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87章 我原谅你了
    “语儿啊语儿,你真的是一个总能奇迹不断的女人!

    自从半年前你从美国治疗失败回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有关于你的任何消息,本以为你会就这么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几个月,你就再次出现了,而且美丽更胜往昔,这真是让我既惊喜又困扰啊!”

    距离华夏电视台不远的一座在建大楼地下二层,一名身材颀长、相貌儒雅的男子站在十几名西装大汉围成的圈子外面,微笑望着里面的女人,目光复杂。

    此时,圈子里面的地上已经倒了十来个西装汉子,魏天豹喘着粗气护在秋语儿身前,头顶淌下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半张脸,让他本就黝黑的脸庞看上去狰狞十足。

    但是,他的气势虽足,明眼人却都看得出来,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那儒雅男子带来的这近三十名西装汉子可不是什么民工或者小流氓,而是实打实的退伍军人,手里都是有硬功夫的。所谓好虎架不住群狼,魏天豹单打独斗,揍趴下将近一半还能站着,已经是很傲人的成绩了,就算是换成萧晋来,这会儿估计也得挂点彩断根骨头什么的。

    “魏大哥,可以了,快去车上包扎一下吧!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这时,秋语儿走上前,面带笑容的对他说道,不管是神情还是语气,都没有丝毫的恐惧。

    魏天豹不为所动,视线一眨不眨的戒备着眼前那十几个汉子,沉声说:“老板交代过的,我一步都不能离开秋小姐的身边。”

    秋语儿叹了口气,又问:“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要你完全听我的吩咐?”

    魏天豹一怔,这才收回目光,为难的看着她。“秋小姐,我……”

    “真的没关系!”秋语儿微笑打断道,“那边那个男人是我的……一个故人,如果真发生了什么,那一切责任也都在我,回去之后,我会向他好好解释的。快去吧!你知道车上的急救包在哪儿,不管怎样,先把身上的血止住再说。”

    言罢,她便转过身,目光望向包围圈外的儒雅男子,平淡开口:“邵文彦,可以让你的这些人退开了么?还是说,今天要针对我的人……是他们?”

    对于秋语儿的淡定,名叫邵文彦男子似乎非常意外,挑了挑剑一般的直眉,摆手让手下的包围圈开个口子,抬步走了过去。

    “你好像变了很多。”他来到秋语儿三米开外站定,笑着说。

    “人都是会变的,”秋语儿说,“而且,对于自己现在的样子,我很满意。”

    “能看得出来,”邵文彦点点头,“你的模样比我记忆中的要平和许多,再也不是那副似乎永远都处在焦虑和紧张中的样子了。”

    秋语儿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眼中有一丝痛苦闪过,紧接着便恢复了平静。“我找到了我真正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再焦虑。”

    “哦?是什么?可以说来听听吗?”

    秋语儿张了张嘴,片刻后却摇摇头,说:“算了,你这种人,是不可能明白的。”

    邵文彦神色一沉,儒雅的表情就被阴戾替代。“秋语儿,你有一点似乎并没有变——还是那么愚蠢。”

    秋语儿丝毫不在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淡淡一笑:“你倒是变得比以前更像个男人了,我还以为,今天你会一见到我就开始为一年前的事情辩解、并大谈有多么的思念我呢!现在看来,我当年所有的紧张和焦虑,在你眼中果然只是一场笑话。”

    这话一出来,邵文彦就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彻底放下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别说爱了,他甚至都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恨意。

    这让他非常的不可思议,同时又极度的愤怒。

    因为,他当年是确确实实爱过秋语儿的,只不过他更爱的是他自己,为了熄灭妻子的怒火,保住自己的地位和锦衣玉食,他只能忍痛舍弃这个让他体会到‘王’的感受的女人。

    这一年多来,若说心里没有一点愧疚,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丑陋的妻子将他当作奴隶一样使唤、而他又不得不强颜欢笑时,他的心中总是会想起那个对自己百依百顺声音如天籁一般的女人。

    但是,现在他却发现,本该在他想象中痛苦不堪、对他爱恨交加的女人,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他的得意、他的虚荣、他高高在上的愧疚和怜悯全都变成了自作多情,这让他如何能够承受?不恼羞成怒才怪。

    “难道你不认为现在的你依然还是个笑话吗?”他声音低沉的问道。

    秋语儿摇了摇头,目光越过他的肩头望向空处,幽幽地说:“在来京城之前,改变我的那个人曾试图阻止我。原本,我是不敢也不能违背他的,可那天我鼓起勇气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我人生的第一次爱恋、命运的第一个转折、最恐怖的一场噩梦,都发生在京城,我需要、也必须要重新回到这里,因为我知道一定会再见到你。

    那时的我只有憋出来的一点心气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再次面对你时会不会崩溃。

    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我冒着惹怒他的危险所作出的选择,是值得的。”

    说到这里,她深吸口气,视线重新回到邵文彦的脸上,郑重又道:“邵文彦,我曾经深深的爱过你,也曾深深的恨过你;我想过放弃一切和梦想与你远走高飞,也想过将你碎尸万段再与你同归于尽。

    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了,以后也不会了,过去的那个秋语儿已经死在了那场大火之中,如今的秋语儿,是由那个人一手塑造、全新的、只属于我自己的秋语儿。

    所以,邵文彦,我原谅你了。”

    我原谅你了,简简单单五个字,却仿佛五柄大锤依次砸在邵文彦的心上,砸碎了他所有的伪装,暴露出内里所有的肮脏、虚伪、自私、懦弱和骨子里抹都抹不掉的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