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58章 淘气的江湖大佬

第958章 淘气的江湖大佬

 
    素问医馆不大,就是个两进院子,虽然布置的很是雅致,但很明显,这就是个工作的地方,刘家人日常并不是居住在这里。

    一进后院,便有医馆伙计模样的人迎上来,将沈妤娴她们三人带到正房前,便告声罪快步进去通报了。

    片刻后,正房房门打开,里面传出了一名老者中气十足的声音:“妤娴来啦?快进来,就等你了。”

    沈妤娴忙走上台阶,快步跨过门槛,冲居中正坐的那位老者弯腰道:“刘老新年好,祝您身体康泰,万事如意!”

    那老者自然就是如今华医界寒凉派泰斗、也是杏林山资格最老的乾长老刘青羊了。

    只见他头顶几根稀疏的白发服帖的搭在头皮上,眉毛也快要掉光,颌下更是无须,胖脸圆圆的,加上老年斑的点缀,像极了一颗削皮没削干净的冬瓜。

    他身上穿了一套灰色盘扣麻衣,却没有一点仙风道骨的味道,笑起来的样子倒像是尊弥勒佛,让人一见便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

    特别是他的一双眼睛,不大,眯眯着,里面的光芒一点都不像普通老人那样浑浊,充满了睿智与平和。

    在他左右下首的客座上还坐着两位老人,一男一女。男的脸上的皱纹和老年斑似乎比刘青羊还多,又瘦又矮,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中仿佛一只穿了衣服的猴子。

    另外那位老太太倒是慈眉善目的,看上去保养的也不错,白发梳得一丝不苟,在脑后盘成了一个发髻,上面还插着一枚微微有些发暗的银簪,明显年头已经不短了。

    与笑呵呵看着沈妤娴的刘青羊不同,这两位老人的视线只是在她和田新桐的身上随意扫过,便齐齐的落在了萧晋的脸上,眼睛里充满了审视的味道。

    “刘爷爷新年快乐!祝您在新的一年精神气足,越活越年轻!”田新桐紧随母亲之后,在刘青羊面前跪下,规规矩矩的磕了一个头。

    刘青羊高兴的哈哈大笑,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包递过去,说:“乖丫头!每次一看到你就开心,爷爷也祝你新年顺顺利利,越长越漂亮!”

    “谢谢爷爷!”田新桐喜滋滋的接过红包站起身,模样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妤娴呐!”刘青羊指着那两名老人对沈妤娴道,“这两位是我多年的好友,老头子是滋阴派的朱启正,老太婆是火神派的郑怀玉。”

    沈妤娴忙带着田新桐向两位老人施礼:“晚辈沈妤娴,见过二位前辈。”

    这时,刘青羊又语带唏嘘的对两个老人说:“这是老元的学生。”

    一听这话,那又瘦又矮的老者朱启正脸上便露出了惋惜的神色,开口道:“几年前就听老刘提过,龙朔有位隐医,以气运针之道精妙绝伦,老夫神往之至,只恨俗务缠身,好不容易得闲了,竟然得到了元老的噩耗,实在是令人抱憾啊!”

    “是呀!”老太太郑怀玉叹息一声,说,“针石之道,从来都是以针运气,老婆子乍听老刘提起以气运针时还嗤之以鼻,不过在听过他复述的只言片语之后,立刻就没了脾气。本想着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听一遍此道的全篇妙论,没想到……唉,遗憾呐!”

    沈妤娴被他俩给勾起了对老师的思念,红着眼眶又各鞠了一躬,涩声道:“晚辈代老师感谢二老的厚爱,他老人家虽擅长岐黄,却极少从医,如今竟然能被两位医道名宿推崇,如若泉下有知,必然也会欣慰之至的。”

    三位老人齐齐长叹一声,房间里就陷入了一阵闷闷的安静。

    萧晋眼观鼻,鼻观心,表情肃穆,心中却忍不住想笑。

    他记得很清楚,钱老头儿当初把《神气药经》给他时,曾经说过元老对于“以气运针”的概念同样也是嗤之以鼻的,而现在听两位老人的话音,是刘青羊给他们稍微提及之后才勾起了他们的好奇探究之心。

    如果钱老头儿没有撒谎的话,那用脚后跟想也能猜到,肯定是元老拿《神气药经》中的理论来忽悠刘青羊了。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越是聪明且博学的人,就越容易被模棱两可或者听上去深奥的话给忽悠住,就像那些所谓的高僧打机锋一样,明明大部分都是毫无意义的故作高深,却被古今无数文人墨客奉为经典。

    《神气药经》本就奥妙无穷,在医术还没真正登堂入室的元老眼里,无异于胡说八道,可听在宗师级别的刘青羊耳中,就是另外一番神奇了。

    而这种神奇再经由他的口添油加醋的讲给朱启正和郑怀玉听,多出两位元老根本不认识却对他神交已久的医道名宿,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当然,他并没有想取笑几位老人的意思,只是觉得元老头儿将三位华医大家给骗的团团转,还真不是一般的淘气,倒蛮符合他江湖大佬的人设。

    “妤娴,”这时,刘青羊的声音再次响起,“那一位就是你这次推荐的竞选人吧?!”

    萧晋连忙上前一步,依次对三老弯腰施礼道:“晚辈萧晋,拜见三位老人家,祝老人家们福寿安康!”

    “你姓萧?”不等刘青羊问话,朱启正就急切的开口问,“可是来自京城?”

    萧晋恭敬的神色不变,微微摇头道:“晚辈祖籍西北。”

    “不是京城啊!”朱启正的表情顿时就充满了失望,嘟囔了一句,闭上眼就不吭声了,似乎对于萧晋再没了什么兴趣。

    显然,在他看来,华医界萧姓宗师就只有京城那一家,一个二十出头的萧姓年轻人如果不是来自那里,也就不会有什么奇迹出现了,毕竟华医是一个非常讲究经验和阅历的技术,不是什么人背熟几本医术就可以出来治病救人的。

    “那你所学是哪一派?师承自哪位大家?”老太太郑怀玉问道。

    “晚辈不才,虽不敢言精,但于各派均有涉猎。”萧晋淡淡回应道,“至于师承……惭愧!家师认为晚辈品性顽劣,日后必闯大祸,因此在晚辈学成出师之日就将晚辈逐出门墙,并严令终身不得提及他老人家的名讳,所以,请郑奶奶原谅晚辈不便告知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