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902章 柳树不是花
    “说的太好了,二丫,你真聪明!”兴奋的捏捏小萝莉的鼻尖,萧晋说道,“随心所欲是我们人类追寻自由的天性,可自由不能无序。

    你可以无视社会上所有主流价值观的规则约束,但是,你不能欺骗自己的心,问心有愧并不能让你获得真正的自由,反而会在你的灵魂上套上一副枷锁,一生都摆脱不掉,你永远都将活在良知谴责的牢笼之中。”

    这话说的,宋小纯和梁小月虽然依然不是很懂,但却觉得自家师父和爹爹好厉害,看他的眼睛里满是小星星,一旁巫飞鸾也若有所思,但梁二丫却在微微蹙眉之后,小脑袋就习惯性的歪了一点,目光里也多了些淡淡的鄙夷。

    “呃……我说的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萧晋心虚的问。

    “老师,”梁二丫平静的开口,“你哪里都好,我也很崇拜你,但是有一点,我觉得你非常幼稚。”

    “哪、哪一点啊?”

    “总是大道理一套一套的,把别人都当成无知的小孩子来哄。”

    这话一出来,宋小纯和梁小月还没啥反应,巫飞鸾的脸直接就黑了。因为他觉得萧晋说的很有道理,这岂不是代表他就是梁二丫口中的无知小孩子?

    “才区区十二岁而已,你不是小孩子是什么?”小正太撇着嘴讽刺道。

    梁二丫毫无情绪的瞥他一眼,没有说话,一副不屑于跟小孩子理论的模样,气的巫飞鸾差点儿跳起来,却又无可奈何。

    萧晋又开始头疼。无心栽柳柳成荫,可柳树再多,也不是花呀!

    摆手让巫飞鸾先领着宋小纯和梁小月回家,而他则在路边的一根木头桩子上坐下,平视着梁二丫的双眼,道:“二丫,你先别管老师是不是在哄你,单就我话的本身,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梁二丫不假思索的摇摇头,“我从不怀疑你说的话,只是不喜欢你那样跟我说话。”

    萧晋挑挑眉:“你不喜欢我教育你?”

    “不喜欢!我只想你管我,以平等的身份管。”

    “可你就是个孩子,而且也是我的学生……”

    “很快就不是了,再过一个学期。”

    萧晋痛苦的捏起了鼻梁。如果时光能够倒流,他一定会在发现寒泉甘露的那个山洞里和这丫头始终保持八丈远的距离。

    “好吧!教育的问题咱们回头有时间再讨论,你先告诉我,是不是就算我说的话都是对的,你也不打算听?”

    梁二丫还是摇头:“我会听,但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比如?”

    “比如,我可以选择先征得沛芹姨她们的原谅,而不是放弃喜欢你。”

    萧晋一滞,无话可说,因为他这会儿只想哭。

    确定了,梁二丫就是老天爷派来折磨老子的,这就是以前在京城荒唐的报应!要不然,常理根本无法解释一个才十二岁的丫头为什么能如此的让人无可奈何。

    摇摇头,他站起身,颓然低头向家的方向走去。梁二丫抿抿唇,追上去,像往常一样,将自己的小手塞进了他的掌心。

    值得一提的是,路过梁玉香家的时候,他让梁二丫上去推了推院门,里面闩着,没能推开。在犹豫片刻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这个时候,梁玉香可能并不想见到他。

    回到家,正要跨进院门,却见周沛芹和郑云苓火急火燎的跑出来。一见到他,周沛芹便抓着他的手臂急问道:“怎么回事?小鸾怎么说老族长快不行了?”

    “没有的事儿,别听那孩子瞎说,要是老族长真快不行了,我能这么快就回来嘛?”

    对于能有一件事让周沛芹主动找自己,萧晋是很高兴的,心中暗暗夸赞巫飞鸾好助攻的同时,顺势就握住了周沛芹的手。

    “那小鸾是什么意思?”周沛芹蹙紧眉,不悦道,“那孩子一向都很乖,怎么大过年的乱开这种过分的玩笑?”

    “他倒也不全是开玩笑,具体情况挺复杂的,来,咱们进屋说。”递给同样焦急的郑云苓一个没事儿的眼神,他就拉着周沛芹进了屋。

    一直走到里屋卧室,关上门,他才将梁庆有今天的表现大致说了一下,然后道:“老爷子这是终于没了心事,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本身没什么不对,只是他的身体全靠药物和一口心气儿吊着,我担心这股气一旦泄掉,有可能会让他的身体误以为他已经没了求生的意志。”

    “那怎么办?”周沛芹担忧道,“老族长操劳了一辈子,按理说早该歇一下享享清福了,可如果事情会变成这样,那我们要怎么做?故意去制造麻烦让他继续操心么?”

    “当然不能那样,”萧晋拉她到床边坐下,笑着说,“就算能让他多活几年,可疲惫痛苦的活着,或许还不如就这么了无遗憾的离开呢!”

    周沛芹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摇摇头,萧晋道:“来之前,我说了希望他活到村里出了大学生、满足一辈子的心愿,但不清楚这对他还能有多大的作用,只能先看看再说。毕竟,他现在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也不能强行对他做什么。”

    周沛芹沉默的低下头去,良久才幽幽地开口:“我当初主动站出来说要用身体伺候城里来的老师,其实……其实并不像老族长想的那么高尚。

    我很清楚,如果我那么做了,老族长一定会让全村的人一起供养我,这样的话,小月就再也不用为吃饭发愁,而且,家里住着一个老师,对她读书也有好处。”

    萧晋想起刚到这里的第一顿饭吃的是白面馒头还有鸡蛋,当时周沛芹也说了,那都是老族长送来的。

    “这又怎样?”他将小寡妇揽到怀里,柔声说,“不管你是私心也好,奉献也罢,从你站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值得被全村人尊敬。

    说句不好听的,你拿出来的可是自己宝贵的身体呀!而且付出的只有你,他们的孩子却坐享其成,本就该对你心怀愧疚,你完全没必要对此有什么压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