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13章 人心的肮脏没有极限

第913章 人心的肮脏没有极限

 
    所谓水刑,常看电影的人基本都知道,就是让一个人头低脚高的躺下,然后在他的脸上盖一条湿毛巾,接着再往上面浇水。

    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多么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方,但只有承受过的人才知道,那种肺部空气被一点点的压缩出去,吸气只能吸到水的溺水般感觉,绝对生不如死。

    因此,陆熙柔的选择没错,只要操作得当,水刑确实不会死人、不会留下伤疤,时间把握好了,也不会因缺氧留下什么脑损伤,同时还能让宋小纯的父母品尝到最极致的痛苦。

    瞥一眼那对似乎已经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的夫妻,萧晋走到陆熙柔面前,看看她手里那碗红油油的泡面,就苦笑道:“姑娘,虽然放飞自我不是坏事,可你这放的是不是也太过了点儿?我要是同意给他们留下伤疤和残疾,你是不是还会弄个火盆过来烧烤啊?”

    “咦?你怎么知道?”陆熙柔清纯的一塌糊涂的脸上满是惊喜,“昨天在这儿吃火锅的时候,我还因为这个骂过你呢,不信你问鲛。”

    萧晋无语的摇摇头,抢过她手里的泡面丢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用不容置疑的口气道:“马上回你自己的房间,好好冲个热水澡,然后老实的在那儿等着。”

    陆熙柔猛地后退一步,小脸粉红,捂着胸口瞪眼道:“你……你想干嘛?我可警告你,姑奶奶宁死不屈!”

    “那老子就先杀后!”抬手用力敲了这越来越无厘头的姑娘脑袋一下,萧晋没好气道,“那么好的貂皮大衣,你居然在这种阴暗潮湿的环境里穿,以后再也不送你东西了,赶紧出去!”

    “地下室没有暖气,人家冷嘛!”陆熙柔嘟囔了一句,见萧晋已经开始眯眼了,慌忙一溜烟就跑上了楼。

    叹息一声,萧晋又回头问贺兰鲛:“不是说小纯还有个弟弟么?谁看着呢?”

    “他们卖了。”贺兰鲛道。

    “啥?”萧晋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卖了?”

    “他们把孩子给卖了。”

    萧晋怔住,继而勃然大怒,摸出两枚银针,冲到宋小纯的父母面前,毫不犹豫的刺入他们身上的两处大穴。

    夫妻俩陡然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身体仿佛也恢复了力气,剧烈的挣扎扭动起来。

    萧晋脸色铁青,目光阴冷的注视着他们,直到两人的惨叫慢慢低了下来,才拔出银针,厌恶的丢到一边。

    “饶……饶命……”宋小纯的父亲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哭着哀求道,“老板,大哥,我们没钱,真……真的没钱啊……”

    “你们把孩子卖到了哪儿?”萧晋沉声问。

    “不、不知道……”

    萧晋飞起一脚就将男人踹的在地上滑出老远,视线往宋小纯母亲的脸上一转,这妇人就剧烈的颤抖起来。

    “老板饶命,买孩子的人是个贩子,我们真的不……不知道孩子被卖到了什么地方啊!”

    一个母亲,在提起自己被卖掉的孩子时,口气中居然没有一点忏悔之意,明显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不,这世上任何一种生物都比他们高尚。

    萧晋强忍住杀人的冲动,咬着牙又问:“卖了多少钱?”

    “一、一万八,不过我们已经花完了,真的,我们身上真的没钱了啊!”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萧晋根本不会相信,不到两万块钱就可以购买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从他的亲生母亲手里买到。

    深吸口气,他用仿佛带着冰碴子一般的声音说:“我叫萧晋,抓你们过来不是为了你们用丧尽天良所换来的那点钱,而是因为医院里还有个可爱的孩子在痴痴的等待着她的父母。

    说实话,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们这两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但是,我想做那个孩子的父亲,不能让她伤心,所以,如果你们不想再继续受罪,该做什么,就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不用不用!”妇人用力摇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跟小纯再没有一点关系,她是你的了,不要钱……”

    “放屁!”

    萧晋一声大吼,目呲欲裂,再忍不住,抬脚就重重的踩在这妇人的一只手上。

    妇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哀嚎,然后白眼一翻,昏了过去,而她的那只手,则已经血肉模糊,没有了复原的可能。

    萧晋呼吸粗重,双目赤红,紧握的拳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

    “鲛,在见到这两个垃圾之前,你能想象得到人心可以肮脏丑陋到这种地步么?”

    贺兰鲛沉默片刻,说:“我现在觉得薛良骥死的很冤。”

    萧晋笑了一声,转过身:“没想到,你这个活死人一样的家伙居然也会说冷笑话。”

    贺兰鲛抿抿薄唇,看着宋小纯的母亲问:“她的手,该怎么向小纯解释?”

    萧晋一呆,接着长叹口气,一边向楼梯走去,一边说道:“给她随便治疗包扎一下,然后让她自己想理由,其他的还按照我们的计划走,现在我是多看他们一眼就恶心,再待下去,说不定下一分钟就会忍不住宰了他们。”

    出了地下室,他径直来到三楼陆熙柔的房门外,试着拧了下把手,门开了,便抬步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有水流和隐隐的歌声传出来,显然女孩儿还在洗澡,他没有出声,直接走到床边躺下,疲惫的闭上了眼。

    不知过了多久,卫生间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床垫微微一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便飘进了萧晋的鼻孔。

    他睁开眼,就见陆熙柔已经侧卧在他的身旁,一只手托着腮看他。

    视线下移,女孩儿身上只过了一条浴巾,露出来的皮肤泛着微微的粉红色,一如记忆中那样细腻白皙。

    “知道我为什么会一边欣赏那对夫妻受苦一边吃东西的原因了?”陆熙柔调皮的在他耳边吹着热气问。

    “你比我强!”萧晋苦笑,“至少我看着他们是肯定吃不下饭的。”

    “没办法啊!”陆熙柔把脸枕在他的肩膀上,口气不满地说,“你不让在他们身上留伤疤,人家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只能在精神上折磨折磨他们过一点瘾喽!”

    “呃……那什么,有个事儿我说了你别生气,我没忍住……把那女的给打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