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52章 自甘堕落
    董雅洁出身军人家庭,小的时候自然是挨过打的,同样也因为太淘气而被爷爷放在腿上打过屁股,但是,那是在十岁之前。

    也就是说,她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被人打过,更别说被人打屁股了。

    因此,伴随疼痛一起来的,还有愤怒和深深的羞耻感。只不过,当萧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似乎要永远这样打下去一样时,她的愤怒就一点点的瓦解了,羞耻感顺势完全占据了她所有的心房和意识,以至于连叫声越来越像是在娇n也不自知了。

    啪啪啪啪啪一连打了三十多下,萧晋才停下手,仔细欣赏了一下她那仿佛熟透了的桃子般红艳艳的满月,嘴角勾起,帮她拉上睡裤,然后将她翻转了过来。

    说实话,当他看清此刻董雅洁的脸蛋时,着实吓了一跳。

    只见这女人眼角还挂着泪花,眼睛半睁半闭,里面全是雾蒙蒙的水汽俏脸通红,犹如喝醉了酒银牙轻咬下唇,一副烟视媚行的娇羞模样,饶是他阅女无数,也不禁为之怦然心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俯下身,似乎想要去亲吻她。

    但是下一刻,他就开始惨叫。因为醒过神来的董雅洁趁他低头的时候一口咬住了他耳下的脖颈。

    “嘶松口啊!那儿可是有条颈动脉的,你就算要咬,也换个地方行不行?”

    萧晋大叫着直起上身,董雅洁则直接勾住他的脖子,随着他起身的动作也跟着起来,变成侧坐在他的腿上。

    如果不是他一直在滋儿哇乱叫的话,倒像是一个姑娘正挤在他的怀里与他亲热痴缠,反正方菁菁看着看着,小脸儿就红了,表情尴尬,一副想转过脸又忍不住看下去的样子。

    董雅洁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咬住不松口,还越来越用力,萧晋疼的额头青筋都出来了,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大手往她怀里一伸,便攥住了一团不该攥的东西。

    董雅洁又是一声痛哼,终于松开了嘴,只是仍然用吃人一般的目光瞪着他。他虽然不舍,但还是收回手,扯过一张纸巾擦拭了下她嘴上的一点血迹,然后将她从腿上抱起放在了一旁。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给老子抹药!”他掏出随身的药膏,瞪着方菁菁喝道,“还是给人当秘书的呢,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这屋子里在座的两位都是老板,方菁菁真是啥脾气都不敢有,闻言立刻跑到他身边,接过药**小心翼翼的帮他涂抹起脖子上的牙印来。

    值得一提的是,在抹药的过程中,董雅洁和萧晋都没有说话,而且,因为刚刚剧烈的运动,两人喘气都有些重,方菁菁近在咫尺,听着他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之前那种异样的感觉又浮现出来,不由自主的,小脸儿又红了。

    抹完药,她又找到急救箱给萧晋贴了块纱布,这才轻声开口:“好、好了,先生。”

    萧晋长出口气,掏出支烟点上,扭脸问董雅洁:“屁股还疼不疼,要不要去卧室让菁菁也给你抹一点药?”

    董雅洁不说话,只是一味的怒视着他,仿佛刚才那一口还远远不够发泄她心中的怒火,随时都会再扑上去一样。

    萧晋好笑的摇摇头,又抬脸看向站在面前的方菁菁,沉声问:“今天是你主动来找雅洁的吧?”

    方菁菁娇躯一僵,垂下头,低低地回答:“是。”

    “对于来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你的心里也很清楚,对不对?”萧晋又问。

    方菁菁的眼圈瞬间就红了,下巴垂得更低,却没有出声。

    萧晋叹了口气,语气放缓道:“其实,我之所以会生气,不是因为你和雅洁要发生什么,而是对你的这个选择很失望。

    缘由什么的,多少我也能猜到一点,但是,我一直都以为你是一个独立坚强的姑娘,就算心里苦闷,也不应该再走回头路呀!到底是多大的坎让你过不去,以至于要选择自甘堕落这条路?”

    方菁菁的眼泪流了出来,还是不说话,倒是董雅洁看不下去了,寒声开口问:“你什么意思?什么叫自甘堕落?我和菁菁近十年的感情,你一个才出现刚刚半年的家伙,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萧晋斜眼看她,冷冷地说:“如果你还在赌气,那就给老子闭嘴,什么时候能理智说话了再开口如果这就是你的心里话,那我会立刻带菁菁离开,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单独和她相处的机会。”

    “你敢!”董雅洁瞪大了眼。

    萧晋表情不变:“你可以试试。”

    董雅洁咬着牙与他对视良久,最终还是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显然,不管在感情上能不能接受,她都不得不承认,萧晋说的话是没有什么错的。

    目光再转到默默流泪的方菁菁脸上,萧晋就忍不住又叹息一声,说:“我有点饿了,冰箱里有肉没有?如果有的话,菁菁,去帮我下碗肉丝面吧!”

    方菁菁抹抹脸上的眼泪,低着头去了厨房。萧晋又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递给董雅洁,说:“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在不停的气你,你真生起气来是个什么样子,我清楚的很,所以,心里不爽可以再咬我一口,但现在这副模样,就没必要再硬装下去了吧?!”

    董雅洁神情一凝,铁青的脸色就犹如春日下的雪堆一般融化了,抬腿踢他一脚,咬着牙说:“老娘可是有二十年没有再挨过揍,你这个混蛋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萧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其实感觉并没有那么不好,对不对?就像第一次见面被我按摩针灸时一样。”

    董雅洁俏脸一红,瞪眼骂道:“滚蛋!老娘的取向是不正常,可没有那种嗜好。”

    萧晋摇摇头,又问:“那董事会还开不开了?”

    “开啊!为什么不开?”

    萧晋一呆,正要再问,就听董雅洁又一脸“吓死你”的狡黠表情说:“关于夏凝海那个项目的评估、以及协议的细节和签订,都得要大家一起商量才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