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70章 红脸白脸
    出了医院,萧晋又马不停蹄的来到揽山公寓接上了梁翠翠和秋韵儿。

    两个女孩儿都是第一次见宋小纯,一下子就被她可爱的模样给吸引了,在得知她已经是萧晋的爱徒之后,更是爱屋及乌的轮流抱在怀里蹂躏,这个说太可爱了,那个说萌出了血,不一会儿,小丫头脸上就沾满了她俩的口水。

    苏巧沁看着心疼,既怕她们不知轻重伤着脆弱的小纯,又担心小纯太累,可她性子太软,又知道这是萧晋非常宠爱的两个妹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制止,只能干着急,最后还是郑云苓看不下去了,摆出家里二管事的派头,在俩女孩儿脑袋上各敲了一下,她们才依依不舍的放过宋小纯。

    小丫头一获得自由,立刻就钻进苏巧沁的怀里不出来了,显然突然冒出来的这两个漂亮姐姐在她看来一点都不可爱。

    萧晋从头到尾都只是微笑在后视镜里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亲人之间的这种亲昵互动本身就是弥足珍贵的,不管小纯是不是真的开始不喜欢梁翠翠和秋韵儿,最终结果都必然会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路上他开得很快,只用了不到三个小时就来到了天石县,在过收费站的时候,他给方菁菁打电话,让她安排好午餐然后一起吃饭,谁知方菁菁却说这会儿在忙,让他们先吃。

    姑娘的口气中似乎有一丝焦灼和不耐,萧晋眉毛动了一下,没有多问什么。

    到了天石大酒店,他让苏巧沁她们先跟着方菁菁的秘书去餐厅包厢,而他则径直去了方菁菁的办公室。

    推开外间房门刚走到里间门前,他便听到里面有话语声传出来,眉头皱起,要去握门把的手就放了下去。

    “方经理,你说话到底管不管用啊?不管用的话就别浪费大家的时间,赶紧把管用的叫来。真是的,投资那么大的公司,竟然还在我们苦哈哈老百姓的嘴里抢食,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这个声音听上去很粗,也很大,而且特别不客气,像是找上门来的债主,就差再加上拍桌子砸板凳了。

    紧接着,方菁菁压抑怒气的声音也传了出来:“王村长,请你放心,我们公司在天石县的所有投资事务都由我个人全权负责,我的决定,就是公司高层的决定。

    另外,征地还没有开始,最终方案还没有确定,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或许,最后我们去找别的村子买地也说不定。

    归根结底,有一点你们要明白,目前,我平易风险不欠你们红星村一分钱!

    如果你和赵支书对补偿款草案不满意,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商量,可若是你们再这么无故诽谤我公司的名誉,那么很抱歉,我要叫保安请你们出去了!”

    嗯,我果然没有看错,这姑娘就是个小辣椒一样的性子,也就董雅洁那样的变态会把她给调教成乖乖女,不懂享受,暴殄天物,女人还是不如男人更懂女人呀!

    萧晋在外面听的眉开眼笑,房间里面却陷入了一阵沉默。

    两个来自红星村的干部互相对视一眼,那位赵姓支书就露出了笑容。

    “哎呀!方经理您别生气,老王他就是这样,脾气爆,说话直,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个……从今天来的只有我们两个,您应该也能体会到我们的诚意,身为红星村全体村民的领导和代表,于情于理,我们也得尽最大努力为他们争取利益,请您一定要理解。”

    顿了顿,这位有着一双眯眯眼的胖支书点燃一支烟,又接着道:“您刚刚说的很对,一切都还没有确定,不管什么事情我们都可以坐下来好好商量。

    其实,我们还真就是来跟您商量的,要不然,我们什么都不管,干等着村民们在你们开工之前闹,这对贵公司名誉的影响,可比老王诽谤几句要严重得多哦!”

    很明显,这俩人是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外加暗暗威胁,方菁菁跟着董雅洁参加过那么多次商业谈判,自然不会将这种小伎俩放在眼里。

    淡淡一笑,她说:“赵支书说的在理,但是,我们发过去的补偿款征求草案是完全符合国家和天石县本地的政策规定的,甚至还要更高。

    按照本地最新的农村征地补偿准则,土地补偿费是土地被征收前三年平均产值的六倍,你们红星村耕地的亩产年平均值不到五千元,我们是按照五千算的,三年就是每亩一万五。而且,我们的补偿标准也比本地要求的提高了一倍,也就是每亩补偿十万零五千元。

    还有,安置补助费是三年平均产值的四倍,我们也提高了一倍,这又是七万五千元。

    两种费用加在一起,我们公司光前期为每亩地付出的成本就高达十八万,也就是说,你们村但凡家里有个十亩八亩地的人家,都会马上成为百万富翁。

    别的地方征地都是能少给就少给,甚至不给,而我们公司不但会给,还多给了许多,所以,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贵村的村民还不满意呢?难道是觉得我们公司好说话,能讹一点是一点?”

    “你什么意思?”唱白脸的王村长又爆发了,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大声道,“说谁讹你们呢?你给我讲清楚!”

    “有理不在声高,”方菁菁面不改色,“王村长,我跟你说的是普通话,没有半个字的方言,如果你连这都听不懂的话,那不好意思,请恕我爱莫能助。”

    “你……”王村长黑黝黝的脸膛红得发亮,一双鼠眼中满是怒火,颤抖着手指点了一会儿方菁菁,忽然猛地一甩袖,拽住赵支书就要起身,“咱们走!既然人家底气这么足,咱们也就甭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回去跟村民们说,他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咱不管啦!”

    赵支书不动,面色为难的看看方菁菁,又看看他,最终还是拉着他的胳膊将他摁回沙发上,说:“你看你,怎么动不动就发火呀!人家方经理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会那么想也没什么错嘛!咱们的目的是给村民们谋福利,不是让大家打个头破血流的,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