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29章 过分的恶作剧

第929章 过分的恶作剧

 
    那姑娘二十出头的年纪,个子不高,约莫一百六十公分左右的样子,腿不长、臀不翘、欧派也不大,像是传说中豆蔻少女还没长开的带鱼身材,瘦,却给人一点都不弱的感觉齐耳的短发,笔直如刀削,一双剑眉微微上挑,硬生生将本该妩媚的细长丹凤眼变得锋利十足。

    如果只论颜值,这姑娘长得还算漂亮,只是气质实在是太独特了,萧晋根本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成长环境才能培养出如此怪异到诡异的女孩儿。

    钺,这个名字配她简直不能再合适,她就像一件随时都会跳起来杀人的兵器,一柄藏在刀鞘里依然锋芒毕露的刀!

    不由自主的,萧晋就开始琢磨:如果自己跟这姑娘性命相搏,活肯定能活下来,只是会付出多大的代价,那可就不好说了。

    “萧兄弟,”这时,李善芳终于结束了沉思,目光凝重且危险的盯着萧晋说,“你跟姐说实话,那家酒楼里真的有你的股份?”

    “真的!”萧晋还没开口,贾雨娇就出声道,“酒楼总投资额将近七百万,小猴……萧晋投了三百万,占比四成。”

    话是对李善芳说的,但她的眼睛却看着萧晋,显然这句话并不仅仅只是一句空话。

    李善芳瞥了她一眼,仍然问萧晋道:“她说的可是真的?”

    萧晋点头:“千真万确。”

    李善芳眯了眯眼,说:“兄弟,姐姐很喜欢你,也是真心的想跟你交好,所以你要清楚,一旦让我发现你欺骗了我,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萧晋微笑起来:“如果姐姐真的喜欢小弟,那你就可以相信小弟今后说过的每一句话,因为小弟从来都不会欺骗真心待自己的人。退一万步说,就算迫不得已骗了,也会将那句谎话变成真话。”

    不知李善芳有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潜台词,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兄弟,实不相瞒,那些在你家酒楼门口吓人的汉子,是我男人派过去的。”

    “啊?”萧晋露出惊讶的表情,“这……这是为啥呀?我跟雨娇姐什么时候得罪姐夫了吗?”

    “那倒没有,”李善芳说,“这个事儿吧,说起来很奇怪,它并不是我男人要为难你们,而是上面一个领导打的招呼,明确要求我们只需派人过去看着,还严令我们的人不准骚扰酒楼的工作人员以及食客。

    还有,领导给了五天的时限,五天后立刻把人撤走,什么都不管,也什么都不做,感觉就像是什么人在搞恶作剧一样。”

    这回,萧晋是真的惊讶了,看看贾雨娇,见她同样也是一脸茫然,眉头就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李善芳说的没错,情况确实像是什么人在开玩笑,可这个玩笑太过分了,饭店最重要的就是人气和口碑,试营业时没有人气,正式营业时自然就不会有口碑,再加上惹了**的名声,谁还敢来吃饭?到时候说不定要多花多少成本去宣传,才能挽回这五天的损失。

    沉吟片刻,萧晋问贾雨娇道:“你跟那位书记的事儿解决了吗?”

    “早就解决了,”贾雨娇毫不犹豫道,“那位书记对我的做法非常满意,相信他不会出尔反尔。而且,就算他变了卦,也不应该会用这种儿戏般的方式来对付我呀!”

    萧晋点点头,又问:“那别的人呢?你还得罪过这里的其它什么领导、或者领导的亲友吗?”

    贾雨娇摇摇头,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性子,见官矮半头,哪里敢得罪领导?”

    “也就是说,善芳姐所说的那位领导并不是幕后主使,而是受人之托。”萧晋分析道,“并且,那个人在省城的地位应该不低,起码在官府很吃得开,这样才能让一位四五品级的大员不顾自己的风评为他办事。

    不是官员,又能指使官员,这样的人物,在省城应该没有几个吧?!”

    听到这里,李善芳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亮,道:“说起这个,一个多月前,省城来了一位归国华侨,说要在省城建造一个大型的物流集散中心,总投资超过了百亿,省里的大小领导们都当他是财神爷一样,考察地段的时候都是副巡抚作陪。

    如果是他的话,要让省里的领导办这点小事,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

    贾雨娇呆了呆,茫然问道:“请问李女士,那位华侨叫什么名字?”

    “他的姓挺少见,姓司,叫司钰州。”

    贾雨娇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神色也充满了疑惑,似乎还隐隐夹杂着一丝痛苦。

    萧晋见状就问:“雨娇姐,你认识这个人吗?”

    贾雨娇沉默了一会儿,才摇头说:“我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认识吗?那可就奇怪了。”李善芳诧异道,“在这省城的一亩三分地上,除了那几位巡抚大人之外,还真没人能指使那位领导来做这种玩闹般的小事了。”

    萧晋深深的看着贾雨娇,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来。

    他相信贾雨娇是真的对那个名字没有印象,但他同时也感觉得到,这个女人还有话没有说出来。而贾雨娇也不知是沉浸在了自己思绪当中,还是单纯的心虚,始终都低垂着眼睑,不肯与他对视。

    片刻后,他摇摇头,转头面对李善芳说:“首先,不管怎样,都要感谢姐姐你告诉我们这些。其次,小弟想要向姐姐确认一下,既然那位领导严令不准骚扰酒楼员工和食客,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哪怕我们去骚扰姐夫派去的那些汉子,他们也不会还手或者反抗?”

    “哈哈!”李善芳一声大笑,用力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兄弟果然聪明,姐姐刚才跟你说了那么多,就是这个意思。他娘的!老娘生平最讨厌那些耍阴谋诡计的娘炮了,有能耐出来刀对刀、枪对枪,躲在背后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

    所以啊!兄弟你干脆也甭打听什么幕后主使了,他让人堵门,咱就把堵门的全都打走,看他还能使出什么招儿来。

    当然了,你姐夫的面子该给还是得给,回头下手的时候可得悠着点儿,要是敢出重手,姐姐可是饶不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