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61章 病人们的赌局

第961章 病人们的赌局

 
    说话间,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紧接着房门便被推开,之前在回廊里扮演“考题”的四老一少鱼贯而入。

    “怎么样?最后来的那个小子答对了几人?我们五个可是打了赌的。”当先的老者一进门就大声问道。

    老头儿面色红润,声如洪钟,手里叮叮当当转着一对看上去就很沉重的铁球。在萧晋想来,这位的身体说不定比他还要健康,他可能还会有点肾虚,而这位绝对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你先说你们各自押的都是什么?”刘青羊笑着问。

    老头儿径直在朱启正的下首坐下,分别指着其余四个正在依次落座的人说:“我押那小子能答对两题,老曹和老黄押他根本过不了关,丁老太心软,押他能答对三题,倒是詹丫头最看得起他,居然押他至少能答对四题。”

    这话一出来,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坐在最末尾的那姑娘身上。特别是田新桐,看的时候还不忘用胳膊肘捣萧晋一下,撅着嘴的模样仿佛他真跟人家有一腿似的。

    “哦?”郑怀玉似乎特别喜欢逗年轻人玩儿,闻言立刻感兴趣的问道:“詹丫头,你为什么对小萧这么有信心呀?难不成只是看了一眼,就留上心了?”

    田新桐听了,想都不想就抓住了萧晋的手,还是十指紧扣的那种。对此,萧晋只能摇头苦笑。

    那詹姓姑娘淡淡瞥了两人握住的手一眼,不满的撇嘴道:“郑奶奶您又欺负我,我单纯的凭直觉瞎猜不行吗?”

    “瞎猜也得有个原因吧?!”郑怀玉追问。

    詹姓姑娘抿抿鲜艳的红唇,看着萧晋说:“相比起之前那四位前辈,这位萧先生进门之后的神态和步调最为从容,在观察我们之余,还有心思和精力哄自己的女伴开心,所以,我判断他至少能够答出四题。”

    田新桐登时就又窘迫的红了脸。因为既然人家已经知道了萧晋哄她开心的事儿,那就代表她吃醋的事情也被人家看出来了,再联想到之前萧晋和刘青羊都说那姑娘练过内家功夫,说不定当时两人的对话都被人家给听了去呢!

    “嗯,詹丫头观察的就是细心。”朱启正点头赞许道。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吧?!”手里拿着根烟斗的老人不服气地说,“那小子从容也有可能是因为压根儿就没有给我们望诊嘛!”

    “对啊!”郑怀玉似乎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那姑娘,附和着又道:“你曹爷爷说的也很有道理呀!”

    詹姓姑娘冲她皱了皱鼻梁:“所以我说我是瞎猜的嘛!毕竟,胆敢来参加杏林山长老竞选的人,只要不是个自大狂,多多少少都应该是有点真本事的吧?!见到病人就下意识的观察,不应该是一名华医最基本的素质和本能么?”

    “哈哈!老曹,老黄,听到了没有?”刘青羊指着两位老者哈哈笑道,“枉你们吃了六十多年的干饭,见识居然还不如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娃娃,我要是你们啊!保证这就回家,再也不出门,因为没脸见人啊!”

    “刘老倌儿,你少废话!”黄姓老者受不得激,瞪眼道,“赶紧说这小子到底答对了几题?”

    刘青羊摆摆手:“这个不急,我比较好奇你们打赌的赌注是什么?”

    “三个老不修欺负人家詹丫头。”

    不等黄姓老者回答,那眉目慈祥的丁老太太就没好气的抨击道,“我们四个之间,赌注是输家要轮流去赢家的医馆中免费坐班看诊一个月,而到了詹丫头那里,就要请赢的人去她家的那个养生会所白吃白喝三个月,一个个占便宜占的都不要脸了。”

    “那要是詹丫头赢了呢?”朱启正问。

    “我们四个就每人都教她一件最拿手的医术。”转铁球的老人看着丁老太回答道,“那可都是我们传内不传外的秘技,跟詹丫头家会所的三个月比,怎么都说不上是欺负吧?!”

    “还是丁奶奶最疼我!”詹姓姑娘歪着身子抱住丁老太的胳膊,娇憨道,“不过,要是能一下子学到你们四位的最引以为傲的医术,别说三个月了,就是在会所里住一辈子,青雪也是千肯万肯的。”

    “那可不行!”丁老太宠溺的拍拍詹青雪抱着自己的手,微笑说,“你懂事是你的事,但不能惯那几个老不修的臭毛病。”

    “老太婆,你还没完了是不是?难道你赢了会不去詹丫头家的会所吗?”曹姓老者瞪眼道。

    “老婆子赢了,凭什么不去?”丁老太针锋相对道,“但老婆子要脸,不会白吃白喝!”

    “你……”曹姓老者还待再说些什么,那转铁球的老人冲他摆了摆手,打断道:“好啦好啦!你们现在争这个有什么用?还是先揭晓答案、看看到底是谁赢了再说吧!”

    “还能是谁赢了?当然是詹丫头啊!”刘青羊笑着接口道,“要不然,我为什么让你们赶紧回家别再跑出来丢人?”

    三个老头儿闻言全都愣住了,就连丁老太都瞪大了眼,那位詹青雪姑娘的视线也再次落在了萧晋的脸上,目光中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意外,显然她对于自己的猜测也并不是那么的有信心。

    “老刘,你没坑我吧?!”转铁球的老者兀自不信道,“这小子答对了我们四个人?”

    “老子坑你有什么好处?”刘青羊撇了撇嘴,说,“老马,你可别忘了,这次不单单是要挑出合适的兑位长老,老子还要收徒弟呢!在这种事情上坑你,不就等于坑我自己吗?”

    “老马,不骗你,”郑怀玉也出声道,“准确的说,小萧一共答对了四题半。你们四个,外加詹丫头那里半个,同时也是今天的五个竞选人中唯一一个描述詹丫头的情况能说到点子上的人。”

    丁姓老太闻言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萧晋惊叹道:“我滴乖乖!小伙子,你真的只有二十出头吗?请问你师承自哪门哪派?能够教导出如此英才的,必然是一代宗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