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80章 贺兰鲛的回忆

第880章 贺兰鲛的回忆

 
    “她怎么了?”贺兰鲛噌的一下窜过来,焦急的问。

    萧晋摸了摸贺兰艳敏的脉搏,说:“别担心,她没事,只是精神消耗过大,睡一觉就好。”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刚才她……她快要恢复记忆了?”

    “有可能。”萧晋点头说,“不过,或许是那段记忆带来的痛苦实在太过剧烈,她的意识判定危险太大,于是身体就相应做出了保护机制,昏了过去。”

    贺兰鲛沉默下来,伸出手轻轻抚摸在贺兰艳敏的脸上,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怜爱。

    “小的时候,家里虽然很穷,但是我师父师母从来都没有让她吃过什么苦。”良久,他用萧晋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温柔语气说道,“她总是那么快乐,像一只百灵鸟一样,从早到晚唱个不停,也跳个不停。

    而且,即便我们那么惯着她,她也特别的懂事,没有一点坏毛病,唯一让人发愁的地方,就是她太活泼好动了,学习成绩一直都上不去,老师也不喜欢她。

    后来,师母病了,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她主动选择了退学,跟着同乡的女孩子南下打工。这本来应该是我做的,但她说我能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师父和师母,而她在家却是个白吃饭的,出去打工就算赚不到钱,起码也能省去她吃饭的那一份。

    从那之后,我每个月都能收到她的汇款。起初是两百三百,慢慢涨到了七百八百,直到那年年底,她打电话说她不回家了,然后给我汇了一万,我问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她说她攒的,还让我不要多管,后来我才知道,就是从那个月开始,她当了小……”

    “小姐”这两个字,贺兰鲛终究没能说出口,深吸口气,继续道:“过了年,她每月汇来的钱最少都是一万,最多的一次甚至有三四万。

    但那时师父的身体也垮了,我又比较迟钝,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打电话回家的间隔越来越长、通话时的情绪越来越低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傻乎乎的让她照顾好自己,别累着。

    再后来,师母和师父的身体渐渐不行了,我再打她的电话,却已经成了空号,除了每月二十号雷打不动的汇款之外,完全没了她的任何消息。

    师母和师父身边离不开人,我只能托村里外出的人去打听,这一找就找了小半年,师母和师父都相继去世了,才有人打听到她来了龙朔,并且好像是在夜总会里从事见不得人的职业。

    我不相信,到了龙朔就一间一间夜总会的找,全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她。当时我还很开心,想着回家之后一定要把那个造谣的家伙的腿打折,可是,正当我要离开最后一家夜总会的时候,看到了她被一个比我师父年纪还大的老头抱着从楼上下来。

    我直接气疯了,冲上去就要带她走,谁拦打谁,还将那间夜总会的大堂给砸了。回到住的旅馆,我还打了她一巴掌,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问她对不对得起师父和师母的养育之恩。她不回答,只是捂着脸哭。

    再怎么说,她是我妹妹,即便做了错事,也是我的妹妹。我劝了她一个晚上,让她跟我回家,她答应的好好的,却在我睡着之后,在我的水杯里下了药……”

    说到这里,贺兰鲛已经是泪流满面,似乎也讲不下去了,紧紧的将贺兰艳敏抱在怀里,无声痛哭。

    萧晋却在这时皱起了眉,道:“不对啊!我记得薛良骥告诉我,是敏敏先出卖了你,然后他为了逼你就范,才开始让敏敏吸毒的。”

    贺兰鲛摇摇头:“那是他专门编出来刺激我的话,我也是在跟了你之后才慢慢反应过来,我的妹妹就算会为了赚钱而出卖自己的身体,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灵魂,如果她还有自由可以支配的话,不可能会和我们断掉联系,也不可能连自己亲生父母的最后一面都不见。”

    萧晋仔细结合贺兰艳敏平日里的表现一想,就知道他说的应该没错。虽然贺兰艳敏封闭了记忆和部分意识,像个低龄儿童一样,但她所展现出来的性格却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也就是说,原本正常状态下的贺兰艳敏就是一个爱跳爱唱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这样的姑娘,根本不可能会为了五十万就出卖自己的亲人。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那时已经有了毒瘾,更甚至,或许就是因为染了毒瘾,她才不得不成为了一个小姐。

    “老板,”这时,贺兰鲛抬起脸,眼中满是乞求的说,“你的医术那么高明,能不能把敏敏的记忆抹掉?或者让她永远都不要想起来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萧晋眉头皱起,说:“没人能够做到精准的抹去哪段记忆,别说传统的华医,就是以现如今最顶尖的科学技术都做不到,我顶多可以通过针灸让她维持目前的状况,但那样的话,敏敏将永远都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贺兰鲛低头痴望怀里的女孩儿良久,咬咬牙,说:“那样也好,起码她再也不用体会专属于成年人的艰难和痛苦,可以一直这么简单快乐的生活下去,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你可别忘了,这个状态的敏敏是害怕你的,你连看她一眼都得躲得远远的,怎么照顾?”

    贺兰鲛身体一僵,沉默片刻,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声道:“老板,我求你!只要你同意让敏敏生活在这里,我发誓会做你一辈子的狗,哪怕你让我去死!”

    萧晋眼睛一眯,寒声道:“贺兰鲛,你给我滚起来!”

    贺兰鲛没有听,反而将上身又向下弯到了怀里贺兰艳敏即将碰到地面的极限。“求求你,老板!”

    萧晋气的拳头都握了起来,闭眼深呼吸口气,这才沉声说道:“要不是你怀里正抱着敏敏,老子会直接把你踹出院子!现在,我给你五秒钟,马上给老子滚起来,否则的话,你和敏敏都将不可能再踏进囚龙村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