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54章 复杂和神奇的女人

第954章 复杂和神奇的女人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没有选择余地的,那么多人拼了命的努力,甚至不惜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为的无非是能够拥有更多的选择权罢了。

    所以,萧晋一直都很尊重别人的选择,哪怕是不好的,只要经过了深思熟虑,并自承后果,他都不会多加干涉。

    也因此,对于方菁菁的决定,他无话可说。只是不能留下来观摩两具美好的身体纠缠的画面,让他甚是遗憾。

    被踹进电梯时,他不由郁闷的想:女人果然都是随时会翻脸不认人的生物。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赶到医院将宋小纯送进隔离病房,然后便驱车来到了田新桐母亲沈妤娴的家,而为他开门的,正是田新桐。

    “你怎么才来?我妈都等你半天了。”

    小警花今天穿了一件黄色的高领羊毛衫,衬得整个人都仿佛在闪闪发光,尤其是那对级别的球体和纤细的腰肢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明明脖子以下一点肌肤都没有露出来,却充满了视觉冲击力。

    萧晋一边毫不客气的欣赏着人家身体的曲线,一边递上礼物:“新年快乐,我亲爱的田大警官!”

    田新桐自然能感受到他目光中的赞赏,心中微甜,接过礼物时的表情却很臭。“就只有一份吗?我妈的呢?”

    “这就是伯母的呀!”

    “死萧……”田新桐立马就怒了,瞪起眼刚要发飙,就见两个被涂成了黄色的小瓷**出现在眼前。

    “瞧你那财迷的样子,”将瓷**塞到她的手里,萧晋撇嘴说,“身为公职人员,你就算是想索贿,至少也得装的低调一点吧?!哪有上来就瞪眼的?”

    “讨厌!又逗我。”田新桐娇嗔着轻踢他一脚,看着那对瓷**问:“这里面是什么?”

    “稍微大一点的那个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玉颜金肌霜,”萧晋道,“小**的这个则是我根据你的职业性质专门调配的眼霜,本来还应该有**护手霜的,但时间太紧,还没弄好,下次回来再带给你。”

    田新桐心里更加开心了,打开小的瓷**凑到鼻端,只闻到一点清新的淡香,便越发的满意了,口中却又问道:“我的职业性质跟护肤还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啦!你们警察户外的工作那么多,风吹日晒再加上时不时的蹲点熬夜,饮食作息都没办法得到保证,皮肤受到的伤害自然也比那些坐班的女白领们多得多,必须得更加小心的呵护才行。”

    一番话说的田新桐心里像是流淌过了一条温暖的溪流,习惯性的傲娇都忘记了,低垂下眼睑,微红着脸说:“你有心了,谢谢你!”

    萧晋知道,如果这个时候亲吻这姑娘,一定不会被扇耳光,但很可惜,最近在关于女人方面的问题上,他怂了很多,越来越有贼心没贼胆了。

    “哎呀!小萧来啦!”这时,沈妤娴走了过来,拨拉了田新桐一下,不悦道:“你这丫头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有什么话不能进屋说,站在玄关这里算怎么回事?”

    或许是怕母亲注意到自己红红的脸,田新桐的反应很大,将萧晋一开始递给她的那个纸袋塞到母亲怀里,噘起嘴大声道:“每次他一来您就训我,干脆您认他当儿子得了!”

    说完,女孩儿跺跺脚便进了屋。

    沈妤娴满脸都是尴尬,不好意思的冲萧晋笑笑,说:“那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小萧你别介意哈!来,快进屋,不用换鞋了。”

    萧晋摇摇头,跟着走进客厅,说:“不会呀!我反倒觉得这样的桐桐还挺可爱的,起码比动不动就要把我打成猪头的田警官强多了。”

    “那倒是,我也不喜欢她在家里仍然像个警察一样呼来喝去的样子。”沈妤娴微笑说着,低头看看怀里的纸袋,笑容顿时就更加灿烂了起来,“哎呦!要不是知道你就是这个的发明人,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哦!”

    “有什么不敢收的?”萧晋道,“您是长辈,我是晚辈,又跟桐桐是好朋友,一份心意罢了。再说,就桐桐那性子,我要是真有事求她,估计就是送您价值再高十倍的东西也不会有用。”

    任何一个正常的母亲都肯定最爱听别人夸奖自己的孩子,沈妤娴自然也不例外,闻言立刻表情自豪的点点头,说:“那孩子就这一点让我最满意了,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方正刚直是最基本的道德准则,她能谨记这一点,我很欣慰。”

    “妈,你怎么还在聊天呀?”已经调整好心情的田新桐从卧室里出来,见两人都在客厅,就蹙眉道,“现在已经过十点了,咱们要是再不出发,中午之前可就赶不到浩州了。”

    “你看看我,真是老糊涂了。”沈妤娴拍了下额头,说,“我很快就能收拾好,桐桐,你陪小萧坐一会儿。”

    待母亲急匆匆进了房间,田新桐背着手走到萧晋面前,冷不丁伸手捏住他腰间的一块软肉拧了一下,凶巴巴道:“趁我不在说我坏话,不要脸!”

    萧晋满脸都是委屈:“我什么时候说你坏话了?夸你可爱都不行吗?”

    “那你解释一下什么叫比动不动就要把你打成猪头的田警官好?”

    “呃……作为当事人,不喜欢被打,没什么错吧?!”

    “不行!本警官要打的,你就得乖乖让我打。”

    “凭什么?”

    “凭……你管我凭什么?反正你不能有任何异议。”

    当一个姑娘在你面前出奇的乖巧懂事时,那说明她已经喜欢上了你可是,当一个女孩儿只对你蛮不讲理还喜欢欺负你的的时候,却同样还是喜欢上了你。

    女人,就是这么复杂和神奇。

    所以,萧晋闻言微微沉吟片刻,就做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盯着人家鼓囊囊的胸脯说:“你要是真特别想打,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每打一次,都必须让我摸一下才行,否则就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