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97章 缺德与良心
    南方的冬天温度不低,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的阴冷,仿佛比在北方更让人难以忍受。萧晋是个享乐主义者,哪里能受得了没有暖气的冬天?

    暖气的问题炉子可以解决一点,睡觉就不能将就了,太冷会让人连那事儿都提不起兴趣来,守着那么多美妇却不用,岂不是暴殄天物?国家早就号召勤俭节约不能浪费了呀!

    于是,他早早的就按照记忆中的样子让梁胜利他们在家里盘了火炕,几乎每个住人的屋子里都有。

    虽然房子墙面还没来得及弄东北那样的夹层,但最起码睡觉的时候不会觉得冷了。

    见过炕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比床可宽大的多,横着睡下一个成年男人完全没有一点压力,以前东北条件不好的事情,全家人睡在一张炕的上面都不会觉得拥挤。

    萧晋和周沛芹这间“主卧”盘的就是那种大炕。

    此时此刻,这张炕上已经睡了人,好几个人,而且还都是女人。

    周沛芹、赵彩云、苏巧沁、郑云苓和梁玉香全都在上面,而且连衣服都没脱、被子也没拉开,你挨着我,我压着你,明显是都喝得太多,直接断片儿了。

    苏巧沁酿的花酒和果酒度数虽不高,入口甜滋滋的,跟饮料似的,很容易就会喝多,但只有喝过一次的人才会知道,这种酒的后劲儿极大,让人醉酒的能力并不比高度白酒差多少。

    这五个女人有的仰躺,有的侧卧,睡姿毫无美感可言,尤其是郑云苓,本来满月就圆的像个小磨盘一样,偏偏还趴着睡,月亮高高撅起,裤子绷的让人担心随时都会撕裂。

    房间里酒气冲天,萧晋却一点都不觉得难闻,只感觉很渴,口干舌燥。

    他想起了《鹿鼎记》里的韦小宝,只不过,韦小宝那算是迷x,而眼前这五个女人里面起码有四个是清醒着也不会反抗的,如果不管不顾的胡天胡地一番,百分百比韦小宝更爽。

    大被同眠啊!仔细想想,至少也有七八个月没这么玩儿过了,更何况这还是第一次跟自己心爱的女人们。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她们将这一次的羞耻感熬过去,那以后再想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实现起来就会变得容易很多。

    那……是把郑云苓抱回她自己的房间?还是装醉没认出来呢?

    萧晋心里跟猫爪在挠一样,人都已经走到郑云苓的身边了,刚要伸手,忽然发现睡在她旁边的梁玉香竟然在哭。

    梁玉香没有醒,依然还在昏睡,只是眼泪却一滴一滴不停的往下流。

    瞬间,他心中所有的龌龊都烟消云散,叹息一声,轻轻将她脸上的泪水抹去,然后抱起郑云苓,将她送回了她自己的卧室。

    回来后,他将周沛芹挪到中间靠左的位置,然后把梁玉香摆在了中间靠右,赵彩云和苏巧沁则分别睡在她们的外面。接着,他把四个女人的衣服全都褪去,帮她们盖好被子,然后自己上炕,躺在了周沛芹和梁玉香中间。

    最后亲吻一下周沛芹,他在心里默默说了句对不起,才拥着女人沉沉睡去。

    “喂!小懒狗,该起床啦!老族长还等着你去拜年呢!”

    清晨,萧晋被人摇醒,睁开眼却只看见赵彩云坐在炕沿,眨巴眨巴眼,脸上就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来。

    “咋的?”赵彩云满脸都是鄙夷的说,“不是被女人撒泼打架的声音吵醒的,你还有点失望?”

    这娘们儿知道他跟梁玉香的关系,所以没什么好否认的,目光瞅瞅房门,他小声地问:“谁在外间?”

    “没人。”赵彩云说,“沛芹姐和云苓在厨房,巧沁在伺候孩子们穿衣服,巫先生和那个辛冰都在洗漱,沙夏盘个腿坐床上,在那儿神神叨叨的打坐,有什么话你尽可放心的说。”

    “玉香去哪儿了?”

    “亏你能想出那种馊主意来!”赵彩云伸手到被窝里掐了他一下,撇嘴道,“你个没良心的倒是睡的挺香,都不知道之前沛芹姐哭得有多伤心,要换了我,早不知道扑到你身上咬上多少口了,可她却捂着嘴一声不吭,还不让我们说话,怕打扰你休息。”

    萧晋叹息一声,说:“我和玉香的事情,迟早都得让沛芹知道,玉香坚持要自己坦白,却始终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昨晚那样的机会太难得了,有了既成事实,让沛芹姐只怪我一个人,也好过她们之间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那你可是小瞧了玉香姐。”说着,赵彩云也唏嘘的叹了口气,“起初,她只是低着头默默穿衣服,沛芹哭着安慰她的时候都不吭声。

    我以为她会借着你制造的这个机会就坡下驴,谁知一出这个屋子,她扑通一声就给沛芹姐跪下,当场竹筒倒豆子,把你俩所有的事情都兜了个底掉。”

    萧晋闻言呆住,好一会儿才缓缓地摇了摇头,问:“后来呢?”

    “沛芹姐听完之后身子晃了一下,我以为她精神受不住要倒,刚准备扶她,她却弯腰将玉香姐给拉了起来。然后,她们两个就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呆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我不知道她们都说了些什么,反正出来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眶都又红又肿,但看上去并不像是要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

    玉香姐这会儿回家了,说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沛芹姐好像已经接受了那个事实,不过很明显心情非常的低落。我想,这要不是在过节,或者家里没有那么多的人,她一定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哭一场。”

    萧晋再次长叹一声,默默的坐起身,在赵彩云的伺候下穿好衣服,下床穿好鞋刚要出去,脸上突然一湿,竟被亲了一下。

    苦笑一声,他问:“怎么?我干了这种缺德事,你还要奖励我?”

    赵彩云柔柔的笑:“事情确实有点缺德,但起码你是在为沛芹姐和玉香姐着想,不过,我亲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你还有点良心,没有趁机把云苓也给牵扯进来。”

    :祝大家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