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59章 好吃不过饺子

第859章 好吃不过饺子

 
    李战闻言,淡然的表情就再也维持不住,惊问道:“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陪一个久旷的娘们儿连续来了几发。”萧晋一脸装逼的摆摆手,说,“甭问那么多,小爷儿今天就是来邀功的,记住了,你欠我一个大人情!”

    李战微蹙起眉,问:“我会没事?”

    “回头让你爸妈拿点钱出来,跟张嘉茂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你的刑事责任应该就没了。”萧晋丝毫不在意现场全程监视看守的宪兵,直接说道,“不过,因为影响的问题,你的退伍基本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李战眼中闪过一抹痛苦,又笑了笑,说:“也罢,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萧晋瞪起眼:“咋的?这么看不起小爷儿啊?要是闹了半天,还让你丢工作,那算什么大人情?”

    李战摇摇头:“你别误会,能够脱罪,我就已经非常的感激你了,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付出了什么,但是,这个人情,我会记一辈子的。”

    “别说的这么肉麻,也用不了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小爷儿想起来就让你还了。”

    萧晋掏出烟盒,见宪兵没有制止,就递给李战一根,并给他和自己分别点上,这才又道:“听我把话说完,正规部队的编制,你是甭想要了,但是,有支特殊部队会马上开始审核你的资质,不出意外的话,你依旧还是一个兵,区别就是可能有点见不得光。”

    李战一怔,随即便露出激动的表情来:“你……你是指……”

    “别高兴的太早,那工作可比你原来的警卫队长危险的多。”萧晋神情恶劣的撇嘴道,“昨天你妈还说是我带坏了你,要是知道我又把你给整到随时可能需要玩儿命的前线去,估计弄死我的心都有,你要是还有点良心的话,回头就多帮我说几句好话。”

    李战笑了起来,他现在是真正的高兴和轻松。“说起我妈,好像你昨天晚上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配为人母来着。”

    “造谣!这是赤果果的造谣!”萧晋大义凛然道,“像我这种明礼诚信、尊老爱幼的社会主义四有好青年,怎么可能会对兄弟的母亲那么不敬?那肯定是污蔑我,你告诉我是谁跟你说的,我去找他算账!”

    “我妈说的,昨天晚上在警局教训我的时候就说了。”

    “呃……那什么,我昨天晚上对伯母是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太尊敬,但怎么着也算不上‘指着鼻子骂’吧?!伯母一看就是有内涵的文化人,说话喜欢修饰和夸张,呵呵呵呵……”

    “当着我的面你都敢暗含讽刺,我现在相信你昨晚真的骂过我妈了。”李战无语摇头,“不过算了,我了解我母亲,能想象得到当时她会对你和小雪说出什么样的话,你的脾气那么恶劣,能忍住不怼她才是怪事。”

    萧晋干笑两声:“被你一个大男人这么了解,我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李战又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道:“不管怎样,萧晋,谢谢你!”

    “行了,咱俩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到了英国替我照顾好瑶瑶就行。”

    “不,我谢你不是因为你保住了我的职业,而是因为你实现了我的梦想。”李战说,“我生长在军人家庭,自小就向往军旅生活,枪林弹雨,马革裹尸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但很可惜,我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只能待在后方,当一个在训练时幻想有敌人的所谓军人。

    这么大年纪的人说这种话可能会显得很幼稚,可我的初衷从未改变过,什么军衔、级别、功劳,我通通不在乎,我的人生也不应该只为了这些活着。”

    这话让萧晋内心由衷的钦佩,但说出口的话却非常难听:“嗯,确实很幼稚!这个时代,英雄向来都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认识的那次摩天轮事故吗?我戴着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就是因为这个。”

    “你做事虽然大气,但骨子里依然是个器量狭小之辈!”李战也很不客气的讽刺道,“英雄从来都不是做给别人看的,真正的英雄也不会在乎世人的赞颂或者诽谤,我只尊崇我的本心,只做我应做之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与我何干?”

    “好好好,我器量狭小,你慷慨伟大,行不行?”萧晋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恼羞成怒道,“你这么牛b,倒是别被人给关在这儿呀?老子特么就多余帮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李战哈哈大笑道:“兄弟,待我出去,咱们再打一架,然后大醉一场,可好?”

    “不好!小爷儿器量狭小,不跟你玩儿了!”

    萧晋摔门而去,李战耸耸肩,指着他特意留在桌上的两包烟问身后的宪兵道:“哥们儿,我可以拿走这个么?”

    门外,房代雪被萧晋摔门的动静吓了一跳,赶紧上前紧张道:“萧哥哥,怎么了?你们……”

    “没事,”萧晋笑着捏捏她的小脸儿,说,“别瞎担心什么,乖乖回家等着,用不了多久,你家战哥哥就能全须全影儿的出来,而且,到时候估计也用不着你煞费苦心的非要看午夜场电影了。”

    被戳破了昨晚的小心思,房代雪却顾不上羞涩,只是用力的抓住他的手,惊喜至极的问:“你、你说什么?战哥哥他……他真的没事?”

    萧晋翻个白眼:“我骗你干什么?要是回头他真的有事,萧哥哥就把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讨厌!”房代雪打了他一下,紧接着却捂着脸痛哭起来。

    女孩儿这是喜极而泣,也是愧疚稍有解脱的表现,所以萧晋并没有阻止,走到一旁点燃支烟等着,房文哲却又贼溜溜的凑了过来。

    “叔,朋友妻不可戏,小学表姐可是你兄弟的女朋友啊!那么说话,合适么?”

    萧晋鼻孔里喷着烟,极其无良的说:“李战年纪比我大,算是我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好吃不过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