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48章 找上门来的房家人

第848章 找上门来的房家人

 
    昨天深夜,在酒店房间睡觉的房代云迷迷糊糊觉得床边好像有个人影,开灯一看,顿时就骇的险些魂飞天外——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刀坐在他的床边削苹果。

    那个男人长得很英俊,但表情却毫无生气,像个雕工精湛的木偶,更像一具漂亮的死尸。

    雪亮的刀身在灯光下明晃晃的,房代云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只敢颤着声音说:“我……我的钱包在衣服外套里,所有银行卡的密码都是980429。”

    男人没有反应,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分毫改变,只是默默且缓慢的削着苹果。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也就一两分钟,男人终于将苹果皮完全削了下来。那一刻,房代云心里甚至都在发誓:以后再也不吃苹果了。

    “这……这位先、先……”

    他尝试着再次开口,那男人忽然站了起来,吓得他一个哆嗦,险些直接尿床。

    男人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将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柜上,接着将刀子插在上面,最后还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请他吃一样。

    接下来,那男人就离开了,房门锁上的咔哒声瞬间就将房代云的脑袋给响成了浆糊。

    他一宿都没再睡着,开着灯坐在床上一直琢磨到天亮,也没弄明白那个男人是干嘛的。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名叫贺兰鲛,是萧晋的人!昨晚出现在他的床边,是要给他一个警告——既然上了船,那就乖乖的献出忠诚,今天的谈话仅限于他和房韦茹,一旦有第四个人知道,那把削苹果的刀,最后绝对不会再插在苹果上面。

    也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他与萧晋之间,不仅仅是智慧上的差距,无论手段还是气魄,他都远远不如。

    萧晋,是真敢杀人的!

    萧晋敢杀人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房代云不知道的是,他的心肠还不够硬,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选择让双手沾染血污,这是一名医者应该有的操守。

    比如现在,他刚刚走出咖啡馆就迎面碰到了一个眼眶红红满脸委屈的姑娘,如果他心肠够硬的话,直接无视便好,但他却在一声叹息之后,走向了自己的车。

    “李战就算再相信你,终究还是个有喜怒哀乐的爷们儿,有话咱们换个地方再说,别站在那里像是被我给那啥又那啥了一样。”

    今天萧晋似乎要跟房家人杠上了,那姑娘也姓房,正是房代云的妹妹,房代雪。

    女孩儿明显是已经从家里得知了房韦茹要代表房家跟萧晋谈判的事情,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悄悄跟在房韦茹后面来的。

    上了萧晋的副驾驶,房代雪还是目光幽幽的盯着他,表情要多幽怨有多幽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萧晋脸皮厚,不为所动,发动车子离开咖啡馆的停车场,一语不发的汇入车流向前驶去。

    约莫十几分钟后,他在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停下,带着房代雪乘电梯上到八楼,来到一家专营法国菜的西餐厅。

    坐下后,他也不问女孩儿爱吃什么,自顾自的点了两个人的份,还要了一**红酒。

    “好了,”在等前菜上来的功夫,他终于开口,“有什么想说想问的,这会儿可以了。”

    房代雪抿了抿唇,很不客气的问道:“我们是不是朋友?”

    “当然是。”萧晋回答的迅速且直接,“我一直都是拿你当一个很亲近的小妹妹来看待的。”

    “所以这就是你对待妹妹的方式?”房代雪目光犀利而愤怒,“把她的亲姑姑和亲表哥弄进监狱,胁迫她的亲姑父敲诈她家,还毁掉她嫡亲哥哥的未来?”

    萧晋笑了:“首先,我跟你亲表哥的恩怨,你是一清二楚的;他不止一次的找我麻烦,你也知道;难道说,我把你当妹妹,就得对他逆来顺受忍气吞声?那我可就要反问你一句把我当成什么了。

    其次,你的亲姑姑会被警方抓起来的原因,你现在也应该已经知晓了,那可不是我害的,你要寻仇,去找那条无辜惨死于你亲表哥手中的冤魂吧!

    至于毁掉你亲哥哥的未来,有时间你可以去问问他为什么,一个已经出手企图染指我的女人并吞并我心血的家伙,我没理由不反击。

    小雪,我相信你是一个明事理的姑娘,这三件事清清楚楚,哪一件都不是我主动挑起的。站在你的角度,你可以生气,但你不能指责我,被迫自卫最后胜出的人,有资格享受他的胜利。”

    关于萧晋所说的这些事,房代雪当然知道并不全是他的错,这也是她会独自来找萧晋的原因,就像个被哥哥欺负了的妹妹向哥哥控诉一样。如果真是萧晋主动坑害她的亲人,那来的就应该是李战了。

    “那胁迫我姑父敲诈我家呢?这就是你的胜利果实,对么?”

    前菜上来了,是一道香煎鹅肝配苹果,味道很不错,但女孩儿却连看都不看一眼,于是,萧晋直接将她的盘子拿到了自己面前。

    “这也是唯一一件让我觉得有愧于你的事情。”他切了块鹅肝进嘴边嚼边道,“因为它不再是我的被动自卫,而是主动出击,确切的讲,是先下手为强。”

    “为什么?你已经赢了,为什么还要不依不饶?”

    “我赢了,事情就能结束吗?”萧晋三两口将一份不大的鹅肝吃完,喝口酒漱漱口,接着又开始吃第二份,“亲爱的房代雪小姐,请你仔细的回想一下你父亲和你爷爷的做事风格。

    他们会不会通情达理的认为这次事件是你姑姑和你表哥咎由自取?会不会任由我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原本也有你们房家一半的天石县赚得盆满钵满?”

    房代雪怎会不了解自己的至亲?答案她很清楚,不会,绝对不会!

    “可……可他们毕竟还什么都没有对你做,你这是……这是欲加之罪!”

    “所以我说觉得有愧于你呀!”

    这时,服务生端了汤上来,萧晋立刻丢下只吃了一半的鹅肝,拿起勺子开始喝汤,气的房代雪抄起桌上的餐巾就丢进他碗里,恼道:“你还喝?我看你一点愧疚都没有,分明就是在哄我!”

    :祝大家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