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25章 做人得厚道
    一听“房家”这两个字,贾雨娇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由于她和房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四处打听的时候根本就没能想起来,眼前这货可是能对房家予取予求的,而作为省城首富的房家,其消息的灵敏度肯定不是一般人可比。

    欣喜的站起身,她刚要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就变得犹豫起来,人也慢慢又坐了回去。

    “还是算了吧!找房家办事,他们肯定会趁机提出要求。现在的局面是你以身犯险且受伤才换来的,不能因为姐姐这点小事就有所损失。”

    “这怎么会是小事?”萧晋不由分说的将她拽起来,拉着就往房门处走,“在我这儿,姐姐你所有的事情都是大事。”

    贾雨娇心中感动,却也慌乱无比。

    “小猴……”

    啪!

    满月上传来的一声脆响打断了她要说的话,萧晋瞪眼蛮横道:“让你走你就乖乖的跟我走,哪儿那么多废话呀?再不听话,信不信我把你屁股抽成八瓣儿?”

    贾雨娇愣住了,虽说经常被这货占便宜吃豆腐,可被他这样训斥还是头一次,而且,满月上的疼痛也是那么的清晰,像是有无数根比汗毛还要细的小针在扎,又仿佛一群蚂蚁在拼命的往皮肤里钻。

    并不难过,只是有些痒,一直痒到了心里。

    于是,她的脸就红了。

    “诶?那啥,娇姐姐,你咋不使劲儿了?”这时,萧晋神色一变,笑容就猥琐起来,搓着手指贱兮兮的说,“我还想再抽几下呢,手感太棒了!”

    瞬间什么感觉都没了,只剩下哭笑不得。白这货一眼,贾雨娇便伸手在他腰间拧了一下,咬牙道:“臭猴子,几天没收拾你,要造反是吗?”

    萧晋嘻嘻一笑,便重新拉住她出了门。

    省城距离龙朔不远,跟天石县差不多,但因为高速路相对较直,比起通往天石县那条需要绕山和钻洞的高速来,用时要足足短上一个小时。

    进了省城城区,西方的天空已经开始被夕阳染红,萧晋根据贾雨娇的指引,在她来省城时常住的一家酒店门口停车,进去开了两间房,稍事洗漱,然后便坐在楼下的咖啡厅里等人。

    “小猴子,你跟姐说实话,”贾雨娇搅拌着咖啡,目光犀利,“房韦茹跟你发展到哪一步了?”

    萧晋翻个白眼:“姐,我这人在私生活方面确实有些不检点,可你也不能把我看成种马吧?!难道我就不能跟女人保持纯洁的朋友或者伙伴的关系么?”

    “跟女人,我相信你能。”贾雨娇撇嘴说,“但是跟漂亮女人,呵呵!”

    萧晋嘴角翘起,问:“你也是漂亮女人,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贾雨娇一滞,本能的想要垂下目光,临时又反应过来不对,便狠狠瞪他一眼,说:“是没事儿就能拧你耳朵的关系!”

    萧晋哈哈笑了起来。

    没多久,咖啡厅门口进来两个人,看模样像是一对母子,他抬手示意了一下,就又对贾雨娇说:“看见了没?我要是跟她有一腿的话,她怎么会带着儿子来赴会?”

    贾雨娇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口中却道:“谁知道呢?毕竟你的那条三寸不烂之舌很会忽悠人,人家儿子已经愿意承认你是便宜老爸了也说不定呀!”

    萧晋顿时满头黑线,吐槽道:“姐,做人得厚道,要积口德。”

    “叔,新年快乐!”房文哲先母亲一步跑了过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见到萧晋,他是真的非常开心。

    “嗯,新年好!”萧晋微笑着掏出一个红包,说,“大庭广众的,就不让你磕头了,收好这个,回头别让小鸾知道我给了你多少,因为那家伙的压岁钱被我给没收了。”

    “谢谢叔叔!”房文哲接过红包,又恭恭敬敬的冲贾雨娇弯腰道:“贾阿姨,新年好!”

    贾雨娇微微一怔,似乎没办法将眼前这个规矩知礼的少年跟印象里那个追求不成连女孩子都欺负的熊孩子结合在一起。

    “变化大吧?!这可都是我的功劳。”萧晋适时在一旁臭屁道。

    贾雨娇摇摇头,也从包里摸出一个红包递给房文哲,笑着说:“也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学业进步,身体健康。”

    正直春节期间,像她这种随时都可能有应酬的人,包里都是会装几个红包备用的,毕竟见了人家孩子再临时往外掏现金,总是不太好看。

    房文哲只见过贾雨娇一次,而且知道她是龙朔江湖的大姐大,自然不敢随便乱接她给的钱,眼珠子就瞄向了萧晋。

    “揣着吧!”萧晋拿过红包拍他手里,说,“十六七岁的大小伙子了,平时兜里得多备上些零花,别回头碰见了喜欢的姑娘却连顿饭都请不起。”

    房文哲嘻嘻傻笑,又冲贾雨娇弯腰说:“谢谢阿姨。”

    “谢谢贾总。”房韦茹早就到了,但见萧晋他们都在跟儿子说话,便没有出声,此时才对贾雨娇点头示意。

    “房总客气了,快坐吧!”贾雨娇说着,眼神就像刀子似的往萧晋的脸上剌。

    萧晋无奈一笑,就起身坐到了她的旁边,将对面的位置让给了房韦茹母子。

    “韦茹姐,这个年过的可还舒心?”等那娘俩儿落座点过饮品之后,他又问道。

    “还行吧!”因为有贾雨娇在场,房韦茹并不想过多的谈及自己的**,所以就模棱两可的回答说,“比以往热闹了,但也累了很多。”

    萧晋点点头,从身旁拎起一个纸袋,又从怀里掏出一枚黑的发亮的瓷**,一起放在桌子上说:“看你脸色确实憔悴了不少,我的礼物还真带对了。这两样,你挑一个吧!”

    房韦茹愣住,她从来都没见过送礼还让人家挑的,不过想想眼前这货一向都喜欢不按常理出牌,便也就释然了,正要开口,旁边房文哲却直接将那个瓷**拿到了她的面前。

    “妈,这两样都是玉颜金肌霜,那个袋子里的套装虽然式样更多,但却是流水线量产的货色,这个小**里可是萧叔亲手做的哦!我在囚龙村见过,沛芹婶婶她们用的都是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