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61章 绝望比失望更伤心

第861章 绝望比失望更伤心

 
    “天呐!你还是个孩子,老子就算再怎么禽兽,也不可能会有那样的想法啊!”听完翠翠转述的她爹娘的原话,萧晋顿时就叫起了撞天屈。

    梁翠翠见他竟然还不承认,便高高的噘起嘴,问:“那……那咱俩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愿意花几十万供我读书啊?”

    “我……”萧晋语塞,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总不能说以前为了哄女人上床,几十万的包包首饰都是眼睛不眨一下的送,现在供一个孩子上学,一年才花这么多,简直都可以说是抠门了。

    “冤死我了!”他捶胸顿足,哭丧着脸道,“窦娥见了我都得脸红,外面要是不下雪,都算老天无眼!”

    话音刚落,秋韵儿的小脑袋从楼梯口贼兮兮的探出来,小心翼翼的说:“大……大哥哥,我可以关上窗户了吗?外面下雪了。”

    萧晋一脑袋栽到了床上。

    梁翠翠没忍住笑了一下,俯身抱住他的脑袋,温柔至极的说:“我的傻哥哥,都是明摆着的事情,我们也早就都知道了,你还这么烦恼做什么?反正族长爷爷都是同意了的,也没人会怪你,而且……而且我、我也是愿意……”

    “我不愿意!”

    萧晋坐起身,抓住女孩儿的手臂轻轻推开她,表情一改之前的欲哭无泪,非常认真的看着她说:“翠翠,这件事是哥哥的错,非亲非故的,为一个漂亮女孩子花那么多钱,只要是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本能的怀疑一下这个人的动机。

    之前,我只顾着满足自己精神层面的愉悦,完全忽略了这方面的问题,造成了这样的误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困扰,真的很对不起!

    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帮助你,真的只是不愿意看到一个爱学习的孩子就这么埋没在贫穷和愚昧之中,如果非说我要图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赎罪,为以前自己的荒唐和浪费而赎罪,或者说为了功德。毕竟,这可比救人一命要更加高尚的多。

    最后,抛开彩云、玉香、巧沁和瑶瑶不谈,光说我跟你沛芹嫂子的感情如何,你就应该非常清楚,我是不可能抛弃她的,而且也决定了将来要娶她做我的妻子,所以,你要明白,哥哥不会、也不可能是为了要得到你才供你上学的。”

    听着他的话语,梁翠翠的俏脸一点一点的苍白起来,用眼中仅存的最后一抹希望问道:“那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干爹?”

    萧晋郁闷的拍了下额头。

    在干净单纯的梁翠翠眼里,干爹与干闺女就是正常的父女关系,它属于人伦的范畴,不应该有丝毫的暧昧和猫腻,但是,萧晋自小在城市里长大,早已被污染的污秽不堪,听到女孩儿喊干爹,就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她躺在自己身下也这么叫时的场景。

    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心脏和人品着想,他坚持让梁翠翠改口称呼自己哥哥,却不曾想这恰好给那个误会增加了一个注脚——既然你没什么企图,那为什么非要改掉呢?

    龌龊的心思不能说,他干咳一声,道:“那什么,原因不是早就跟你说过的么?咱俩的年龄差距连十岁都不到,我怎么能当你的长辈嘛!再说了,那个时候你不是也很理解我的做法么?”

    “不一样!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你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哥哥的称呼比干爹要更加亲近一些,但是……但是之后我以为我明白了,却发现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未落,梁翠翠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失望百次,比不上绝望一次,女孩儿此时是真的伤心欲绝了。

    萧晋心疼的厉害,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抱住梁翠翠,让她哭的不是那么无助。

    窗外的雪下得很大,鹅毛漫天飞舞,没多久便将世界染成了白色,这在位于华夏中部的龙朔而言也算是比较少见的。

    萧晋很发愁,既为了怀里的女孩儿,也担心高速路会因为大雪而封掉,导致自己明天不能早点到家。

    他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囚龙山之外的地方了,因为每次出来,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在等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梁翠翠的哭声终于慢慢停止,但她并没有离开萧晋的怀抱,而是一边肩膀一抽一抽的哽咽,一边问道:“哥,你喜欢我吗?”

    “喜欢呀!”萧晋回答的毫不犹豫,“你哥又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要是不喜欢你,干嘛要费劲送你来龙朔上学?”

    梁翠翠抬起头,眼神凄楚却又倔强的望着他:“你知道我问的是哪种喜欢。”

    萧晋叹了口气,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柔声说:“如果只是指男人对女人的喜欢,那肯定是有,毕竟你这么干净漂亮,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一定会喜欢上你。

    但是,这只是单纯视觉或者身体上的喜欢,在哥哥的心里,你就是一个需要被呵护和疼爱的小妹妹,明白吗?”

    梁翠翠咬了咬下唇,道:“也就是说,你只愿意上我,却不愿意爱我。”

    萧晋满头黑线,然后抬手就在女孩儿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佯怒道:“我现在发现送你来龙朔上学完全是个错误,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学的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了?”

    女孩儿自嘲一笑:“有什么所谓呢?反正我自作多情了那么长时间,今天还傻乎乎的质问你,蠢样子都被你看到了。”

    这话不对劲,好像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让萧晋瞬间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要是梁翠翠因此而开始自暴自弃,那他可就真是百死莫赎了。

    “丫头,”沉吟片刻,他道,“我想起来一件事,记得有一天在村里,你突然又开始改口叫我干爹,我问你为什么,你说你喜欢这么叫。当时我没去深想其中的含义,现在琢磨琢磨,那个时候,应该是你听到你爹娘说我看上你了不久之后吧?!”

    梁翠翠点头:“我就是那天听到的。”

    “照这么来看,你当时的突然改口,明明是不想和我成为那种关系的意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