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86章 预料之中的事

第886章 预料之中的事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每个人对他人他事都有一套自己的评判标准,它不以个人品性的好坏转移,只和生长环境有关。

    如今的囚龙村虽然因为外出村民的回归,已经不复最初时的淳朴,但在上次梁大伟事件中老族长拿出了那个包裹、以及那几卡车的牛羊年货之后,萧晋在村民们心目当中的地位已经彻底不可撼动。

    现如今,哪怕嘴最碎、最八婆的几个妇人,也不会再在背后偷偷非议一直住在萧家的郑云苓和总往那里跑的梁玉香。

    村民们的想法很简单:萧老师是我们的恩人,那就是个大好人,好人做什么事都是应该的,都不会错。

    于是,大年三十的这个下午,萧晋和周沛芹什么都没干,就待在家里迎接一个又一个来送所谓‘奉食’的村民。

    几十户人家,几十道菜,近百张或小心或讨好的笑脸,无数句或笨拙或俗气的吉利话,在萧晋的心里点燃了一个火炉,累,却前所未有的温暖。

    快到下午六点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落到了山后,只余山顶一抹烧红的天空,家家户户都到了要吃年夜饭的时间,一直大敞着的院门终于很长一会儿都没再有人来。

    长出口气,萧晋像没骨头一样倚在周沛芹的身上,虚弱道:“沛芹姐,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原来接受别人的祝福也会这么累人。”

    周沛芹同样也很累,但却感觉自己此时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轻轻的与他脸蹭着脸,闭上眼满足的说:“就像做梦一样,萧,能和你在一起,真好!”

    “嗯,能让你有这种感觉,那我就是累死也值了。”

    萧晋笑笑,低头在周沛芹唇上轻轻一吻,羞的小寡妇慌忙转头,却见巫飞鸾、宋小纯、梁小月和贺兰艳敏正脑袋顶着脑袋分压岁钱,根本就没人注意他们。

    松了口气,她不依的扭扭身子,小声嗔道:“真是的,孩子们都还在呢,你怎么又胡闹?”

    “安啦!他们早就习惯、见怪不怪了。”萧晋笑着刮刮她的鼻尖,然后提高声音问:“是不是啊,小月?”

    小月双手各拿了一沓钞票,正一脸凝重的算账,闻言头都不抬的说:“哎呀!爹爹不要吵,我都忘了刚刚数到多少啦!”

    周沛芹大囧,推开萧晋就跑了出去,而她的男人却厚着脸皮大笑,还故意跑到孩子们中间把人家数好的压岁钱全都打乱,惹起一阵滋儿哇乱叫、鸡飞狗跳。

    正笑闹着,门帘忽然再次被大力掀开,辛冰冲进来,一脸急惶道:“先生,语儿不见了!”

    春晚二十点准时开始,作为全华夏最隆重、收视率也最高的一场盛会,任何大牌在这里都没有资格摆什么架子,不管是谁,都得在自己的节目之前三四个小时内到场准备。

    否则的话,一旦影响了晚会直播,那个明星就别指望在华夏娱乐圈混了,等待他的唯一结局就是被全面封杀。

    原本,导演组考虑到秋语儿复出后的粉丝效应,是打算将她安排在收视率更高的后半场的,但不知为何,她主动提出把节目提前到前三分之一场,哪怕排在几个出来混脸熟的新人中间也无所谓。

    这样高风亮节的行为自然为她赢得了极高的赞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年的她绝对能迎来一轮新的职业生涯发展高峰。

    然而,节目在二十一点、十七点就坐车从酒店出发的她,却在快十八点半的时候也没有到达晚会后台,而她所住的酒店距离电视台只有区区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提前到达演播厅安排的罗小萌左等右等等不到,拨打电话却发现她和魏天豹以及司机的手机都无法接通,这才感觉到不对,慌忙与辛冰联系。

    听完辛冰的讲述,萧晋心中就长长地叹了口气——预料中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你先不要这么着急,”他安慰辛冰道,“不出意外的话,语儿应该是被以前毁了她的那个人给带走了,从那边选择的这个时机来看,目的应该是让她误掉春晚的演出,所以我估计她暂时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为什么?”辛冰一点放心的迹象都没有,“那人既然能毁她一次,就能毁她第二次,这次没有理由放过她呀!”

    “你想多了。”萧晋笑笑,说,“京城是天子脚下,强力人士扎堆,就算是再嚣张的人,也不可能为所欲为,更何况,跟语儿有仇的那两口子也不过是仅仅勉强能排进三流而已。

    再者,上次语儿的被毁容事件,是发生在电影拍摄期间,媒体报道也是片场事故,她的粉丝群体除了为她感到惋惜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但今天可不一样。

    在春晚这个节骨眼上,万众瞩目之下,她无故失踪,脏水还好泼一点,可要是再发生类似于毁容那样的事故,傻子都不会再把它当成意外。

    而且,春晚的相关领导虽说算不上什么多牛的势力,但也不是可以任人揉捏的,那两口子要是如此不给面子,保不齐上面就会有什么人给他们几双小鞋穿穿。

    说到底,他们对语儿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可能舍得付出那么大的利益,只为在她身上发泄一下私愤。”

    听他这么说,辛冰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不过紧接着又跺跺脚,懊恼道:“都怪我,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听你的拒绝掉春晚的邀请了。”

    “这怎么能怪你?当时你也在场,去春晚这件事,可是语儿她自己坚持的,就算要怪,也是该怪我这个纵容她的家伙才对。”

    “还真是!”辛冰白了他一眼,嗔道,“你这个家伙,好像就不会对女人说不,人家一扮可怜,你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喂喂喂,我的辛大总裁,拜托你吃醋也换个合适点的时间好不好?”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那边放人吧?!要知道,任何胆敢放春晚鸽子的艺人,这一辈子都别想再在华夏的文艺圈混,如果你不赶紧想办法的话,语儿将来可是连最低级的网红主播都当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