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22章 马屁和礼物
    也不知是孔雅秀的出现起到了缓冲的作用,还是萧晋这记马屁拍到了点子上,陆翰学眼里的火焰稍稍弱了一些,哼了一声,坐回椅子里,讥刺道:“连使用权和共享这样的名词都整出来了,你还敢说不打算作奸犯科?”

    “这是我用词不当了,您多担待。”萧晋扯了几张纸巾,走到桌旁一边擦拭之前杯子里洒出来的水,一边说道,“我是个生意人,在华夏这个特殊的体制环境下,不可能不想方设法的亲近官员,毕竟就算我们再有钱,也不如有权。

    说句不好听的,别看我现在资产也上亿了,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也算大人物了,可若是一个权贵都不接交,您信不信下面县里卫生部门或者消防部门的一个小科长就能把我折腾的死去活来?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之所以保留住邓兴安的官位,说白了,也只不过是想在龙朔的地界儿找个靠山、弄把保护伞罢了。所谓的使用权,你完全可以理解成和那些和官员送礼的生意人目的一样,区别仅仅是他们送钱送物,而我选择了抓小辫子。

    另外,要说靠山,关系更亲近的陆叔叔您显然比邓兴安要合适的多,但是,您太有原则性了,我做事稍微激进一点,您就发这么大的火,可以想见,以后我的生意您并不一定会全力支持,所以嘿嘿,您应该能理解的吧?!”

    听完这样的解释,陆翰学的火气就消了大半,尽管心里对于萧晋玩弄官员的行为还是很不舒服,但至少相信了他所说的话。

    指指墙上那四个字,他严厉道:“上次我送你的这四个字,你是不是出门就丢了?哼!别把什么责任都往体制上推,老子不是那种一被忽悠就浑身热血的愤青。

    华夏虽然各种各样的问题很多,但有句话老话说得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只要你行事光明正大,我自然就是你最强有力的后盾,别说什么小科长,就是省里的领导要办你,老子也敢跟他怼!知道吗?”

    “知道知道。”萧晋点头如鸡吃米,然后又故意撇了撇嘴,说:“陆叔叔,您这话虽然说得很有道理,可拿来忽悠小子,是不是有点欺负人啊?

    像您这么正直无私的官员,明明但凡是个行事光明正大的商人,您都会做他们的坚强后盾,偏偏说的像是只对我有所关照一样,画饼也不带您这样画的呀!”

    这话看似埋怨,实际上每一个字都是在拍马屁,跟“领导您怎么可以这么不顾自己的身体”有异曲同工之妙,用来恭维正直、或者自认为正直的官员再合适不过了。

    当官的都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哪有什么真正的铁面无私两袖清风?不祸害百姓就算难得的好官了。

    陆翰学是个好官,所以,听到萧晋这样隐蔽又充满小心思的马屁,心里最后那点儿不舒服就彻底的消散无踪,摇摇头,指着他笑骂道:“你小子,真真是滑头一个。”

    萧晋嘿嘿一笑,适时掏出拿来的那个盒子摆在陆翰学面前,说:“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上次在这儿给您研墨,发现您的砚台有些年头了,所以我就趁着有朋友去京城,给您淘换来了一方老坑洮砚,您瞅瞅,可还合心?”

    陆翰学虽说算不上书法大家,但也是个书画爱好者,自然听说过华夏四大名砚之一的洮砚,更何况萧晋还说是老坑洮砚,那就更加的稀有和珍贵了。

    打开木盒,只见盒底露出一方圆饼形状的砚台,颜色碧绿,分上下两层,上面雕刻有精美繁复的环形花纹,中心有个小小的凸起把手,就像是古时候的铜镜一样,甚是雅致。

    “我那个朋友回来跟我说,”这时,萧晋又开口道,“这方铜镜砚有个名字,叫得失鉴,取自新唐书魏征列传里李世民的一句话,至于是什么,您肯定知道,小子就不多嘴了。”

    只一眼,陆翰学就喜欢上了这方洮砚,但他知道,以现在的老坑洮砚市场行情而言,哪怕是新砚,价格也都要数万元,而萧晋送来的这方明显已经有些年头了,说是古董都不为过,那价钱,可就不好说了。

    不动声色的将木盒盖上,他斜乜萧晋一眼,问:“花了多少钱?”

    萧晋一脸心虚:“没、没多少。”

    “说具体数字,而且得说实话!”

    “您管多少钱干嘛?给您您就用呗!”

    陆翰学不说话了,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没办法,他只好乖乖回答:“这砚台是辫子狗朝末民国初的物件儿,不值什么钱,还不到二十万呢!”

    饶是陆翰学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还是被“二十万”这个数字给惊的不轻,眉毛一挑就要开口,却听萧晋又道:“不过,您可千万别在意这个,我是您的晚辈,过年送点东西到家里再正常不过了,而且,我又不求您办事,对您的职业操守完全没有影响的。”

    陆翰学沉默片刻,又问:“我要是坚持不收,你会怎么做?”

    萧晋想都不想就道:“我会去找孔阿姨告状,说您不待见我。”

    陆翰学一呆,随即就是一阵哭笑不得,捧着木盒站起身,走到墙边的保险柜前,打开放进去,然后说:“臭小子,下次要是再送文房四宝,就送新的,这整来一个古董,你让我是用?还是不用啊?”

    “用呗!”萧晋无所谓道,“也就十几万的东西嘛!不说别的,小柔有个屎黄色的包包,您见过吧?!那玩意儿就小三十万呢,她不也照样挎着出门?”

    陆翰学闻言,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训道:“这是钱的事情吗?古董是什么?那是先人给我们留下来的文化遗产,它们所承载的历史和价值,是区区一点钱财就可以相提并论的么?

    另外,你回去就跟小柔说,不准她再背那么奢侈的东西招摇过市,老子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但也架不住众口铄金,积毁销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