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40章 面试的目的
    进了别墅,李善芳看看表,就吩咐佣人去沏壶好茶来,又对萧晋道:“兄弟,这时间还早,要是你没什么事儿的话,就陪姐聊聊天儿吧!”

    萧晋知道今天的戏肉终于要来了,于是欣然同意。

    两人走进一间落地窗外是一棵大榕树的茶室内,在席上相对而坐,待佣人端上茶来,李善芳便摆摆手让佣人出去,亲自给萧晋倒了一杯,犹豫片刻,然后才说:“算了,以兄弟你的聪明劲儿,肯定已经感觉出了不对,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

    今天请你过来,除了为老爷子检查身体之外,姐还想求你帮一个忙。”

    “姐姐你这话就见外了,”萧晋故作大方道,“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只要兄弟办得到的,就绝对没问题。”

    李善芳目光欣慰的看他一眼,接着又叹息一声,落寞道:“还记得昨晚姐跟你提起的你外甥么?那小子聪明是聪明,可就是不用在正道上,今年就要考大学了,还一天到晚的在外面胡闹。

    搁你姐我的这个脾气,如果他在我的身边,那肯定早就打改过来了,可是从小到大,我婆婆都像命根子一样护着他,别说打骂了,我一个月都不一定能见到他一次,再这么下去,他迟早都会废掉,姐是愁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啊!”

    萧晋挑挑眉,就说:“姐姐你是想让小弟帮你管教孩子么?这个可以倒是可以,但就像你说的,老太太那么宠他,会同意你把他交给我么?”

    “她指定是不可能同意的。”李善芳摇摇头,说,“另外,姐想求你的事儿也不是这个,是我婆婆。”

    萧晋瞪大了眼:“不是吧?!姐,你让我去教育老太太?这不是扯呢嘛!”

    “你想哪儿去了?你姐夫可是孝顺的很,要是你敢教育他妈,他不跟你拼命才怪!”李善芳笑了两声,片刻后又长叹口气,道:“这个事儿吧,说起来其实挺丢人的,我公公什么样子,你刚才也看到了,偏偏我婆婆也是个脾气大的,哪里能忍得了?

    所以,早在二十多年前,也就是你姐夫刚刚一成年,她老人家就搬出去住了,至今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至于我公公,风流是风流了点,但对我婆婆的感情却是真真儿的,十几年前还能因为抹不开面子硬撑,这几年岁数大了,就会时常念叨起来。

    我跟你姐夫自然是希望两位老人家的晚年能在一起生活,可办法用尽,老太太就是死活都不回来,逼得烦了,还会让小戟把人给打出来。

    姐实在是没辙了,见兄弟你医术高明,人又聪明伶俐的讨人喜欢,所以就想请你去当老太太的医生,常来常往之下,只要你嘴甜一点,她肯定会把你当成子侄看待,到那时再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老太太给劝回来。”

    听完,萧晋半天都没说话。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谭老头儿“面试”他的目的竟然是因为这种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李善芳见他一直都不给反应,就从身上掏出一张支票推过去,说:“兄弟,这里是一百万,事成之后还有一百万。另外,只要你答应,不管最终成与不成,你都是我李善芳的亲弟弟,从今往后,在省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你的事就是姐的事!”

    低头瞅瞅那张支票,萧晋说:“我确定一下,为了劝老太太回来,你们已经想尽了办法,该找的人也都已经找过了,现在只能寻求完全身处局外的人帮助,而我又懂医术,脑子也比较好使,正好可以毫不引人怀疑的接近老太太,从而获取她老人家的信任,对吗?”

    “对!”李善芳用力点头,又补充道:“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咱俩的关系,以及你不遗余力帮助房韦茹和贾雨娇的热心,姐相信你绝对是个值得托付的好朋友。”

    萧晋想了想,竖起两根手指:“还有两个问题,第一个,老太太的身体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年轻那会儿受过凉,落下了病根,风湿骨痛十几年了,一直好不了。”

    萧晋点点头,又道:“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的那个小戟,是不是刀枪剑戟的戟?”

    “对对,就是那个戟!”李善芳笑道,“其实,她就是小钺的亲生妹妹。”

    “我去!”萧晋一声苦笑,说,“姐,你这是让小弟去玩儿命啊!”

    “呃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啦!”李善芳微微有些尴尬道,“小戟是会一点功夫,但也就是比一般的保镖强上一点,跟小钺就更没法比了,再者,我婆婆虽说脾气挺大,可心肠还是很善良的,即便你惹怒了她,顶多也就是被小戟给赶出来,不会伤害你的。”

    萧晋当然不会害怕一个会点功夫的小姑娘,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想增加一点这个人情的厚度罢了。

    “对了,说起小钺,小弟非常好奇,姐姐你们是从哪儿找来的那么特殊的保镖啊?看着跟机器人似的,一般武校或者训练机构什么的,可没办法把人给培养成那副样子。”

    李善芳闻言沉默良久,最终像是宽慰自己似的说:“算了,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小钺和小戟其实并不是普通的保镖,不知道兄弟你是否听说过超级玩偶这个名字?”

    萧晋心中一惊,脱口道:“她们是你们买来的?”

    “我家怎么可能会干那么缺德的事情?”李善芳表情恼怒中带着鄙夷说,“是我公公二十年前救过一个人的性命,那人现在在国外成了富豪,五年前来到我家说要报恩,身边就带着小钺和小戟两姐妹,据说是他花五百万美金从一艘赌船上拍来的。

    那个时候,俩丫头一个十六岁,一个才十四岁,只有名字,连姓都没有,简直就是造孽,我公公看着可怜,就婉拒了那人所有的报恩想法,只将她们要了过来。

    原本,公公是想让把她们送去学校过普通人的生活,可她们已经基本丧失了自主意识,只会听从命令,最后无奈,只好将她们送到了我婆婆那里,也算是给老太太做个伴。

    后来,老太太见小钺很厉害,就又派回来保护你姐夫,你姐夫疼我,所以她才跟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