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73章 喜欢上的英雄就不再是英雄

第873章 喜欢上的英雄就不再是英雄

 
    对于萧晋说出的话,赵支书和王村长自然很意外,但也只是短短片刻,心里就释然了。

    人家是做生意的,而生意人绝不会做亏本的事情。人家凭啥白白的掏一百万出来?自然是为了从别的地方把钱给赚回来。

    征地补助如果按照天石县的标准来,那么,每亩地的款项都会生生比原来的草案计划少三万块,一百亩就是三百万,而平易风险准备买下的土地超过了三百亩。

    付出一百万,省下了**百万,说白了,商人就是这么赚钱的。

    但凡他俩心里有哪怕一丁点为村民着想的念头,这种时候都该将支票拿出来砸在萧晋的脸上,然后拂袖而去,可是他们没有,非但没有,还一脸理所当然的附和萧晋的话,大谈规则的重要性,哪怕是做好事,也得遵循规矩来,不能为所欲为。

    一切好说!

    这就是他们离开时对萧晋的保证。

    “好了,事情解决了,你不会真的在生气吧?!”

    送走两个趴在农民身上吸血的蛀虫,萧晋回到办公室,见方菁菁的脸色依然很难看,就笑着问道。

    “那是两个该死的垃圾!”方菁菁沉声说。

    “我知道啊!”

    萧晋笑嘻嘻的走到她面前,想去拉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那你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钱?”

    “结果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我可是为公司节省了近千万的支出成本呀!”

    “这……这真是你的初衷?”方菁菁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眼中充满了浓浓的失望和伤心。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是的话,你很快就会收到我的辞呈,未来我将不会在任何与你有关的产业中工作。”方菁菁说的斩钉截铁,“如果不是,那就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我依然还会辞职!”

    萧晋挑挑眉,问:“我有做错什么吗?”

    “没有,”方菁菁摇头,“从一个生意人的角度上来讲,你为公司省下了近千万的支出,若是你的上面还有老板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的嘉奖你!但是,站在一个人的道德层面,你的做法非常令人心寒。

    以前你一直说你不会做生意,我信了,但今天我才明白,你只是不会堂堂正正的做生意,在无所不用其极的赚钱这方面,你是高手行家!”

    萧晋微笑了起来,伸出手指勾住她的下巴,轻佻的问:“所以,我让你失望了,咱俩都还没开始,我就要失恋了,是不是?”

    听他开始顾左右而言它,方菁菁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片刻后再睁开,里面便只剩下了充满距离感的清冷。

    把下巴从萧晋的手指上移开,她冷冷地说:“抱歉!我会尽快写好辞呈、并愿意配合继任者完成所有交接工作的。”

    “傻丫头,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倔。”萧晋笑着摇摇头,转身走向房门,“如果在你的心里,我就是一个会为了省钱就拿穷苦农民的利益与人交易的生意人,那就辞职吧!虽然质疑我的权利是我给你的,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如此的不信任我,我也很失望啊!”

    房门关上,声音很轻,却犹如一道炸雷响在方菁菁的心里。

    是啊!他虽然不是好人,但自己至今也没见过他对好人做过坏事,他的卑鄙、他的奸诈从来都只会用在卑鄙奸诈者的身上,自己之所以会制定比标准多出一倍的补偿款方案,不就是因为那肯定是他乐见其成的事情吗?为什么现在又要怀疑他呢?

    他志向远大,做事气魄十足,对待敌人之外从不计较一时得失,投资十数亿的生意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交给了非亲非故的自己,怎么可能会为了不到千万的蝇头小利就从一群苦哈哈手里抢食呢?

    他不是自己心目中那个总喜欢在胡闹间就悄无声息劫富济贫的英雄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崇拜的对象变成了一个可以随时质疑的普通人?

    想到这里,方菁菁霍然站起身,似乎是想要去追萧晋,可脚刚刚迈出去一步,忽然就僵住了,紧接着俏脸变得通红,眼神如一汪湖水似的,荡漾起浓浓的柔情和迷茫。

    人只有喜欢上一个人,才会非常在意他的一举一动,希望他变得更好。恋爱就是这样,心中完美的对象会在接近之后变得不完美,自然而然的,就会想要他重新恢复完美。

    方菁菁表面柔弱,实则内心十分强势,强势到对萧晋早已动了情却根本没意识到。她只是本能的不满和排斥萧晋的花心,但因为不知道自己已经动心,所以就没有理由去要求或者干涉,于是,萧晋其它不合常理的行为,就会成为她针对的目标。

    说白了,就像恋爱中的小女生喜欢莫名其妙的生气一样,所有的导火索,都不过是心中积攒太多不满、需要发泄的由头罢了。

    想通了这些,方菁菁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点愧疚很快就变成了不满——萧晋这次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甚至还同意了她的辞职,这是不是就说明了自己在他心目中并不像他所说的那么重要呢?

    事实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如果萧晋真的那么不在乎方菁菁的话,也就不会将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全权交给她了。

    之所以离开之前说出那样看似无情的话,其实不过是想知道这姑娘对自己到底了解到了什么程度,想看看她能不能琢磨出他与那俩村官交易的真正意图,回头再根据结果调整出两人之间最佳的相处方式。

    毕竟年后一切都要提上日程,若是两人之间的沟通还这么麻烦的话,事情就没法做了。

    到楼下餐厅吃完饭,他开了两个房间让苏巧沁她们在里面休息一下,自己则开车来到了看守所。

    或许是因为终于解开了心结,华芳菲的气色比上次见面时好了许多,虽然又消瘦了一些,但精神看上去不错。

    “房代云是不是出事了?”一见到萧晋,她就这么问道。

    萧晋不答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的人已经好些日子没来送东西充钱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早就跟这里的人打过招呼了,菁菁也会定期来看你的。”

    “谢谢!”华芳菲抿了抿唇,又道:“所以,房代云确实是出事了,对么?”

    萧晋眉头微蹙:“怎么,还这么放不下他?”

    华芳菲凄然一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下?不过是不再去奢求什么罢了。”

    萧晋想了想,如实将自己坑了房代云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道:“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己都保不住自己,自然没心思再来维护你们之间的那些虚情假意。”

    华芳菲闻言心中痛如刀割,口中却笑着道:“虽然说不清为什么,但从一开始,我就预感他肯定会在你手里吃大亏,只是没想到一切会来的这么快。很明显,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境界的人,选择你当对手,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愚蠢。”

    “不,”萧晋摇头,很认真的说,“他这辈子所做的最愚蠢的事情,是得到了一个好女人的痴情,却不懂得珍惜,只想利用。当然,说愚蠢有点牵强了,因为这是本性使然。

    他的自私和自大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局,这是从他决定欺骗你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的,有没有选择我做对手,根本无关紧要。”

    华芳菲歪了歪头,目光深深的望着他的脸,问:“你懂得珍惜女人的痴情吗?”

    萧晋一怔,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