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8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88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人在特别疲惫的时候,感情通常都会变得非常敏感,这就是为什么单身姑娘会在深夜加班之后感觉更加孤独的原因。

    帮助沙夏跨过很重要的一步,对于萧晋的消耗是很大的,在连声谢谢都没有得到的情况下,梁二丫的一句“我们回家吧”能够精准的击中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好在他并不单身也不孤独,不至于那么没出息的沦陷在一个还不到十三岁的小屁孩儿的手下。

    穿好衣服,不理会依然沉迷于修炼的沙夏,萧晋牵着梁二丫的小手走上了山间小路。

    深冬没有虫鸣,大部分的小动物也陷入了沉睡,天地之间只有寒风刮过树梢和两人踩在枯枝干叶上的声响,以及手电筒的光芒晃晃悠悠。

    “二丫,”在一阵思前想后的纠结之后,萧晋开口道,“这一路都没有什么人打扰,咱俩说说心里话,好不好?”

    “嗯。”梁二丫点点头,口气听不出是不是真的愿意。

    萧晋也管不了那许多,沉默片刻,问:“你想和老师……那什么,就是因为我在山洞里亲过你的脸吗?”

    “一开始是,后来就不是了。”梁二丫回答。

    “那后来是因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呀!”

    萧晋一个踉跄:“傻丫头,你连情窦初开的年纪都还没到,这个时候的喜欢,就像我对你、对小月小纯她们的喜欢一样,根本就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呀!”

    梁二丫安静一会儿,说:“是不是都没关系,反正我应该也快到那个年纪了,到时候不就知道是哪一种了?”

    萧晋满头黑线:“这可不行,你现在已经先入为主的自我暗示对我是那种喜欢了,到时候肯定得不出正确的答案。”

    “那怎么办?”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现在彻底抛掉内心的想法,将自己放在和小月小纯同样的位置上,像对待长辈或者父亲那样对待我,等到几年后,你的身体和心理都充分做好了迎接爱情的准备的时候,再去考虑对我是不是那种喜欢。”

    梁二丫闻言,许久都没有再吭声,直到翻过山顶,透过山林枝杈隐约可以看到村子的点点灯光时,才淡淡开口道:“我记得老师你曾经在课堂上教导我们不要盲目相信权威,还说这世界上没人不会犯错,不管是父母家长、还是老师专家,他们的理论不一定就是真理。

    如果我们心里有疑问,不要害怕,也不用惊慌,大胆的去求证、去寻找问题的答案,错了就认错,对了也要勇于坚持。”

    说到这里,小丫头抬起了脸,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理性和执拗。

    “按照你的教导,你现在所说的话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我可以选择不听。另外,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对你到底是哪种喜欢,但我知道,我一点都不想要你对小月和小纯那样的喜欢,我想要你对沛芹姨的那种。”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而且,悉心教导的学生用老师教授的东西打败老师,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似乎还是一件值得老师骄傲的事情。

    欲哭无泪,这四个字能完美诠释萧晋此时此刻的心情。

    揉揉小丫头的脑袋,他只能苦笑着说:“你倒是眼尖,能看出来我最疼你沛芹姨。”

    对于说服梁二丫这件事,他已经打算彻底放弃了,反正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同意就好,至于这丫头能够坚持几年,就看时间的威力有多强大了。

    两人下到山腰时,天空开始飘雪,雪粒不大,但很密集,山上干枯的树林完全起不到遮挡的作用,不一会儿,他们的头顶便被染白。

    萧晋解开大衣扣子,抱起梁二丫,将她整个人都包了起来,张嘴刚要说什么,却听小丫头抢着道:“我知道,这和你对待小月与小纯一样,并不代表什么。”

    他还能说啥?只能摇摇头,提起体内所剩不多的真气,快速的向山下掠去。

    回到家,院子的地面已经变成了白色,贺兰鲛还坐在原地,头上、睫毛上和衣服上都落了一层雪粒,若不是鼻孔偶尔还有白气喷出来,说他是个雕塑都有人信。

    看到他这副样子,萧晋心里就更郁闷了,天生劳碌命,全家上下,除了温柔体贴的小寡妇之外,就没一个让他省心的。

    当晚,贺兰鲛没有走。萧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想通的,反正第二天早晨起床没有见到那家伙,问过周沛芹才知道,他去帮村民们宰杀牛羊了。

    对此,萧晋自然是非常欣慰的,只是贺兰艳敏似乎恢复记忆失败了,依然还是那副低龄儿童的模样,依然会远远的躲着深爱她的哥哥。

    人人都有忧愁,家家都有纷扰,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和事而停止流动,不管萧晋如何苦恼,他逃亡生涯的第一个春节,都如期的来临了。

    三十一大早,在周沛芹的伺候下穿上简单但暖和的新衣,他坐在堂屋主座上接受巫飞鸾、宋小纯和梁小月三个孩子的跪拜,然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压岁钱发给他们。

    一旁贺兰艳敏咬着手指头观看,虽然不太明白那其中的含义,但直觉告诉她,小月她们有的,自己也应该有。

    于是,等三个孩子一站起来,她就跑过去要跪下。萧晋把她拦住,她还不高兴,瘪着嘴要哭,直到手里被塞了个和小月她们一样的大红包,这才重新开心起来。

    不过,让萧晋郁闷的是,周沛芹她们、甚至辛冰、巫雁行、贺兰鲛给的红包,梁二丫都收了,唯独坚决不肯收他的,搞得他感觉自己瞬间比周沛芹她们矮了一辈,别提有多别扭了。

    接下来,他带着孩子们和几个女人一起给家里众多的门窗贴对联和窗花。

    沙夏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华夏的春节,心里好奇,却只是站在远处冷着脸看,直到萧晋在她脸上抹了一点面糊又硬塞给她一幅门神,才不情不愿的参与进来,傲娇的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