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58章 杀人念经
    世上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坏的牛。

    事实证明,男人在床上向女人撂狠话,最后吃亏的只能是男人。

    上午十一点多,萧晋一边揉着生锈了似的老腰,一边走出酒店,上车前习惯性的往十楼望了一眼,这次窗前没有人影。

    “你妹的,果然得到了就不珍惜了,这娘们儿也是够现实的。”

    驱车来到龙朔警备大队的院门前,房代雪已经等在了那里,身边还有人陪着她,却是房文哲。

    摆出长辈的架子上前在那孩子脑袋上抽了一巴掌,瞪眼道:“今天不是周末,你怎么没去上课?”

    房文哲早就习惯了这家伙的蛮横和恶劣,揉着后脑委屈道:“我们已经放寒假了,妈让我来陪表姐的。”

    萧晋一怔,心想翠翠那丫头居然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说已经放假的事儿,估计是又因为自己没去看她而生气了。

    于是,他的脑袋也开始疼了起来。

    “行了,别在外面站着了,齁冷的,咱们进去吧!”

    因为董雅洁已经替他登了记,所以他们只出示了一下**件便进了警备大队的院子。接着,有人将他们带到了临时看押区的探视房门外等候,不一会儿,里面便传出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房代雪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但她第一时间就用手使劲抹了抹眼角,显然还记着昨晚李战说不喜欢她哭的话。

    房门被一个标枪一样的宪兵打开,萧晋拍拍女孩儿的肩膀,说:“你自己先进去吧,我看不惯女人对着除我之外的男人犯花痴的样子,待会儿再说。”

    房代雪低着头进了门,萧晋则走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旁,点燃了一支烟。

    房文哲做贼一样凑过去,低声道:“叔,听我妈说,你干掉了我韦素姨和睿明表哥,还拿我姨夫的把柄敲诈房家好几个亿,是不是真的?”

    萧晋斜乜他一眼:“是不是真的先不说,你的样子这么兴奋是什么鬼?叔敲诈的可是你家。”

    “什么狗屁我家,我才不承认呢!”房文哲啐了一口唾沫,说,“要我说,叔你这次做的事情虽然很帅,但还是太心软了,换成我,非敲诈的房家倾家荡产不可。”

    萧晋一阵无语:“拉倒吧!别说你姨夫根本就没那么大的价值,就算有,叔要是真像你说的那么做了,第一个跟我急的就是你妈。”

    “啊?怎么会?”房文哲不解道,“虽然我妈一直都希望我能得到房家的照顾,但那只是为了我,她自己也是深恨房家的呀!”

    “傻小子,你错啦!”萧晋笑道,“你妈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房家接纳你,而是要你拥有房家。”

    房文哲吃惊的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叔你……你说啥?拥有房家?开什么玩笑?房家又不全都是傻子,他们连承认我都不愿意,怎么可能把家族给我?”

    萧晋转身面对他,很认真的看着他的脸说:“你先别管他们会不会把家族给你,我只问你,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愿不愿意要?”

    房文哲愣住,神色一阵变幻,许久才微低下头,嘟囔一般的说:“不愿意。”

    萧晋挑起眉:“为什么?那可是近百亿的资产啊!你一辈子都挥霍不完的钱。”

    房文哲撇撇嘴,牛x哄哄地说:“我是很喜欢钱,但男子汉大丈夫,自己赚来的钱才花的舒坦,别人的,我不稀罕!”

    “嗬,这话儿说的够大气!”萧晋笑着揉揉他的脑袋,又道:“不过,傻小子,男人有骨气是好事儿,不食嗟来之食也很对,但是,咱们自己凭本事抢来的,为什么不要?”

    “抢?怎么抢?”

    “你看你叔叔我不就刚抢了几个亿吗?”

    房文哲彻底呆住,但没多久眼睛里就绽放出难以言说的光彩,表情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充满了喜悦和渴望。

    而此时的萧晋没能想到的是,他今天随便说的几句话,造就了一个商界流氓。

    未来的房文哲化身标准的血腥资本家,抢东西上了瘾,只要是自己看上的产业,立马就会不择手段的吞到肚子里,消化得了就消化,消化不了就直接打包打包再高价卖掉,导致了许多希望产业胎死腹中,更令数不清的人失去了梦想或工作。

    然而,不管舆论怎么抨击,也不管世人怎么谩骂,就像资本大鳄索罗斯一样,他赚的盆满钵满,真正的把钱变成了一串毫无意义的数字。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两人在外面等了大概三根烟的功夫,房代雪眼睛红红的从探视房走出来,对萧晋说:“萧哥哥,战哥哥请你进去。”

    “陪好你表姐。”又抽了一下房文哲的脑袋,萧晋走进了探视房。

    李战坐在房中间一张桌子的后面,腰背还像以往一样笔直,但表情却不再是冷冰冰的,而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萧晋瞅瞅站在他身后墙边的宪兵,在对面坐下,笑着道:“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以前一天到晚都臭着一张脸,跟有人欠了你几百万没还似的,这一杀人,怎么还学会媚笑了?”

    李战摇摇头,无奈道:“嘴里积点德吧!就算你不在乎我会不会被判重罪,好歹也心疼一下你自己,别一出门就被老天爷给劈死,那多冤呀!”

    萧晋闻言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直到宪兵出言厉喝,才摇着头停止。

    “看来,以前的你确实是被憋坏了,一直严格遵守纪律到自虐的地步,这突然打破了规则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确实很爽,”李战微笑道,“说句很可能惹麻烦的话,我竟然一点都不后悔最后踹飞张嘉茂的那一脚,从刚踹完到现在,没有一秒钟升起过觉得不该那么做的心思。”

    “然后呢?”萧晋问,“如果你被无罪释放,回归原来的生活,你会怎么做?”

    “不怎么做,还和以前一样,不过,我应该会变得比以往更喜欢笑,起码不能再让小雪一天到晚都面对我冰冷的脸了。”

    萧晋眼中闪过一丝由衷的欣赏,呵呵一笑,说:“不为外物所迷,始终保持本心,杀得了人,也念得了经,收放自如,不错,你比我强,不枉我出卖自己的rou体去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