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99章 知道与不知道

第899章 知道与不知道

 
    梁庆有很高兴,大笑声一直不停,红光满面,要不是萧晋及时用银针为他疏通气血,直接笑死过去也说不定。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不管他平日里怎么倚老卖老,内心里对于有知识文化的人还是保留着天然的自卑和尊敬,现在,城里来的教书先生、半年间就让村子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大能人,竟然心甘情愿的给他行晚辈礼,这让他如何不欣喜若狂?

    “好!好!好!都是好孩子啊!”笑完,老头儿喘着粗气看看萧晋,再依次看看面前的四个孩子,皱纹深刻的眼角竟然慢慢的湿润了。

    “萧老师,我没有念过一天学,就在年轻的时候去镇里上过几天扫盲班。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一天,当那个城里来的年轻秀才,把一个个在我看来跟鬼画符没区别的文字念出我们平日里说的话时,你根本不知道我当时的心里会有多么的震撼。

    从那个时候起,读书人就成了我心中最敬重的人,后来当了族长,我心中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村子里的娃娃都变成读书人。

    但是,我们太穷了,城里的秀才们都是享惯了福的,就算是心再善,也受不了我们村里的苦,哪怕是那些原本也很穷的。毕竟,人家寒窗苦读十几年,不就是为了能过好日子么?凭啥为了我们而继续吃苦呢?

    在我当上族长的这几十年里,前前后后去了镇上和县里不下百次,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秀才,心地最善良的一个,就是你之前的程思颖老师,可她也只坚持了两个月,有的甚至连山路都没走完,就直接原路折回去了。

    没有老师愿意来,村里的娃娃们就只能由玉芝的那口子教教识字,可老天无眼,五年前,一场大病还是夺走了我们村最后一个能够识文断字的人……”

    说到这里,梁庆有揉了揉眼睛,精神似乎也一下子变得萎靡许多。

    萧晋见状就严肃道:“老爷子,大喜和大悲都很伤身,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就不用再讲了,还是让秀兰嫂子扶你进屋休息一会儿吧!”

    “你不知道。”梁庆有摇摇头,说,“当时把我给急的啊!一夜之间,腮帮子就肿成了一个球,然后我就决定,无论如何,哪怕让祖宗蒙羞,也要想方设法留住新来的老师。

    我召集了当时还留在村子里的所有人,问他们都有什么主意,没一个人说话,最后只有沛芹站了出来,说她愿意用自己的身子去伺候新来的老师,唯一的条件就是将来她死了,村里的人不能因为这件事而不让她埋入祖坟。

    萧老师,你知道么?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现在仔细想想,我就是个老王八蛋!沛芹一个人拉扯闺女已经很辛苦了,可我竟然还让她去做那样的事情,最关键的是,她根本都不姓梁呀!”

    梁庆有越说眼泪越多,萧晋知道这时候阻止他已经没什么好处,只好抓住他的手,用真气温养他情绪激动下受损的心脉气血。

    “万幸!这五年里一共只来了三个老师,而且都是女老师。”梁庆有继续说道,“然后,来的就是萧老师你了。

    你不知道,在你到达的第一天,我一宿都没有合眼,因为一闭眼,祠堂里列祖列宗的牌位就会活过来,一个又一个的飞到我面前,大骂我丢尽了梁氏一族的脸,就算死后埋进祖坟,也不会承认我是梁氏子孙!

    可是,当时我一点都不后悔。

    因为我是为了梁氏的下一代,为了梁氏不再一辈又一辈的贫穷下去,哪怕千刀万剐,死后下十八层地狱,也绝不后悔!

    不过,不后悔归不后悔,我还是很难受,心里就像是装了一堆烧红的炭一样,恨不得跑去厨房拿把菜刀把它给剜出来。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爬起来,耐着性子吃了早饭,算着时间你差不多该起床了,这才去了沛芹家。当时,你和小月正在村子里转悠,而我从沛芹那里得知,你晚上不但没有碰她,还承诺不把娃娃们教出来、不让村民们富裕起来,就老死囚龙村。

    萧老师,你不知道,我听完这些之后,一个人跑到祠堂里大哭了一场,像个疯子一样,对每一个牌位都大声喊了一遍:老天没有抛弃我囚龙村梁氏啊!”

    此时此刻,老头儿已经从无声流泪变成了呜呜痛哭,他儿子梁大柱眼睛也红红的,儿媳梁秀兰更是也开始跟着抹泪。

    萧晋的心绪也很复杂,既为眼前这位老人的付出感动,也为这五年里来的老师都是女人而万分庆幸。

    说实话,刚才梁老头儿一说周沛芹在五年前就决定了献身,他后背上的冷汗就唰的一下冒了出来,不是怀疑什么,而是后怕。要知道,这五年里来的那三个老师中,但凡有一个不是女的,他如今的命运都有可能截然不同。

    “事实证明,”今天梁庆有好像很有说话的**一样,刚哭了没几嗓子,就又开口说道,“老天不是没有抛弃我们,而是在眷顾我们。

    这几个月来,不但娃娃们变得知书达礼,家家户户也都有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收入。萧老师,你只知道我有酒瘾,但你不知道的是,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好几年都滴酒不沾了。

    我太高兴了,除了梁喜春两口子和梁大伟那两档子事儿发生的时候之外,我每天都一觉到天亮,心里什么事儿都不装,那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说到这会儿,老头儿终于不哭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刀刻一般的皱纹也犹如菊花一般绽放。

    “老爷子,您是轻松了,可我快要累成狗了呀!”萧晋笑着凑趣道。

    梁庆有呵呵笑了两声,又口气唏嘘道:“原本我是打算着尽量多活几年,好看看你到底能把这穷了几百年的村子变成什么样。不过,刚才看到你那么一跪,老头子这心里忽然一下子就满了。

    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满足过,哪怕是终于从别人手中抢到了大柱他娘时,都没有。

    值了,没想到我梁庆有为了读书这件事折腾了一辈子,最后还能换来一位读书人的两个膝盖,现在就是立刻闭眼,也死而无憾啦!”

    萧晋闻言,心里就是猛地一咯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