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19章 算你有孝心
    “他们确实该死,但是,就像你说的,那毕竟是小纯的亲生父母。”来到病房门前,萧晋握住门把手,叹息着说,“我们不经她同意就断掉她和父母的羁绊,已经很过分了,如果手上再沾染她至亲的鲜血,在今后的日子里,我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了。”

    董雅洁闻言沉默一会儿,也叹了口气,说:“算了,远远的将他们打发了,只要别再来打扰小纯安静幸福的生活就可以了。”

    病房里,宋小纯正在喝苏巧沁喂到嘴边的肉粥,看到萧晋和董雅洁进来,立刻就甜甜的叫到:“师父早上好!雅洁阿姨新年好!”

    “嗯,小纯真乖!”董雅洁走到床边,从手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塞到小丫头怀里,宠溺的说,“收好了,千万别被你师父骗走,知道吗?”

    “骗?”宋小纯茫然的眨眨眼,“压岁钱不就是应该交给师父保管的吗?”

    董雅洁立马扭头去看萧晋,满脸的鄙夷。

    “呵呵,那啥”萧晋讪讪的挠挠头,解释道,“小纯现在每天都住在医院里,也没花钱的地方,我先帮她收着,等她出院后再给她嘛!”

    “你敢不给试试!”威胁了一句,董雅洁又对宋小纯说:“记住自己的压岁钱一共有多少,回头出了院就管他要,少一分就给阿姨打电话,阿姨会帮你收拾他的。”

    宋小纯眉头皱在了一块儿,犹豫道:“谢谢阿姨!可是可是师父要花我的钱,我是愿意的呀!”

    这话说的董雅洁一阵心酸,忍不住将小丫头抱在怀里,亲亲她光溜溜的头顶,然后看着苏巧沁手里的粥碗说:“苏女士,剩下的让我来喂吧!”

    中午,萧晋离开医院到据点别墅接上陆熙柔,然后驱车驶往衙门大院。

    快到地方的时候,陆熙柔见他只是一个劲儿的往前开,就忍不住出声道:“这大过年的,你打算空着手去我家?”

    萧晋就笑:“陆大小姐,慎言,你这已经无限接近于替你爸索贿了,大过年的就这么坑爹,不太合适吧?!”

    “去你的!”女孩儿推了他一把,认真道:“我没跟你开玩笑,我妈可是把你当成我的男朋友了,之前给她打电话,还说一大早就去市场采购,怕你吃不惯南方菜,特地买的都是北方菜常见的食材,而且还要撇开保姆亲自下厨,你这么空着手,好意思吗?”

    “这样岂不是正好?”萧晋一脸无所谓的说,“我这么无礼,你妈肯定会讨厌我,兵不血刃的就解决掉这个大难题,我”

    “兵你妹!刃你妹!”陆熙柔气急,用力捶了他两下,视线往窗外一溜,就大声道:“靠边停车,你给我麻溜的去那家超市里买两**好酒,再买一盒玉颜金肌套装,我妈惦记很久了,一直嫌贵,不舍得买。”

    萧晋踩油门的脚丝毫不动,只是问:“你认真的?”

    陆熙柔不说话,他扭脸一瞧,见她眼睛里竟然都开始泛起雾气,就默叹口气,说:“安啦!我的产业都在龙朔境内,过年来你家吃饭,怎么可能不趁机好好巴结一下本地的大老爷?

    东西早就准备好了,要是连这种事都要指望你提醒,小爷儿还混个屁?趁早回家抱着媳妇儿生娃去得了。”

    “真的?”陆熙柔一眨眼,所有的雾气就都消散无踪,开心的问:“你都准备了什么?”

    知道又上了这姑娘的当,萧晋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卖关子,回答说:“给你妈的自然就是玉颜金肌套装,给你爸的,是我托秋语儿从京城买来的一块古董老坑洮砚,两件礼物加在一起的价值超过了三十万,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上纲上线起来,可真够你爸喝一壶的。”

    陆熙柔满意的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不错不错,算你有孝心,本小姐原谅你之前的淘气了。”

    萧晋余光瞥瞥笑的像花儿一样的姑娘,脑仁儿就习惯性的疼了起来。

    估计大院的门卫早就接到了通知,所以非常干脆的就放了行,他的车刚刚在二号院前停好,院门就被打开,陆熙柔的母亲、龙朔的一把手夫人孔雅秀笑眯眯的站在门里,眉眼间都是毫不掩饰的开心。

    “妈。”

    陆熙柔叫了一声跑过去,却换来母亲的一顿嗔怪:“多大的人了,还蹦蹦跳跳的,没一点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萧晋从后备箱拿出东西,快步走上前说:“阿姨,怎么能劳驾您出来迎接呢?刚才吓得我都不敢下车了。”

    “说什么呢你?”孔雅秀还没出声,陆熙柔就抢着开口道:“我妈是在接我,你是跟着我沾光的,懂吗?”

    “臭丫头怎么说话呐!”孔雅秀宠溺的在女孩儿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就对萧晋笑道:“小萧啊,你别听小柔瞎说,都是一家人,别这么客气,你看看你,就是回家吃顿便饭,还带东西做什么?”

    每听孔雅秀提一个“家”字,萧晋的心脏就会狠狠的跳动一下,等她说完,郁闷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却不得不硬挤出一个笑容道:“应该的,年前就听小柔说阿姨您很喜欢我做的这点小玩意儿,但是一直都没时间,现在总算有了空闲,要是再不给您送来的话,小柔肯定不会轻饶了我。”

    没有父母不喜欢听自家的孩子在一段感情中处于主导地位,孔雅秀的脸顿时就笑开了花:“好好,你能有这份心,阿姨就高兴,别在这儿站着了,怪冷的,赶紧进屋吧!”

    到了屋里,没见到陆翰学,萧晋就问:“阿姨,陆叔叔还没有下班吗?”

    “他早回来了,这会儿正在书房里呢,你直接过去就行。”

    萧晋点点头,将玉颜金肌套装留在客厅,单拎着那方洮砚来到书房门前敲了敲,听见里面陆翰学的准许,才推门走了进去。

    陆翰学正在书桌前写着什么,见他进来,就示意了一下沙发,淡淡说道:“自己先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