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54章 我凭什么要忍?

第854章 我凭什么要忍?

 
    接到房代雪哭着打来的电话的时候,萧晋刚刚才从苏巧沁的身上下来,事后烟点上都还没抽两口,就被一句“战哥哥杀了人”给唬的差点儿跳起来。

    急匆匆赶到市局,女孩儿已经做完了笔录,见到他便开始哇哇大哭,语无伦次的,除了对不起,什么都说不出来。

    萧晋只能先好好的安抚她,然后才找到严建明问清楚了状况。

    “这么说,李战是在救人,就算不够见义勇为,也不能说是故意杀人吧?!”

    严建明点点头:“如果事实就是方小姐所说的那样,李队长最多算个防卫过当,具体的,还得等现场勘查的同事们得出结论再说。不过,李队长是军人,对他的审判是要交给军事法庭的,我们警方没有任何权限,这一点还请萧先生理解。”

    萧晋沉默片刻,说:“严队,以你的经验来看,是不是除非李战被判无罪,否则,他的军人生涯都要到头了?”

    严建明叹了口气,“他家人打点打点的话,或许能够留在部队,但肯定是要降级调职的,转后勤部队的可能性比较大。”

    萧晋面色阴沉下来,又问:“我现在能见见他吗?”

    严建明露出为难的表情:“实在抱歉,萧先生,在军方警备队的人来之前,我们什么权限都没有。”

    “好吧!谢谢你严队。”

    道了谢,萧晋走回到依然在抽泣的房代雪身边,轻声道:“别担心,你家战哥哥不是故意杀人,他老爹又是师长,不会有什么事的。”

    女孩儿伤心懊悔的扑进他的怀里:“萧哥哥,都怪我,我不该跟他闹脾气的,是我害了他……”

    叹息一声,他说:“别胡思乱想,女孩子虽然总闹脾气不好,但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也不会有人喜欢,你一向都很懂事可爱,比起那些作天作地的女生来,好了何止百倍?这件事你没错,李战也没错,错的是那个张嘉茂,那杂种连死都死的不是时候。”

    “可不管怎样,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啊!”

    房代雪根本听不进去,越哭越伤心,萧晋头都大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循声望去,就看见董雅洁陪着一个中年妇人急匆匆的向这边走来,后面还跟着两名无论身板还是步伐都军人气十足的年轻人。

    不用想,那中年妇人肯定就是李战的母亲了。

    严建明早早的迎了上去,没说几句话,李战母亲的眼睛便看向了他们这边,目光跟刀子似的。

    房代雪还没有见过李战的父母,但她不傻,一感受到那样的眼神,身体便是一僵,然后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低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不一会儿,李战的母亲便走了过来,先是阴冷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房代雪,然后开口问道:“阿战就是为了救你?”

    房代雪咬着嘴唇点头,低声道:“伯母,对、对不……”

    “谁稀罕你的对不起?”李战母亲一声厉喝,抬手便打。

    可是,她的手掌并没能落在房代雪的脸上,因为萧晋抓住了她的手腕。

    “伯母,”萧晋松开手,沉声道,“李战身为男人和军人,在弱者遇到危难时挺身而出本就是他的责任,您有一个好儿子,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才对,就算心中气愤,也不能将气撒在被他保护的人身上。您可曾想过,您这一巴掌下去,让马上就要付出代价的他情何以堪?”

    李战母亲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他一眼,问:“你又是谁?”

    “我是李战的朋友,我叫萧晋!”

    “原来你就是萧晋!”李战母亲的火气瞬间猛增,目呲欲裂道,“怪不得瑶瑶那么乖的孩子会变得不听话,你果然牙尖嘴利能说会道,我的战儿以往从不在深夜外出,自从认识了你和这个姓房的小妖精,就变得越来越不像个军人。

    你们……你们生生把他给害到如今这个地步,还有脸大言不惭的说是他的朋友?哼!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这件事一完,该你们付出的代价,一点都不会少!”

    “如果您认为一个冷冰冰像木头、完全不通人情世故、整天只知道训练和任务的李战才是个好儿子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萧晋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道,“但是,我希望您在冷静下来之后能够好好的想一想,一个完全服从命令的孩子虽然很符合家长的利益,但那样的孩子又跟机器有什么区别?还能被称之为人吗?

    那些什么戒网瘾学校和书院为什么不管怎么被曝光还依然屹立不倒?就是因为像您这样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实则就是嫌孩子不听话的父母太多太多。

    你们为了自己轻松,不惜压制泯灭掉孩子的人性,只希望他们按照你们所规划的样子长大,丝毫不考虑他们未来的无限可能。虎毒尚且不食子,说句不敬的话,在我看来,您根本就不爱您的儿子,您爱的只有您自己,真正害了李战的,正是您!”

    李战母亲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家伙指着鼻子骂,一时间气的浑身发抖,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好!很好!姓萧的,你的胆子真的很大,我希望哪天你大祸临头的时候,依然还能维持这样的勇气!”

    言罢,她转身便走,不远处的严建明慌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董雅洁看看萧晋和房代雪,叹息一声,郁闷道:“你说你在这种时候跟一个心忧儿子的母亲吵什么?在当妈的眼里,孩子犯下的所有错误都是被狐朋狗友影响的,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明白。

    再说了,她是李战的母亲,也是你的长辈,被长辈骂两句又不能掉块肉,你怎么就不能忍一次呢?”

    “我是李战的朋友,仅此而已。”萧晋冷冷的回应道,“我会给予他母亲应有的尊重,但有资格在我面前摆长辈架子的人,只有我所认可的长辈才行,一个不分是非仗势欺人的妇人当面威胁我,我凭什么要忍?”

    :祝大家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