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44章 叫声叔叔让俺听听

第944章 叫声叔叔让俺听听

 
    虽说童言无忌,但夏愔愔的心里还是下意识的涌上一股难言的酸楚,尤其是宋小纯话里的那个“也”字,让她想哭。

    萧晋很无良的笑了两声,然后才刮了下宋小纯的鼻梁,说:“臭丫头,有那么多师娘疼你,你还不愿意是咋的?”

    宋小纯可爱的吐吐舌尖,撒娇道:“人家当然愿意啦,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师父只有你一个,师娘却有那么多呢?”

    “呃这个问题,等你长大就明白了。”面对这种直击心灵的问题,萧晋只能祭出华夏父母最常敷衍孩子的一句话,“另外,你可以把心放回你的小肚子里了,这位是愔愔阿姨,真不是你师娘。”

    这话让夏愔愔更难过了,骄傲的性子甚至令她想要转身离开,但双脚却牢牢的站在地面上,一步都不想动。

    深吸口气,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递过去,微笑说:“祝你新年快乐,早日痊愈!”

    宋小纯看看萧晋,见他没什么表示,就爬起来鞠躬接过红包,甜甜道:“谢谢阿姨,也祝阿姨你新年好,天天快乐!”

    “谢谢你!”摸摸小丫头的脑袋,夏愔愔再坚持不住,转身一边走向房门一边说道:“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

    “哎,夏小姐”苏巧沁还想说病房里就有卫生间,但夏愔愔的脚步太快了,她才刚开口,女孩儿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愔愔阿姨很难过。”重新趴进萧晋的怀里,宋小纯小声说道。

    小丫头能根据心跳频率分辨出人的心情,这一点萧晋早就清楚,不过,不用宋小纯说,他也知道夏愔愔是因为什么出去的。

    心中默叹口气,他亲亲小丫头的额头,说:“这个你知道就好,待会儿阿姨回来就不要提了。”

    十几分钟后,夏愔愔才回来,尽管已经精心的补过了妆,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她的眼眶有些微微发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

    对此,萧晋除了叹气又叹气之外,无可奈何。

    晚上六点,两人驱车来到与龙朔衙门大院仅相隔一座公园的一个江畔别墅区。

    说是别墅区,这里却只有五幢别墅,沿着磐龙江一字排开,风格各不相同,但因为每个院子都被大树包围,所以互相之间没有一点影响,与衙门大院一样,闹中取静,意境十足。

    夏愔愔的家就在五幢别墅中最中间的那一幢,楼层不高,总共四层,而且院子的规模也跟谭家没法比,完全看不出这里住着一位身家百亿美金的豪富。

    开车驶入缓缓打开的电动大门时,萧晋看着左右说:“毗邻龙朔政治中心,尽览无敌江景,喧闹都市中硬生生住出了隐士的味道,夏先生才是真正会享受的人啊!”

    已经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夏愔愔自然不会一直沉浸在忧郁之中,此时听到他的夸赞,尖尖的下巴就骄傲的仰了起来。

    “那当然,龙朔人只知道房价最贵的是江天路九号,却不知道这里足足是那里的两倍还多,在十几年前,龙朔房价还在三千的时候,这里的地皮每平方就价值五千了。”

    萧晋挑挑眉,问:“这五幢别墅是你家开发的?”

    女孩儿的下巴更高了:“除了我父亲,还有谁能有这样的魄力?”

    “别翘了,再翘下去,我的车顶就要被你下巴给戳烂了。”在院子里停好车,萧晋一边推门一边说道,“回头帮我留意一下,两边那四幢要是有想出售的,跟我说一声。”

    “你想买这里的房子?”夏愔愔跳下车追问。

    “多新鲜啊!这么好的地方,谁不想住?”打开后备箱,萧晋拎出两个由草绳捆着的小坛子,“虽然我没打算在龙朔常住,但现在住的那个小楼太精致了,总觉得像是个金屋藏娇的地方,不适合我这样的糙汉子。”

    “那你可得准备好钱,”夏愔愔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口中却道,“这里面积最小的那幢市价也在一亿左右哦!”

    萧晋眼角抽搐了一下,愤愤不平道:“资本家就是心黑啊!小爷儿从元老那儿继承的那个古色古香富丽堂皇的大宅子也才报价五六亿而已,这里一幢小破楼就敢狮子大开口报价一亿,抢劫也没这么狠的吧?!”

    “说谁心黑呐?”夏愔愔掐他一把,噘嘴道:“还有,那是我爸,我不准你再先生来先生去的叫了,以后得称叔叔或者伯父。”

    “凭什么?”萧晋瞪起眼,“我跟你爸可是同等论交,平白无故的,干嘛要自降一辈啊?”

    夏愔愔站到他的面前,眼珠子瞪得比他还圆,“怎么是平白无故?我不就是原因吗?”

    萧晋张嘴刚要说什么,却听女孩儿又抢着道:“你少跟我说什么各论各的,告诉你,这事儿在本小姐这里就没得商量!”

    萧晋深深看了她一会儿,见她眼底执拗中还带着一丝期待和紧张,就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

    夏愔愔的双目顿时就明亮起来,可还没等她嘴角上翘,就听萧晋接着说:“大侄女,来,先叫声叔叔让俺听听。”

    女孩儿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打他,而他却像条游鱼似的从她身边滑过,笑哈哈的跑掉了。

    夏愔愔大叫着追上去:“姓萧的,这里是我家,我看你能往哪儿逃!”

    绕着车转了一圈,萧晋就朝别墅正门跑去,刚到门口,门就开了,而站在门里的人,赫然正是夏凝海。

    他赶紧停住,后面的夏愔愔却根本没去看门口是谁,上去抱住他就是一顿粉拳。

    “死萧晋!臭混蛋!我让你占我便宜!我让你”

    看着闺女摁着一个大男人殴打的样子,夏凝海的表情精彩极了,沉声喝道:“愔愔。”

    夏愔愔闻声娇躯一僵,扭头往门口一瞅,小脸儿就变得通红,用力推开萧晋,低头弱弱的道:“爸,您您怎么亲自来开门了呀?”

    递给萧晋一个危险的眼神,夏凝海哼了一声,说:“在屋里就听到外面大呼小叫的,我要是不来开门,怎么能知道原来我的女儿也是会跟人打架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