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31章 心事会变成心病

第931章 心事会变成心病

 
    谭公馆自然是西式风格的,倒不是有钱人都多么的崇洋媚外,只是中式园林确实不太适合举办大型的活动。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晚宴什么的肯定是在空间比较大的房间里举行,中式园林里的这种房间通常都距离大门较远,而雕梁画栋和回廊小桥之类的内部结构根本没办法让太多的车辆开进去,这样一来,就得让来宾们远远的下车,然后走过去。

    男宾还好,女宾可就惨了,即便不是冬天,碰上个刮风下雨啥的,也能让穿着晚礼服的她们再没有任何美丽和优雅可言。

    谭公馆与龙朔的乔木会馆一样都是欧式庄园,不过不同的是,乔木会馆的主体建筑是古堡风格,而檀公馆则是古典与现代结合,再配上名字,很有些民国时期大亨居所的味道。

    走进侧门,立刻就有身穿燕尾服的管家将两人带到一扇门前,双手推开,然后退到一边,恭敬道:“女士,先生,这里面的服饰都是为今晚的宴会精心准备的,虽然并不全是来自顶级设计师的手笔,但也是各大知名品牌的最新款。

    而且,各种风格和尺码都有,应该能够满足二位的需求。当然,如果您们还有什么别的需要的话,可以按动桌上的摇铃,我会随时竭诚为您服务的。”

    通常情况下,一般人参加宴会都会穿自己的礼服,最不济也会去租一件,但世事没有绝对,总有些像萧晋和贾雨娇这样来不及更换服饰的,或者在宴会途中不小心弄脏弄破了衣服的。

    这种情况下,主方准备一个更衣室,则是非常贴心的了。尤其是像谭公馆这样的商业场所,更加必要。当然,所产生的费用也会由宴会举办者承担。

    萧晋因为手持李善芳的金卡,属于谭公馆最顶级的尊贵会员,因此,他可以免费的享用这里的一切服务。

    谭公馆的这间更衣室很大,目测至少也有小一百平方,地上铺着柔软厚实的地毯,各种灯具散发出来的也是微黄的暖光。正对门的墙面被一个硕大的格子实木柜占据,柜子分为两个部分,左边是男鞋、腰带,右边是女鞋、手包。

    左右的两面墙前则是衣柜,左边男装,右边女装,柜边还各搭配了一个小小的换衣间。

    在房间的正中央则是一张木桌,桌子上摆了些精致盒子,而盒子里面则是手表和珠宝之类的配饰。

    简而言之,这里就像是一个豪富夫妻家里的衣帽间。

    萧晋牵着贾雨娇的手来到右方女装的衣柜前,拨拉了一会儿,便拿出一条单肩式黑色连体鱼尾裙,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就笑着说:“在很早之前我就幻想过你穿鱼尾裙时的样子会是多么美妙,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快去试试。”

    贾雨娇不接,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用哀求一般的口气说:“小猴子,咱们回酒店好不好?”

    “不好!”萧晋不由分说的拉着她走向换衣间,“如果你不想自己换的话,我会非常乐意亲手帮你穿上的。”

    扯开换衣间的门帘,把贾雨娇连同裙子一起推进去,再将帘子扯上,萧晋脸上的笑容便瞬间变成了落寞。

    虽然他只把贾雨娇当成了内心深处某个身影的替代,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对这个女人是极其用心的,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替代,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在以前,他也曾经想过,不管贾雨娇心里深爱的男人是什么样子,他都有信心把她抢过来,可事到临头,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利和资格。

    人家有自己的幸福,他凭什么仅凭一己私欲就要让人家当情人?这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喜欢,甚至连朋友之谊都算不上。

    而且,不说别的,光是贾雨娇现在这种胆怯的样子,就能体会到她对那个男人有多么的思念,于情于理,萧晋都不能阻止什么。

    叹息一声,他转身走向男装衣柜,按照自己的尺码随便选了衣服和鞋子换上,站在房间中央等待贾雨娇出来。

    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二十五分钟,可是,当换衣间的门帘再次打开时,萧晋就知道,这二十五分钟太值了,就是二十五个小时,都值得等。

    严格来讲,贾雨娇的颜值只能说是中等偏上,莫说跟巫雁行那种极品比了,就是和董雅洁那种上等都有一定的差距。

    但是,她却拥有足以让巫雁行和董雅洁的相貌都黯淡无光的魔鬼式身材。

    丰胸、细腰、圆臀和一双超模级的修长美腿,无一不是刺激男人眼球和肾上腺髓质的完美要素,此时再穿上最能贴合女性身材的鱼尾裙,更是犹如波浪一般,将她身上每一处线条的优雅都放大了数倍。

    不知是认命了还是换衣服时做好了心理准备,贾雨娇的神情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挣扎,见萧晋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说话,便低头轻抚了一下腰身,说:“你的眼睛还挺毒的,挑的尺码居然正好合身。”

    萧晋咽了口唾沫,问:“你还想回酒店吗?”

    “嗯?”贾雨娇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你此时美丽的样子,如果你还想回酒店的话,我们立刻就走。”萧晋一本正经的说。

    贾雨娇沉默片刻,叹息一声,说:“刚刚在里面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很可笑,连是不是都还没有确定,就紧张成那个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还是去吧,是也好,不是也罢,都能了了这件心事,要是现在回去,说不定心事就会变成心病。”

    “好吧!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

    淡淡一笑,萧晋便转身走到配饰桌前挑选了一条钻石项链,并亲手帮她戴上,然后微微弯腰,用标准的译制片腔调说:“尊敬的女士,如果您允许我带您去往晚宴现场,我将感到万分荣幸。”

    “又开始作怪!”贾雨娇莞尔一笑,轻嗔着挽住他的臂弯,又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