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60章 很贼的老妖精

第960章 很贼的老妖精

 
    这下子,连朱启正和郑怀玉都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郑怀玉还指着刘青羊的鼻子骂他为老不尊。

    田新桐自然也很开心,只是眼神依旧懵懵懂懂的,明显除了“萧晋过关了”这一点之外,什么都没听明白。

    “肝属木,怒火伤肝,所以刘老意思是说若让那位老奶奶知道了,她肯定会发火。”

    耳边传来萧晋低低的解释声,女孩儿转过脸,看着他问:“那……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你明明什么病症都没回答出来,却反而对了呢?”

    “因为那几位老人家本来就没什么病呀!”萧晋笑着说,“他们都是假扮的。”

    田新桐眨巴眨巴眼,这才恍然大悟:“你是说,考核从咱们进门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聪明!”捏捏她挺翘的鼻尖,萧晋压低声音道,“这七个老头儿老太太的年纪加在一起都快五百岁了,个个都是老妖精,贼得很!”

    田新桐扑哧一笑,白他一眼,嗔道:“你这个家伙,刘爷爷可是有可能做你师父的人,怎么能这么说呀?!”

    “说到‘师父’,”萧晋勾着嘴角坏笑道,“如果我真成了刘老的弟子,那在辈分上可就跟伯母平等了哦!亲爱的田大警官,你是不是应该提前练习一下叫我叔叔了?”

    田新桐一呆,小手就熟练的揪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死萧晋,你想的美!”

    “桐桐!”这时,沈妤娴突然一声轻喝,田新桐转头才发现三个老人不知何时已经不笑了,全都在饶有兴趣的盯着她和萧晋看。

    登时,女孩儿的脸就红成了一朵花,下巴深深的戳进胸脯里,恨不得直接挖条地缝钻进去。

    “桐丫头,你害什么羞啊?”郑怀玉笑着说,“萧小子要才有才,长得也挺端正,正是难得的金龟婿,既然抓住了,那就抓得牢一点,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小心被人给抢走。”

    老太太本意只是开个玩笑,却不料正好让田新桐想起了与萧晋关系的现状,一颗芳心瞬间就变得苦涩失落起来。好在她始终都低着头,除了身边的萧晋和沈妤娴之外,三个老人都没发现她神色上的变化。

    萧晋满心愧疚,却也只能愧疚。沈妤娴也不好当众说些什么,只能疼惜的握住女儿的手。

    “萧小子,”郑怀玉又开口道,“还有最后一名病人,你干脆也说说她吧,她是不是也身体健康呢?”

    萧晋沉吟片刻,摇头道:“说实话,最后那位病人,晚辈是真的没看出来。她外表上没有丝毫病症的特征,似乎是健康的,但是,她穿的那么少,额头鬓角却有点湿,似乎正在出汗。

    这就奇怪了,毕竟回廊里空间大,即便取暖设备再好,想来也不会比这个房间更热,一般正常人、尤其是穿的并不多的正常人,不应该会热到出汗才对。”

    “所以,这个病人你是一点推断都没有得出来吗?”刘青羊问道。

    “之前确实没有。不过,”萧晋微笑说,“根据刚刚三位老人家所承认的‘几位病人都是假装’这个情况,我现在倒是可以猜测一下:那位姑娘的身体也是健康的,之所以会出汗,是因为她练过内家功夫,用真气刻意为之。”

    三位老人听完再次互相对视一眼,刘青羊便叹息一声,说:“这个,你还真说错了,至少有一半是错的。”

    萧晋眉毛一挑:“哪一半?”

    “那女娃娃确实练过内家功夫,出汗也是刻意为之,但她的身体却并不健康。”

    “她得的是什么病?”萧晋诧异地问。

    刘青羊沉默片刻,摇摇头道:“抱歉!这涉及到病人的**,我们不能不经她允许就透露给你。不过,五个人你答对了四个,按照我们事先的约定,你已经过关了,完全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考核。”

    对于刘老头儿对病人病情的保密,萧晋倒没有什么不悦,毕竟这是一名医者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但是,老头儿的话却让他想起一件事,便开口说道:“首先,要感谢三位老人家对晚辈的肯定。其次,在参加考核之前,晚辈有个问题想问一下,还请三位尊者不要见怪。”

    刘青羊呵呵一笑,说:“你问吧!”

    “按照沈伯母之前给我介绍的情况,今天与晚辈一同参加考核的还有四位同仁,所以,晚辈想要问一下,那四位同仁也都通过了回廊那里四诊之‘望’的考核吗?”

    “哈!这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郑怀玉笑着点了点他,又和蔼道:“放心!我们三个虽然年纪都不小了,但还没到糊涂的时候,杏林山长老之位何等重要,岂能儿戏?

    况且,关于回廊的考核也并没有多难,只要坐诊经验丰富,多少都会看出一些端倪的。再说了,五个人,只要答案接近两个就能过关,你不会真以为全天下的华医中就属你眼神儿最好吧?!”

    “那当然不会,郑奶奶您误会了。”萧晋说,“晚辈并没有觉得自己过关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毕竟那只是一个判定入门资格的考验,属于基础中的基础,之所以那么问,也只是想多了解一下自己对手的水平,知己知彼嘛!总是没什么坏处的。”

    “嗬!好一个狡猾的小子,老头子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刘青羊又是哈哈一笑,说,“看在你讨巧也讨在明处的份儿上,老头子破例再多告诉你一点。

    在你之前的那四人中,有两人只答对了过关最低限度的两题,一人答对了三题,剩下那人答对了四题,至于他们分别是谁,嘿嘿,这就要靠你自己去分辨了,毕竟只有你答对了四题半,目前成绩最好,为保平衡,我们不能太偏向你。”

    萧晋闻言稍一沉吟,心中就不由大骂这老头儿果然很贼。

    因为,刘青羊看上去是为了他好,但说出的话却还不如不说。只知道别人的水平却不知道各水平对应的是谁,待会儿正式考核时,若是他一心想要找出对手们的医术高低,势必会无法保持绝对专注,高手对决中,分心可是大忌。

    如果这老头儿不是存心陷害的话,那这显然又是一道考验,对他心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