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34章 只想抱着你
    深夜,一辆阿斯顿马丁bs咆哮着停在省城的一间酒店门前,一对明显喝多了的年轻男女从车上下来,将钥匙随手丢给门童,就相拥着走进了旋转门。

    “萧晋,你说我刚才一共闯了几个红灯?”

    这对男女自然就是萧晋与夏愔愔,两人刚刚在一家酒吧喝了很多的酒,夏愔愔明显已经醉了。

    “十七个。”萧晋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咦?你真的数啦?”夏愔愔瞪了瞪已经快要睁不开的醉眼,然后嘻嘻笑着问:“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确实很厉害。”萧晋点头,“不过,记住以后不准再这么做了。”

    “为什么?多刺激呀!”

    夏愔愔高高撅起了嘴,花瓣一样的双唇在灯光下亮晶晶的,让萧晋非常好奇它们的味道。

    好在他这一次并没有放纵自己喝醉,摇摇头,扶着女孩儿进了电梯。

    来到夏愔愔的房间,他从她包里找到房卡,开门将她送到床上,刚要转身去倒杯水,突然领口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扑了下去。

    女孩儿躺在床上,酒醉的脸庞红红的,就像一颗熟透了的果子,咬一口一定汁水淋漓。

    “要不要来一发?不用负责任的哦!”

    话说的很淘气,也很诱人,即便萧晋是铁石心肠,这会儿也不得不承认,面对突然可爱起来的夏愔愔,他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

    “姑娘,你晚认识了我半年太久没有打不用负责任的炮,我已经不习惯了。”把她的手从领口上拿下来,他直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另外,你不是来那个了么?小爷儿没有闯红灯的爱好。”

    从外间倒了杯水回来放在床头,他又帮夏愔愔脱掉外套和鞋袜,并把她身体扶正,这才为她盖上被子,柔声说:“别用这种欲求不满的眼神看我,你才二十多岁,离如狼似虎还远着呢!”

    “没种的男人!”夏愔愔臭骂。

    “说的没错,在你面前,我还真不敢有种。”笑着拍拍女孩儿的脸蛋,萧晋转身离开,“睡吧!我在客厅的桌子上留了个解酒的药茶方子,如果明天起床难受的话,就让人去抓了泡水喝。另外,明天别自己开车回龙朔,今晚你喝了不少,估计至少二十个小时内都算酒驾。”

    “我今晚不也一样开车回来了?”夏愔愔不服气嘟囔道。

    萧晋临出门前回过头来,表情认真的说:“以后不要再那样做了。”

    女孩儿下意识的就要怼他,但不知怎的,看着他凝重的眼神,逆反的话卡在嗓子里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乖!”萧晋笑笑,关门而去。

    打车回酒吧开上留在那儿的车,他回到自己所住的酒店,到了楼层一走出电梯却愣住了。

    只见前方不远他的房间门口站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鱼尾裙身材婀娜曼妙的女人,不是贾雨娇是谁?

    “娇姐姐!”一股巨大的惊喜瞬间充满了胸腔,他呼唤一声,跑了过去。

    贾雨娇似乎正在犹豫着什么,冷不丁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被紧紧的抱进一个熟悉的温暖怀抱。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娇姐姐,你回来了!”

    萧晋根本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以至于都开始语无伦次,但神奇的是,贾雨娇瞬间就体会到了他的心情,手臂拥住他的后背,嘴角翘起,闭上眼,眨下一滴泪珠。

    “嗯,小猴子,我回来了。”

    这时,萧晋的手臂突然往下一捞,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她惊慌极了:“臭猴子,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同样意思的话,从司徒金川的口中讲出来,贾雨娇觉得心慌和心痛,而被萧晋说出,她却只有浓浓地心酸。

    事实证明,她对司徒金川的思念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成了单纯的思念。

    就像一件你儿时非常渴望的玩具,因为买不起而成为心病和梦想,可当你长大终于将它买回来之后,却发现它一点都不像想象中那么好玩,甚至还有些无聊。

    当然,贾雨娇对司徒金川的感情没这么廉价,她只是一不小心让一只臭猴子住进了心里却不自知。如果司徒金川永远都不回来的话,她可能到死都会因为思念所产生的惯性而认为自己仍然深爱着他。

    但是,司徒金川回来了,她心中的思念终于到达了终点,激动过后,兴奋和喜悦如潮水般褪去,沙滩上却除了泡沫什么都没有剩下。

    这时她才真正的发现,自己早已不爱司徒金川了。

    若是那只猴子没有出现的话,或许一切都不会改变,但世间没有如果,她爱上了萧晋,这是不争的事实。

    心中默叹口气,她瞟了一眼走廊里的监控探头,嗔道:“臭猴子别闹了,快进屋,我可不想让酒店的保安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萧晋点点头放下她,笑着掏房卡开门的样子傻乎乎的。

    进了房间,关上门,他张开手臂又想抱,却被一只手抵住了胸膛。

    “臭猴子,我警告你,可别得寸进尺哦!否则我就回我自己的房间。满身的酒气,臭死了,离我远点。”贾雨娇板着脸说。

    “好好好,我不抱了,你就待在这里,能让我看到就行。”萧晋慌忙退后了三四步,视线一刻都不离开她的脸,笑容依然很傻。

    贾雨娇越发的心酸起来。

    曾经深爱的男人突然变成了一场误会,而真正爱着的男人却又不是她一个人的男人。

    深吸口气压下想夺眶而出的眼泪,她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威士忌,然后坐进沙发,看着仍然像个傻小子似的站在原地的萧晋问:“去哪儿喝酒了?离开也不说一声,要不是房韦茹告诉我,我这会儿可能还在宴会厅到处找你呢!真是的,有你这么当弟弟的吗?”

    “对不起!娇姐姐,我错了,你别生气,我发誓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出现什么人,我都会一直站在你随时能够看到的地方,绝不再离开!”

    萧晋斩钉截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