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12章 水刑
    “龙哥,那人是谁啊?你的兄弟我都见过,怎么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萧晋离开后,颜曼珺坐到顾龙身边,抽着烟问。

    “他叫萧晋,是我在青山镇时结交的兄弟,也是我最好的兄弟。”顾龙回答道。

    “最好的兄弟?”颜曼珺挑挑秀眉,随即就撇起了嘴,嘲讽道:“这大过年的,居然好意思只带来一塑料袋包子,就算人工贵一点,满打满算五十块钱顶天了吧?!亏你准备的红包都是一万一个的,依我看,恐怕只有你觉得你们是最好的兄弟。”

    顾龙闻言眉头一皱,再望向颜曼珺的目光就变得冰冷起来。

    颜曼珺心里一咯噔,忙敛起表情,怯怯道:“对不起龙哥,我……我就是为你感到不值。”

    顾龙冷哼一声,点燃一支烟,说:“你是夜总会的妈妈桑,每天迎来送往的,就算见识没长进,眼光也总该比普通人好一点吧?!我兄弟拿的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可他穿的衣服、戴的手表,有哪一样像是便宜货?

    颜曼珺,你势利眼,那是你的事情,老子懒得管教你,但是,你最好在心里牢牢的记住,上了老子的床,不代表你就有资格去评判老子的兄弟,懂吗?”

    颜曼珺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好一会儿才咬着下唇不服气道:“既然他是有钱人,却送你这么廉价的东西,不正说明了他没资格当你的兄弟吗?”

    “你特么真是头发长见识短!”顾龙骂了一句,起身道:“好好回忆一下,刚才我问他中午有没有吃饭,他回答的是什么?”

    说完,他便进卧室穿衣服去了。颜曼珺愣愣的回想片刻,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惊呼道:“马建新!他……他刚刚是在马书记家里吃的饭?”

    “想明白了么?”顾龙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他叫萧晋!独自一人从山里出来闯荡,短短几个月就挣下上亿的家业,跟县太爷称兄道弟,还顺带手的扳倒了前书记段学民。

    平易风险是他的,老子手下的房地产公司也是他的,就连楼下停的那辆路虎都是他送的,你别看老子在天石县那么威风,要没那层兄弟情义在,老子就是个给人家打工的,知道吗?

    还有,你以为老子这么快就成了天石县最大的大哥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公安局长边成业为了拍他马屁?

    说白了,老子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给的,这大过年的,人家先登我的门,还带来了婆娘亲手做的吃食,这要是还不算是最好的兄弟,那什么才算?”

    说话间,他已经穿好衣服重新走出来,居高临下的站在已经小脸煞白的颜曼珺面前,冷冷又道:“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以后,想不明白的事情可以问,要是再敢随意对我身边的人冷嘲热讽,这套房子,你就永远都不要再进来了。”

    萧晋不知道顾龙因为他正在训斥自己女人,到了鸿天大饭店接上辛冰和苏巧沁她们,便离开天石县向龙朔驶去。

    将苏巧沁和宋小纯送回医院,又把辛冰和罗小萌送回家,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往贺兰鲛和陆熙柔他们所在的秘密据点。

    路上,他接了一个电话,是夏愔愔打来的。

    “哪天有时间?我爸要请你吃饭。”女孩儿开门见山道。

    萧晋挑挑眉,说:“怎么是你通知我?我记得以前你爸找我,都是直接给我打电话的。”

    “你什么意思?”夏愔愔的声音一下子就提高了八度,“我的声音就让你那么讨厌?”

    萧晋笑了笑:“别这么容易就炸毛,我只是奇怪你父亲这次为什么没有直接找我。”

    “我不知道,回头等你们见了面再问他好了。”

    夏愔愔的态度很是冷漠,这让萧晋有点意外,也有些轻松。毕竟,这怎么都比被那姑娘热情的追求强。

    “好吧!我明后两天都会在龙朔,你父亲定好时间通知我一声就好。”

    “那就这样。”

    说完,夏愔愔就挂了电话。

    萧晋苦笑着摇摇头,继续向前驶去。

    来到别墅,郝景龙和胖子都在,他就诧异地问:“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大过年的,怎么不多陪老人家几天?”

    “奶奶在疗养院,吃得好睡得好,”郝景龙说,“我跟胖子俩大老爷们儿总在那里待着也不大合适,反正家里也没什么人,还不如在这里住的舒服呢!”

    “是啊是啊!”胖子点头附和道,“这里的电脑设备都是最顶级的,让我在这儿住一辈子不出门都行。”

    “还住一辈子,你看你胖的那个样子,多重了?有二百五了吧?!”

    萧晋话音刚落,郝景龙就笑出了声来,胖子也是一脸尴尬的讪笑。

    “不用说了,正好二百五,对不对?”萧晋笑着摇摇头,摆手道,“行了,只要你们自己无所谓,我也懒得管你们。车上有你们老板娘做的一些吃食,自己去拿,量不少,放冰箱里够你们吃几天的,别总吃泡面。”

    “哎!谢谢老板!”

    两人开心的跑出去拿东西了,萧晋则推开客厅通往厨房间的一扇小门,向下走去。

    这栋别墅自带地下室,用来做点见不得光的事情,再合适不过了。

    “哎呀!大老板终于来了,快过来看看,对我的作品还满意么?”

    刚走到楼梯一半,地下室里就响起了陆熙柔的声音,萧晋弯腰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就见女孩儿裹着貂皮大衣,像只毛茸茸的胖狐狸似的,手里还捧着一碗泡面,满脸都是“快来夸我”的得意神色。

    而就在她身前不远处的墙边有一大片水渍,水渍中则倒卧了两个人。

    那两人是一男一女,浑身都湿漉漉的,在这没有暖气的地下室里冻的身子蜷缩,瑟瑟发抖。

    不用问,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宋小纯那对没良心的父母了。

    贺兰鲛迎上去,喊了声:“老板。”

    “怎么收拾他们的?”萧晋问。

    “你不让留伤疤,不让弄残废,不让整死,还得往死里收拾,”不等贺兰鲛回答,陆熙柔就大声道,“除了臭名昭著的水刑,我想不出别的招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