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63章 完美大叔
    沈妤娴是典型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子女,温婉内敛,忍耐力强却也不擅长遗忘。萧晋不知道她当年和晁玉山到底有着怎样的纠葛,但他明白,自己不痛不痒的一句话,根本不可能让她释怀。

    当然,他作为晚辈,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长辈的心结,自然只能由长辈自己去解。

    刘青羊口中的诊室其实就是后院的西厢房。萧晋进门的时候,房里的四个人都已经站了起来,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其中三人为表示恭敬都微低着头,只有一位目光平视,虽面无表情,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骄傲的。

    他还注意到,这位看见自己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再看清他身旁的沈妤娴时又亮了起来,连眉毛都挑的老高。

    不用问,这位肯定就是晁玉山了。

    平心而论,这个晁玉山长得不错,四十多岁的年纪,脸上还没有什么皱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面部线条有棱有角,眼眸深邃,鼻梁高挺,身材颀长,一身得体的铅灰色盘扣唐装,袖子卷起白边,露出一块精致简约的江诗丹顿腕表。

    可以想见,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位英俊帅哥,即便是现在,也符合许多少女心目中完美大叔的形象。

    看看沈妤娴,似乎身体更加的僵硬,眼眶也有些泛红,望着晁玉山的目光中有强烈的仇恨,貌似还有点……回忆和伤感?

    事情有点复杂啊!要是今天把那姓晁的给欺负狠了,沈伯母不会再也不让闺女跟我玩了吧?!

    转脸瞅瞅依偎在自己另一边的田新桐,萧晋的想法很淘气,也算是小小调剂了一下心情。

    刘青羊的性格比较直接,进来就将五个竞选人都介绍了一下。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人下巴上留了一撮花白的山羊胡,颇有些老学究的味道,名叫韩学林,师承自有“中原火罐王”之称的庞永元大师,也算名门高徒。

    第二位身材肥胖、油光满面、留着地中海式发型的中年人名叫牛修齐,来历相比起第一位来,就比较低调了。他属于学院派出身,名师不少,但没有一个正式的师徒名分,在华医界的地位基本上都是靠自己闯出来的,尤其是在摸骨推拿一道,名声在外。

    第三位又瘦又高,脑袋还是个倒三角形,像只大螳螂,名叫窦良驹,出身华医世家,据说祖传的一手九龙针法对妇科类疾病有奇效,在华医界的地位仅次于刘青羊的五运六气针。

    至于第四位、也就是那位帅气大叔晁玉山了,他的身份在四人中是最为显赫的。

    前面那位“妇科圣手”窦良驹虽然一样出身华医世家,但窦家从百年前到现在一直都只属于地方名医的性质,祖上也没出过什么御医或神医之类的牛人,跟建国前的萧家差不多。

    而晁玉山则就完全不同了,人家晁家祖上可以追溯到大明初期,且在明清两代都担任过宫廷御医,是货真价实的名门望族,往前数个百十年,别说萧家了,就是现在最牛叉的易家,在那个时候的晁家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这也就能够解释晁玉山为啥那么骄傲了,毕竟,要按照华医界的辈分来算,他跟刘青羊算是平辈,根本没必要低头,估计来参加竞选也只是为了长老之位,并没打算拜刘青羊当师父。

    值得一提的是,这就是如今华医的现状——真正的名医都出自名师或者世家,且人数极其稀少,除了华医比西医难学和不宜推广之外,华夏传统观念中的敝帚自珍也难辞其咎。

    “好了,你们互相之间也算是认识了,下面就由我再跟你们简单说一下今天考核的具体内容。”介绍完,刘青羊清了清嗓子,接着又道,“考核一共分为四场,前三场由我和朱启正、郑怀玉两位先生主持。

    考核采取淘汰制,前三场的内容分别是诊、方和针,每场淘汰一位,最后剩下的两位,将继续参加由马、曹、黄、丁四位先生共同主持的第四场,最终的胜出者,就是我们杏林山的新任兑位长老了。

    这么说,你们有什么地方不明白的吗?”

    “刘老,”刘青羊话音刚落,那位地中海发型的牛修齐就起身道,“不好意思!晚辈想确定一下:是不是只要通过了由您与朱、郑两位先生主持的前三场考核,就有资格拜您为师?”

    “当然。”刘青羊笑呵呵的说,“就算不愿拜我为师,只要想学,我也一样会将五运六气针法倾囊相授。”

    “老先生高义!”牛修齐恭谨施礼,坐了回去。

    “还有谁有问题吗?”刘青羊又问了一遍,见没人再吭声,就分别与朱启正和郑怀玉对了个眼神,然后摁响了桌子上的一个摁铃。

    片刻后,一名医馆工作人员模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对几个老人鞠躬之后,坐在了房间中央的桌子前面。

    “都看见了?”刘青羊再次开口说,“这是我女儿的徒弟,你们喊他小李就行。他目前在医馆内做配药学徒,是个很机灵勤快的好孩子。

    原本,我和老几位是打算用真正来看诊的病人考核你们的,后来又觉着那样似乎对病人不大尊重,所以就换成了医馆内的自己人,反正你们五个都跟老头子非亲非故的,也不怕我作弊。”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萧晋因为一直关注着晁玉山,所以很敏锐的发现了他嘴角的一丝不屑和得意,心里不由就犯起了嘀咕:不屑能够理解,得意是什么鬼?难不成这家伙跟刘青羊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下交易?

    不可能呀!老头儿之前虽然说得洒脱,但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今天是真的想择一良才收为关门弟子的。也就是说,这场考核关系着他的切身利益,完全没有会跟什么人暗箱操作的道理嘛!

    或许只是单纯自信?那这位大叔可是够狂的,竟是连刘青羊都不放在眼里,小爷儿跟丫比起来,简直就是三好学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