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30章 我们不一样
    说起来,李善芳的品性还是蛮可爱的,精明与粗豪和谐的杂糅在一起,行事大气,魄力十足,还没有丝毫的傻气,有那么点儿大智若愚的感觉。

    最最关键的是,她没有故意扮蠢将自己的精明伪装起来,而是大大方方的表露出来,明白的告诉所有人:老娘是喜欢直来直去,可你们也甭把我当傻子,要是瞎b玩心眼儿,最后谁卖了谁还不一定呢!

    这是她的性格使然,也是谭家给她的底气,在省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她确实用不着对什么人忍辱负重或者委曲求全。

    萧晋很是羡慕。

    事情说开了,饭桌上的气氛便重新恢复了热烈,或许是因为萧晋选择的反击方式很对胃口,李善芳对他的态度更加热情了起来,勾肩搭背,抽烟划拳,荤段子满天飞,差点儿让萧晋忘记她的性别。

    一顿饭结束,众人走出包厢,下楼的时候,李善芳问:“兄弟,你也是华医,跟你们龙朔的名医巫雁行巫先生熟吗?”

    “熟呀!太熟了!”萧晋道,“她的雁行医馆里就有小弟的股份,另外,她儿子还是我的大徒弟呢!”

    “啥?”李善芳停住脚步,瞪大了眼问:“她、她的儿子拜你为师?学医?”

    萧晋挠挠头,微微不满道:“姐,不带你这么看不起兄弟的,我的医术就不能比她强吗?”

    这种事,随便派个人去雁行医馆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所以李善芳相信萧晋说的是真话,但就因为是真话,才更加的吃惊。

    再次仔细的上下打量一番萧晋,她啧啧赞叹道:“兄弟,你给姐的惊喜可是太多了呀!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有本事,你外甥要是有你一半的能耐,让姐天天吃斋念佛都行。”

    萧晋心中一动,就笑着说:“姐姐你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儿?就你这么彪悍的性子,外甥肯定从小就没少挨打,就算不优秀,也不至于让你这么头疼吧?!”

    “唉你不知道,一言难尽啊!”李善芳满是郁闷的叹了口气,“具体的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明天你有空吧?!来家里给老爷子看看身体,行不?”

    “瞧姐姐你说的,这有什么不行的?回头你把时间和地址发给我就成。”

    李善芳开心的笑了起来:“哎呀!早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牛b的弟弟,就不去求那个巫雁行了,奶奶的,看个病光排号就得排两个月,要不是好多省城领导都是她的客户,老娘早把她的医馆给砸了。”

    萧晋满头黑线:“呃幸亏你没砸,要不然,兄弟可就要讹上姐姐,赖到你家不走了。”

    李善芳哈哈大笑:“你这么一说,姐姐还真想去砸了,冲你的医术,姐养你一辈子都行!”

    出了酒楼大门,一辆黑色的奥迪8就停在正门口,那个叫小钺的姑娘已经打开了后门。

    跟萧晋他们告了别,李善芳刚刚坐进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就降下车窗,并从随身的手包里掏出一张金闪闪的卡片来,递给萧晋说:“对了,这是我家一座庄园的身份牌,今晚那里有一场晚宴,就是那个司钰州举办的,江州省内各地的名流富商大部分都请了。

    你们不妨过去看一看,说不定听名字没印象,见到人就认识了呢!”

    “哎呦!”萧晋接过卡片,略带歉意道,“姐,不会是小弟耽误你了吧?!”

    李善芳笑着摆摆手,说:“姐姐不喜欢西式那种端着酒杯到处溜达的宴会,跟特么跑堂的一个待遇,而且还没什么热食,无聊死了,哪里比得上咱们姐弟大口喝酒聊天打屁啊!

    行了,不聊了,外面齁冷的,有话明天再说,姐走了,你们也抓紧时间过去吧,这个点儿,估计晚宴已经开始了。”

    8拖着白色的尾烟扬长而去,萧晋手指夹着那张卡片,回头问房韦茹道:“我是不是也耽误你了?”

    房韦茹微笑:“我虽然说不出李太太那样豪爽热情的话来,但这顿饭确实吃的比去参加什么晚宴有意思多了,而且,现在过去,不也一样么?”

    萧晋耸耸肩,又看向贾雨娇:“去么?”

    贾雨娇眼中满是挣扎:“还还是算了吧!你之前喝了那么多白酒,早点回酒店休”

    “我就多余问你。”

    萧晋转身就朝停车的地方走去,贾雨娇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

    房韦茹知道庄园的地址,所以萧晋就开车跟在她的后面,走了约莫十分钟,他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女人,叹息一声,问:“你有故人姓司?”

    贾雨娇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不吭声。

    等了半天,正当萧晋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却又幽幽地开口:“他复姓司徒。”

    萧晋脸上闪过一丝苦涩,强笑道:“听见一个司字就让你这么魂不守舍,我现在开始有点儿觉得自己的姓氏一点都不酷了。”

    贾雨娇转脸望向窗外,目光却没有焦距。“你们很像,他也是一个特别淘气、喜欢恶作剧、像是永远都长不大一样的男人。”

    萧晋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口有些疼,深吸口气,很认真的说:“我们不像,一点都不像!”

    贾雨娇俏脸一白,转过来满是愧疚的看着他:“小猴子,对对不起!”

    萧晋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不知何时,天上开始往下飘雪,不大,一粒一粒的雨点般打在车窗上,却不像雨水那样滑落,只是黏在上面,被迎面的风拉出一条难看的湿痕。

    谭家的庄园到了,在出示了李善芳给的那张卡片之后,他们的车子就在接待员的恭送之下,驶进了挂有“谭公馆”字样的大门。

    “小猴子,”突然,贾雨娇抓住萧晋的前座椅背,颤声道,“我我有点不舒服,咱们还是回酒店吧!”

    萧晋不理她,在和房韦茹通过话让她先进去之后,便按照之前接待员的指引在主楼旁边的一扇侧门前停车,然后下车拉开后门,朝她伸出手,微笑着说:“来吧!咱们先进去给你挑一件美丽的晚礼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