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64章 身份暴露
    “节操?”董雅洁鄙夷的瞅着萧晋,说,“那是给有节操的人准备的,跟你这种完全不知廉耻为何物的家伙在一起,讲节操的都会倒霉。”

    萧晋翻个白眼,走到沙发前瘫坐进去,郁闷道:“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这世界上的蠢姑娘都去哪儿了?”

    董雅洁闻言秀眉一挑,警惕地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龙朔市内,你可只有苏巧沁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不敢也不会让你头疼,所以,你又有了新的?”

    斜乜她一眼,萧晋道:“咋的,这是要当名侦探玩儿推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董雅洁眯了眯眼,起身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质问:“说!是哪个姑娘又让你头疼了?”

    萧晋无所谓的抿了口酒:“我要是不说呢?”

    “那我说不得就要去京城易家领那五百万美金的悬赏了。”

    董雅洁这句话说的戏谑,但对萧晋而言却完全不亚于平地惊雷。

    办公室里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仿佛空气都被凝固住了,但仅仅是数秒钟后,咔嚓一声,他手里的酒杯应声而碎,身体里也瞬间涌出滔天的杀意,一双眸子直直的盯着她,冰冷如刀。

    犹如被一头斑斓猛虎锁定,恐惧就像是钳子一样死死的夹住她的心脏,几乎是本能的,她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的解释道:“小明你……你别误会,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萧晋问,声音中毫无情绪。

    董雅洁从来都没有见过萧晋此时这副吓人又陌生的样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解释道:“前天我在沈家等你去送天绣,见到的却是沈家小姐带着天绣包裹回来,而且眼眶还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

    当时我以为是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欺负了她,可沈太太问起她时,她却说是被风吹的迷了眼。这种理由我当然不信,因为她脸上表情明显的就差直接在上面写‘我很委屈’了。

    后来她说她在大门口碰到了你,就顺便将天绣带了进来,我问她你人在哪儿,她说你有事先走了。

    尽管沈小姐表现的非常淡定,但说起你时的眼神还是出卖了她,我对那种眼神很熟悉,瑶瑶谈起你时也经常会是那副样子,所以我当场就断定,你和沈小姐一定早就认识。

    于是,我一离开沈家就打电话给京城的朋友,以跟沈家做生意为由打听沈小姐的过往和喜好,然后我就得到了一个信息——她讨厌姓易的人,尤其是京城易家的小辈,几乎是见一个打一个,缘由则是因为京城萧家的公子萧晋得罪了易家,且人间蒸发了。”

    后面的理由就不用说了,得到了这些信息,基本也就等于知道了一切。

    萧晋很无奈。从见到沈甜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站在了身份随时都会暴露的悬崖边缘。

    他现在的新身份和档案经得起任何人的调查,连国安情报处都不一定能查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但是,就像所有的谜题都会有一个关键的解题点一样,他过往的生活就是他所有秘密的线头,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要有心人将任何一个他在京城的人生和他联系在一起,根本不用费什么心思,随便一查就能将他所有精心伪装的外壳全部剥开。

    这就是他在强大起来之前决不能踏足京城、甚至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打回去的原因。

    “小明……”董雅洁见他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心里越发的忐忑起来,忍不住在他身边坐下,温柔且郑重的说,“我真的是在跟你开玩笑,如果你不喜欢,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提。那件事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说的,你要相信我,我……”

    “为什么?”萧晋转脸深深的看着她的双眼,打断道,“易家在华夏的家族势力中拥有绝对的地位,按照一个合格商人的思维来看,与它交好所能获得的好处远远大于我的价值,更不用说为我保密所要承担的附加风险了。

    大姨子,你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不应该看不出孰利孰弊的吧?!”

    董雅洁一呆,随即神色就变得愤怒起来,咬着牙说:“萧小明!在你的心里,我董雅洁就是个唯利是图、狼心狗肺的冷血动物,是吗?”

    萧晋不为所动,还冷冷的问:“那你是么?”

    “是你妈!”

    董雅洁破口大骂,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拽到自己面前,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的怒道:“萧小明,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看老娘的,但老娘警告你,这是你最后一次怀疑我,否则的话,老娘才不管你是不是萧家大少、是不是值五百万美金,麻袋和磐龙江就是你的棺材和坟墓!”

    萧晋静静地看了她片刻,忽然一嘟嘴,就在她红润的唇上亲了一下。

    像是被电到了一样,董雅洁用力推开他,红着脸羞恼道:“你……你干什么?”

    萧晋嘻嘻贱笑:“我有没有说过你的唇形很美?刚才距离那么近,我很好奇你口红的味道,所以情不自禁的就品尝了一下,抱歉!如果你觉得不公平,我可以让你再亲回来。”

    “我亲你个大头鬼!”

    董雅洁抬起脚就要踹他,然后像以前一样,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就落在了萧晋的手中。她刚想用力抽回来,注意力就被那货的话给吸引了。

    “既然知道了我的过去,那你现在就该明白我做事会那么谨慎的原因了。对不起,事关我、以及我身边人的一切,我不能仅凭我个人对你的感情,就轻易相信你的保证。”

    萧晋手指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美足和秀腿,视线却不离开她的眸子半刻。“和易家的恩怨,我谁都没有说过,就连沛芹和瑶瑶她们都不知道,你是第一个了解的这么清楚的。

    所以,雅洁,从现在开始,我、我的女人、我的未来、我的生命以及我的事业,这一切的一切,就都交在了你的手上,生或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唉……保守的秘密越大,所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大,我亲爱的大姨子,你真不应该好奇心那么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