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45章 人至贱则无敌

第945章 人至贱则无敌

 
    夏愔愔不知道父亲已经看出了她喜欢上萧晋的事,所以闻言既尴尬又心虚,慌乱的低头攥着衣角,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聪明和自信。

    夏凝海见状就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喝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屋换衣服,晚饭马上就要做好了。”

    “哦。”偷偷瞥一眼萧晋,女孩儿灰溜溜的进了屋。

    萧晋其实也挺尴尬的,虽说他确实很明确的拒绝了夏愔愔,可这样当着人家老爹的面打打闹闹,还真有点儿不好解释。

    “那什么,夏……叔叔新年好!”他提了提手里的两个小坛子,说,“这是家里自酿的桂花酒,我用上好的药材泡了四五个月,解乏安神,每天下班回家睡前喝上一杯,第二天起床绝对不会觉得疲惫。”

    夏凝海眯眼看着他,表情似笑非笑的问:“平辈论交了这么久,萧先生为什么突然自降身段?”

    萧晋有些郁闷的耸耸肩,回答:“还能因为啥?愧疚呗!反正以您的年纪,喊你一声叔叔也不算吃亏,没必要再因为这点小事让愔愔不开心。”

    夏凝海冷笑:“原来只是敷衍我女儿,并不是真的将我视作长辈。”

    “没错!”萧晋毫不迟疑的点头,“我只觉得您是一位值得我学习和尊敬的前辈,长辈什么的,您起码还得再老十年。”

    夏凝海微微一怔,随即便真正的笑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坛子,凑到封口处闻了闻,转身说:“酒不错,进来吧!”

    进了客厅,夏凝海将坛子交给佣人,吩咐放到他的书房里去,然后示意萧晋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支烟,问:“你怎么会跟愔愔一起过来?”

    萧晋从他推过来的木质烟盒中掏出一支,见上面没有任何标志,嘴角就不自觉的翘了翘。这种特殊的香烟他以前在京城可没少抽,半年不见,还真有点儿亲切感。

    当然,这并不是传说中所谓的特供,只是各大烟酒公司基本都会用顶级的材料和工艺生产一种并不上市的产品,数量稀少,只在一定的阶层和圈子内流通。

    真正的特供比这个还要高级,但管控非常严格,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夏凝海应该可以,但绝不可能拿到家里接待客人。

    “在省城碰上了,”点燃香烟,萧晋随口道,“想着晚上要到家里吃饭,所以就一起回来了。”

    “她的车呢?”

    萧晋一愣,不明白夏凝海关心这个干嘛,但还是如实答道:“昨晚喝的有点多,我担心她驾车不安全,让她留在省城的酒店,回头让人开回来就好。”

    夏凝海闻言沉默片刻,叹口气说:“自从愔愔拿到驾照,前前后后,我一共给她买过三辆车,现在这辆是她的最爱,平时每周都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里里外外亲手清洗一遍,除了送去保养维修之外,从不让任何人开,连我都不行。”

    萧晋呆住,继而默然不语。

    夏凝海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夏愔愔绝不会缺洗车钱,但她仍然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做那么辛苦的事情,可见那辆车真是她的心头之爱,而就是这样的心头之爱,却因为他萧晋的一句话,就被女孩儿丢在了省城。

    之后她是派别人去开、还是自己再跑一趟亲自开回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夏愔愔对他的喜欢是无比认真的,绝没有丝毫的水分。

    头疼的抓抓头发,他郁闷道:“您说您怎么养出来了这么执着的一个闺女呢?”

    夏凝海气笑了:“怎么?这事儿还怪我喽!”

    萧晋摊开手,无耻道:“那也不能怪我吧?!”

    “你再说一遍?”夏凝海眼睛眯起,别说里面的光芒了,就是眼角的皱纹里都藏着危险。

    萧晋瞬间就怂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想起来,夏愔愔是在“邓睿明事件”中喜欢上他的,所以,追根溯源,还真得怪他,谁让他想利用人家姑娘的身份背景呢?

    “呃,不能……全怪我,嘿嘿……”

    夏凝海无语的摇摇头,感慨道:“我算是知道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为什么敢说出那么狂的话了,光是你这脸皮厚度,就能让不少混迹商场十几年的生意人汗颜。”

    “人至贱则无敌嘛!谢谢夏叔夸奖。”

    夏凝海一阵哭笑不得。

    “好了,不说闲话了,愔愔的事情,你心里有数就行。”片刻后,他把烟摁熄在烟灰缸里,郑重的看着萧晋道,“今天叫你过来,除了认认门之外,我还想跟你谈一笔生意。”

    萧晋早就猜到这顿饭不可能只是单纯的一顿饭,毕竟夏凝海没有招他当女婿的打算。

    “好,您说。”

    “你从房家换来的那块地,我给你二十五亿,卖给我。”夏凝海开门见山道。

    虽然房家已经基本答应了萧晋提出的那四个条件,但双方还没有正式签署任何协议,也因此,这件事仍然还只是局限在他与房家之间,并没有公开,而他又相信董雅洁她们绝对不会轻易泄露这件事,所以,他很好奇,夏凝海是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这么想着,他随即就问了出来。

    夏凝海淡淡一笑,笑容里有着专属于一名成功人士的自信和鄙视。“你的这个问题问的很没水平,江州省是我的大本营,房家也是在这里发迹,你是觉得我有多自大愚蠢,才会十几年过去了,都没能交好一个房家人?”

    萧晋眨眨眼,然后就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很没水平。房家虽然在体量上跟凝海实业这样的航空母舰没得比,但也算是一艘威力不小的驱逐舰了,夏凝海不可能完全无视,这么多年下来,就算没在房家钉满钉子,几个可靠地消息来源肯定是有的。

    “好吧!可能是因为最近跟愔愔的关系变化,脑子里只记得您是她的父亲,完全忘了您还是一位超级牛的大佬。”自嘲的摇摇头,萧晋又正色道:“不过,夏叔叔,非常抱歉,那块地不卖!或者说,我不会把它全部都换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