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77章 告别贫穷
    足足三辆硕大的卡车从青山镇并不怎么宽阔的主街里鱼贯驶了出来,并在囚龙村村民呆滞的目光中,排成了一排停在了路对面的空地上。

    头车副驾驶上下来一个神情冰冷的青年人,梁胜利认得那是萧晋的手下,慌忙迎了上去。

    “贺……贺兰先生,这些车上装的都……都是要运回村里的东西?”

    那青年人自然就是贺兰鲛。只见他拿出一张单据递给梁胜利,说:“三辆车上一共有三头牛、四十只羊以及一千斤鸡鸭鱼猪肉,还有些零碎的灯笼、年画和鞭炮烟花。老板交代过了,这些都是给村民们置办的年货,你们带回去交给老族长按户分掉就好。”

    梁胜利震惊的牙都快掉了。亲娘咧!囚龙村最富的时候也没有过这么多牲口,以前谁家养几只鸡和羊都恨不得当祖宗一样供起来,现在居然为了过个年就要吃掉这么多……

    “天呐!这得多少钱啊?萧老师竟然直接就分给我们,他、他、他是买彩票中大奖了吗?”

    身旁响起的惊叹声唤醒了懵逼中的梁胜利,他转过头,发现还是二强子,就问:“彩票是啥?”

    二强子在城里打过工,也买过彩票做做发财梦,于是就详细解释了一下。没想到梁胜利听完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勃然大怒。

    “放你娘的罗圈屁!萧老师那是什么样的人物?人家可是到了囚龙村的第三天就为咱们找来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财路,你说他能把石头变成金子,我信!可你要是说他靠运气像赌博一样赚钱,老子能把你的屎打出来信不信?

    妈了个巴子的,老族长说的没错,你们这些进过城的混蛋就是没良心,人家萧老师非亲非故的帮你们赚钱还自掏腰包给你们买年货,你们谢谢都不说一句,还背后嚼人家舌根,我们囚龙村怎么就出了你们这帮白眼狼啊!”

    梁二强其实也只是发句感慨,并没有什么别的深意,所以一听梁胜利这话,脸上就有些挂不住,梗着脖子道:“我说啥了?中大奖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你炸个屁毛啊?

    再说了,人家萧老师有本事,那也是人家自己的本事,他又不是你爹,我就算是骂了他,又跟你有什么鸟关系?”

    “你说啥?”梁胜利红了眼,“梁二强,我告诉你,你要是骂了我爹,老子顶多踹你两脚,因为我爹也是你堂叔,你只要不怕你爹和老族长把你的腿打断,尽管骂!可是,萧老师是我们全村的大恩人,谁要是敢说他半句不是,老子就跟谁玩儿命!”

    说着,他撸起袖子就要动手,旁边的村民见状赶紧将他拉开,这个劝他消消气,那个将梁二强又骂了个狗血淋头,总之,没人说他讲的有半句不对。

    无论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真心维护萧晋,但有一点人人都清楚,那就是绝对不能得罪萧晋,谁都不愿意跟财神有仇。

    “好了好了,都别吵吵了!”这时,梁建国走过来,指着卡车那边说,“没见贺兰先生都开始卸车了吗,还不快过去帮忙?另外,咱们也得赶紧合计合计,牛和羊好办,大家都是老把式,赶回去就好,可那一千斤的肉和灯笼鞭炮什么的怎么办?

    虽说咱们每人扛个百十斤都没问题,但那不是面粉,不好背不说,还要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就算再加上三头驴也够呛呀!”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傻了,梁胜利也顾不上揍梁二强了,焦急道:“是啊!我背百十斤东西没问题,但肯定走上二里路就得歇歇,这么耽误下去,咱们明天天亮都不一定能回到村里。

    再说了,大晚上的山里鬼影子都看不见一只,要是不小心跑了牛和羊,那咱们就真没脸见萧老师和乡亲们了。”

    众人闻言,一时间都有些一筹莫展。年轻的梁二强眼尖,远远的看见街里又有一辆卡车开了过来,不由大声道:“不是吧?!还有?”

    梁胜利和梁建国同时望去,紧接着便相视苦笑。萧老师是个好人没错,可毕竟是有钱人家长大的少爷,没啥生活经验,这一车一车的拉东西,让他们怎么往村里搬嘛!

    正想着,贺兰鲛又走了过来,指着那辆缓缓靠近的卡车说:“老板说,过了年,不管是村里村外都会忙起来,可能经常有大件或者大数量的物品需要运输,村里总共只有三头驴,肯定不够,所以就又买了十五头,算是村里的公产,饲养事宜也都交给老族长安排。”

    听完这话,不光是梁胜利和梁建国,所有在场的囚龙村村民心中都只剩下了彻底的服气。

    萧老师做事能安排细致妥当到这个份儿上,要是还不能发财,那才是没天理了。

    驴虽不大,但却是山路运输的好手,一头驮个两三百斤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十八头驴要带走一千多斤的东西,简直轻轻松松。也就是说,萧晋让他们十几个大男人出来,仅仅是需要他们装卸东西和赶牛赶羊罢了。

    到底都是专业的农家把式,没一会儿,牛羊就被梁胜利他们给聚集在了一起,一千多斤的年货也分别驮在了驴背上。

    十八头驴一字排开,虽说视觉上不如四辆卡车冲击力大,但也颇有气势,让不少远远围观的青山镇乡亲都忍不住啧啧赞叹。

    “他爷,这些人是哪个村子的啊?怎么运了这么多东西进山?”有人还不了解情况,就问身旁的老人道。

    “还能是哪个村子?”老人答道,“从这条道进山,就只能到囚龙村。”

    “啥?您说的是那个据说穷的一家老小只能伙一套衣服穿的囚龙村?不可能吧!他们哪儿来的钱买这么多好牲口?”

    “你说的那都是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现在的人再穷,还能扯不起几米布做身衣裳?”

    老人吧嗒了一下烟锅子,又道:“不过,囚龙村确实很穷,以前来镇上坐车的连碗几块钱的面都不舍得吃,一个个都是蹲在路边啃干粮喝凉水,现在也不知道是梁氏的哪座祖坟上冒了烟,这架势,肯定是发了,以后可不能再说咱们青山镇最穷的地方是囚龙村喽!”

    要放在以往,被人这么指指点点,面皮薄的梁胜利肯定会臊的脸色通红,但此时此刻,他却挺胸收腹,脸上挂满了骄傲,走在队伍最后却像个将军,连梁二强都不自觉的高高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