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17章 该死就让他去死

第917章 该死就让他去死

 
    “可你们是纪律部队呀!”萧晋摊开手,依然不解道,“而且职业性质又可以接触到许多机密,不是应该限制更多么?毕竟,人的爱好就是弱点,国安的领导就不怕你们经受不住诱惑而叛变吗?”

    裴子衿愣住,神情充满了疑惑,似乎没想到萧晋会问出这种问题来。“我以为你是在没话找话的跟我闲聊,现在看来,你好像心很乱啊!”

    萧晋低头喝酒:“何以见得?”

    “严格的纪律和限制这种东西,只有施加在一个群体身上时才会起作用,因为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即便内心再不情愿,也会不自觉的和周围的人保持一致。”

    裴子衿说,“如果抛开环境,只针对单独的个体,那么,人体内的反抗因子就会出现,限制越多,效果就越可能适得其反。因此,军队这种集体性质的地方需要铁一般的纪律,而我们需要的,则是信仰。

    这种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以你的智慧不可能想不出来,除非你的心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萧晋摇头苦笑:“被人一眼看透的感觉,果然很不爽。”

    “怎么?你不喜欢善解人意的女人?”裴子衿开了句玩笑。

    “喜欢呀!可是我不敢喜欢你。”

    裴子衿眉毛挑起:“为什么?”

    “因为你可能不会喜欢上我,就算喜欢了,也不会是最喜欢。”

    裴子衿微笑:“你太贪心了。”

    萧晋耸耸肩:“如果我不贪心,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了。”

    “这么说,让你心乱的是女人喽!”裴子衿起身给自己加了块冰,口气随意。

    “不全是。”

    顿了顿,萧晋又接着道:“确切的说,她们只是一个由头,我好像从春节一过,心里就有点不稳,却又想不出是因为什么。”

    “看来,今年对你而言一定至关重要。”

    “是啊!”萧晋叹息一声,靠在沙发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说:“去年我铺好了所有该铺的路,也搬走了所有该搬走的石头,一切都将要正式开始,未来我的这座大楼能盖多高,就全看今年这个地基打的有多牢固了。”

    裴子衿歪头深深看了他一会儿,道:“说实话,我始终都不觉得你是个事业型的男人。”

    萧晋眼中光芒一闪,笑问:“那我应该是什么?”

    “花花公子,纨绔,享乐主义者,不知所谓的理想派,或者”说着,裴子衿前倾身子,笑的意味深长,“或者,图谋甚大的阴谋家。”

    萧晋哈哈大笑:“也就是说,我在你眼里,要么是个废物,要么就是个坏蛋,对吗?”

    裴子衿摇头:“阴谋家不一定就是坏人,我是唯结果论者,只要最终结局是好的,那你就算好人。”

    萧晋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放下酒杯,正色问道:“邓睿明的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

    “所有的审讯和证据搜集工作已经基本完成,”裴子衿回答说,“初七年假正式结束之后,我和市刑警队就会将所有的东西都移交给检察院,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半年,案子应该就能审理完结。”

    “邓睿明被判死刑的机率有多大?”

    “除非有京城司法部门的大领导发话,或者负责审判的法官是位坚定且能顶住任何压力的圣人,否则,他的死刑基本就是板上钉钉了。”

    萧晋有些意外:“你是说,如果绝对公平公正的话,邓睿明还罪不至死?”

    裴子衿摇摇头:“毕竟买陈蕾回来的是他的舅舅,陈蕾的死也属于误杀,找人冒名顶替更是房韦素一手包办,而且,他对你的绑架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罪责很重,但确实还不至死,即便严判,也就是十五到二十年,撑死无期。”

    萧晋哑然失笑:“仔细想想,邓睿明也挺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裴子衿毫不犹豫的说,“公平公正只是法治社会的一个标准,或者说是一个愿景,只要这个世界还是由拥有**和私心的人类来统治,那它就不可能会实现,所以,在我看来,邓睿明该死,那让他去死就不会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毕竟,我利用职权来伸张正义,总比那些利用职权满足私欲的人要强得多。”

    “我现在突然想试着去喜欢你了,”萧晋微笑说,“因为咱们两个真的很像,尤其是在破坏规则这方面,都属于统治者最不喜欢、最容易被领导们归入危险人士群体的那一类。”

    “还是省省吧,别费那个心思了,我有我的信仰来约束行为,而你却只靠飘忽不定的道德,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可以想见,一开始相处时候会充满了愉悦与和谐,但最终肯定要分道扬镳,甚至背道而驰。

    到那时,我们之间恐怕连偶尔上上床的朋友关系都没办法继续维持下去。”

    说完,裴子衿饮尽自己杯中的酒液,起身伸了个懒腰。线条虽不怎么婀娜,却充满了张力,让萧晋本能的就想起了腰部被夹疼的感觉。

    目光追随着女人走进卧室的背影,他一边欣赏穿衣镜中裴子衿换衣服的动作,一边饶有兴趣的问:“我是不是可以把你这句话理解为:你对于我们目前之间的关系很满意,且想要长期的维持下去?”

    裴子衿知道他在看着自己,神情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褪去家居服之后,就那么只穿着一套简单内衣走到衣柜前,开始翻找待会儿想穿的衣服。

    “你的理解没有错误,我确实是那么想的,所以,你最好别乱动歪心思,感情什么的,对你我来说,除了煞风景之外,没有丝毫作用。”

    “好吧!”或许是觉得从镜子里看不过瘾,萧晋端着酒杯来到卧室门口,斜倚着门框又问:“沙夏的案子呢?你又打算怎么解决?”

    裴子衿系衬衫扣子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有条不紊的扣了起来。“调查报告已经交上去了,结论是人已潜逃,暂时无力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