,虽然听不清楚说的什么,但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田新桐高兴了,眼角都洋溢着开心,口中却道:“你怎么能那样说人家嘛,人家可是个女孩子耶!”

    “我只是实话实说呀!”萧晋一脸无辜地道,“有你在的情况下,对于我而言,其他女人跟男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田新桐的小脸儿红了,轻轻打他一下,嗔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油嘴滑舌!好了,我不打扰你了,你专心参加考核吧,一定要赢噢!”

    加完油,女孩儿心满意足的也搬着椅子回去了。

    萧晋笑笑,回过头,正好已经看诊结束的晁玉山在一旁坐下,便凑了过去,笑眯眯的样子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怎么样?晁先生的诊断过程可还顺利?”

    晁玉山斜乜着他,冷冷一笑,说:“小子,省省吧!这是杏林山长老之位的选拔,其重要性容不得你们年轻人的那种滑头,听说过有句话叫一力降十会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那点儿扰人心智的小伎俩只会让人耻笑,懂么?”

    “哦?”萧晋笑容不变,“晁先生的意思是,您拥有绝对的实力喽!”

    晁玉山下巴一抬,不需说什么,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那不知晁先生敢不敢跟晚辈打一个赌?”

    “什么赌?”

    萧晋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今天的进门考核中,晁先生就是唯一答对四题的那个,对不对?”

    晁玉山满脸得意:“是又怎样?”

    “不怎样,”萧晋说,“晚辈就是觉着,晁先生的医术这么高明,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坚持到最后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所以,晚辈想跟晁先生赌一赌,最后的胜出者,到底是你,还是我!”

    晁玉山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引得房间内的其他人纷纷侧目。好在他知道现在还不到猖狂的时候,笑完又压低声音说:“小子,教你一个乖,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因为,牛犊遇到了老虎,不管怕不怕,都会被吃掉,记住喽!”

    萧晋嘴角一勾,淡淡的说:“晁先生言之有理,不过,你忽略了一个现实,在如今这个社会上,看上去凶猛的大老虎们,其中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只是徒有其表罢了,骨子里其实连病猫都不如,别说牛犊了,就是只山羊,分分钟也能顶死它们。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句话,就算是晚辈的回礼吧!”

    晁玉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铁青,瞪他一眼,不再说话。

    “诸位!”这时,刘青羊的声音响了起来,只见他已经走到了小李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今天早些时候,老头子和朱、郑两位先生已经分别为小李仔细的看过诊了,并且得出了一致的结论,那就是他确实还算健康,只是有些阴虚,气血相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讲,过于亏少了些,但是,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

    说着,他拍拍小李的肩膀,慈祥地问:“原因是你讲?还是我说?”

    “让弟子来吧!”

    小李红着脸,但站起来的动作却很坚决,目光扫视一圈,微笑说:“想必诸位长辈和前辈已经看出来了,我和一般的……男生有些不太一样,用一般人的说法就是娘炮。”

    说到这里,他的视线特意在晁玉山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接着道:“有人可能会觉得我很恶心,不过没关系,因为我早就习惯了,但是,我想说的是,我跟你们一样都还是人,只是生活方式不同。

    不管您是谁,也不管您有着怎样的地位和名望,在我没有妨碍到您的情况下,您都没有权力对我加以歧视。而且,那样对我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反倒会让您看上去特别的没有品位和教养。”

    这房间里,除了沈妤娴和田新桐母女之外,其他人不是老妖怪就是人精,自然都能看得出来小李这番话是针对谁说的,不由都纷纷把目光往晁玉山的方向瞥,把那位大叔给气的险些跳起来。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脑袋问号,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哪里得罪了那个死娘炮,但此时刘青羊就站在小李的身边,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开口质问,只能在大家异样的目光中默默吞下这只恶心的大苍蝇。

    旁边萧晋的肚子都快笑炸了,脸上还得做出平静的模样来,憋得别提有多辛苦了。

    詹青雪一直在专注的盯着他,此时见他眼角时而都会抽抽一下、一副忍笑忍的很辛苦的样子,顿时恍然大悟,继而抿唇笑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这个家伙……还真挺有趣的。”

    “不好意思,有点啰嗦了。”小李朝大家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我从小就不觉得自己是男性,十几岁时更是立志一定要变成女人。

    但是,这方面的手术费用昂贵,我根本就负担不起,再加上举止行为所招致的嘲笑和歧视越来越多,精神一度崩溃,要不是师祖及时发现并开导我,我可能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说着,他退后一步,弯腰向刘青羊鞠了个超过九十度的躬,哽咽道:“师祖厚爱,不但没有将我这个有辱门风的劣徒逐出门墙,还表示要替我支付所有手术医疗相关的费用。

    父母给了我这副身体,师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再造之恩,弟子永生都不会忘!”

    “好了好了,这都是小事。”刘青羊笑呵呵的摆了摆手,道,“现在是杏林山长老的竞选考核,不是对老头子的表彰大会,你还是赶紧说重点吧!”

    “对不起师祖,弟子激动了。”小李直起腰,抹抹眼泪,深吸口气,看着众人说:“现在,我服用雌性激素和抗雄药物已经三个多月了,内分泌早已紊乱,按照华医的说法,就是气血两亏的症状。”

    这话一出来,五个竞选人里有四个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有那位耍了小聪明、借助牛修齐的“话疗”效果看诊的“妇科圣手”窦良驹瞬间脸色灰败,如丧考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