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16章 特工也是人
    魏天豹当然不会甘心,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甚至想将当年害他家破人亡的所有人都亲手送进地狱。

    所以,在沉默良久之后,他重新站起来,再次向萧晋深深鞠了一躬,说:“老板,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只能向你保证,从今往后,上刀山,下火海,我魏天豹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人!”

    萧晋呵呵笑了起来,摆手道:“不用说的那么严重,如果你觉得我这个人还不错的话,以后咱们就当朋友处好了。”

    “这是我的呃,光荣。”

    “是荣幸,算了,这个不重要。”萧晋哈哈一笑,又正色道:“根据资料显示,这两个人现在都还活着,而且身体也没啥大毛病,暂时不用担心他们会突然挂掉,所以,你先压一压自己的火,等下面的人把事情完全调查清楚了,再一起找他们报仇也不迟。”

    魏天豹用力点头:“我听您的。”

    “另外还有,”萧晋又道,“关于你的报仇方式问题,回头咱们也得好好筹划一下,不能就这么莽撞的跑过去杀人,一下子出了那么多件命案,没人能帮你压下去,毕竟,令尊令堂要是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你为了给他们报仇而搭上自己一辈子。”

    魏天豹抿了抿唇,低头说:“对不起老板,这个仇,我必须得报!”

    “没说不让你报。”萧晋说,“只不过,报仇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杀人恰恰是其中最愚蠢的一种。

    你想一下,那些人害死了你的父亲,也间接导致了你母亲去世,给你的童年和人生带来了那么多的挫折和痛苦,而你却一刀子就把他们给解决了,或许他们连疼痛都感受不了多少,这岂不是太便宜了?”

    魏天豹怔住,不解的问:“那我应该怎么做?”

    “具体怎么做,需要慢慢地想,不过”萧晋嘴角翘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有一点你要清楚,让仇人的余生都生活在痛苦、折磨和深深的悔恨当中,远比直接弄死他们要来的畅快许多。

    打个比方说,现在有一个仇人在你面前,给你两把刀,一把锋利至极,一把连锋刃都还没开,你选择哪个?”

    魏天豹下意识的就要选择锋利的那个,刚要开口,忽然反应过来,眼睛就慢慢的睁大了。

    “明白了?”萧晋见状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钝刀子割肉虽然不爽利,但绝对比利刃要痛快的多。你放心,我既然会把调查结果给你,就做好了帮你完成心愿的准备,安心养伤吧!其他的,等事情都清楚之后再说也不迟。”

    言罢,他就向房门走去,魏天豹起身再次弯下腰去:“老板!从现在开始,您就是我魏天豹的大恩人!”

    萧晋朝身后摆了摆手,什么都没说。

    离开魏天豹的房间,他没有再去找陆熙柔,而是径直出了别墅。坐进车里,点燃一支烟,他转头望向别墅二楼的窗户,想象着此时魏天豹对着两个仇人咬牙切齿的模样,面无表情。

    陆熙柔调查能力很出色,所谓谋害魏天豹父亲的“主谋”自然也已经查了出来,但是,对于向魏天豹隐瞒这件事,萧晋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因为,他的目的不单单是要收获一个忠诚的手下,也想适当的疏解一下魏天豹心中的仇恨,让他不至于被复仇的火焰烧死。

    如果今天直接就将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拿出来,那此时此刻,魏天豹百分百已经离开了,绝对不会有耐心坐在那里听他的分析,更不可能冷静的思考该怎么报仇。

    若只是一两条人命的事儿,他做点手脚,或许还能保住魏天豹,可根据调查结果显示,当年那件事牵扯到的主要人物足足有六个人。

    六个人就是六户人家,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六户人家的总人口绝对超过了三十人,一旦魏天豹杀出了凶性,收不住手犯下惊天大案,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可能保得住他。

    因此,为了避免他就这么毁掉自己,一点一点的让他慢慢接触到当年的真相是非常有必要的。毕竟,仇恨就那么多,每冷静一次,就能稍减一分,虽然不可能消失,但小火慢慢的烧,总是强过大火焚身的。

    一支烟抽完,萧晋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还在龙朔吗?”

    半个小时后,他就坐在了龙朔市局附近那家酒店十层的一间套房内,手里端着一个盛有金黄色酒液的玻璃杯,一边轻轻晃动着里面的冰块,一边看着对面的女人说:“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喝威士忌这件事,我就不问了。

    但是,我很好奇,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顶级货色?以你的级别,就算薪水再高,应该也负担不起这种动辄几万美金一**的好酒吧?!”

    住在市局附近的女人,自然只有裴子衿,此时的她身穿一套宽松舒适的棉质家居服,慵懒的窝在沙发里,眼中时而有光芒闪过,像一只正在晒太阳、同时又很危险的猫科动物。

    “今天你是专门到我面前来卖蠢、好让我后悔招你加入国安的么?”红唇轻抿一口酒液,她淡淡的说,“别忘了,我的亲弟弟可是差点就娶了董家大小姐的,你觉得我像是一个只靠薪水活着的人么?”

    萧晋闻言一怔,这才想起裴家也是军方高干家庭,财富势力只比董家低一点而已,弄点好酒什么的,易如反掌。

    拍了下额头,他笑着说:“抱歉!你之前给我的感觉让我完全忘记了你还是一位大家小姐。说实话,即便是这会儿,我也觉得你应该只靠着薪水生活才对,一想到你一边为国为民,一边又骄奢淫逸,脑子里你那种可敬可爱的国家卫士人设就会瞬间崩塌,违和感爆棚。”

    裴子衿轻笑一声:“那是你的偏见,或者说,你被电视里那种主旋律的影视作品给洗脑了,特工也是人,不是出家的和尚,也有七情六欲,凭什么不能骄奢淫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