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47章 道行太差
    房韦茹不是爱做梦的小女生,对感情的需求要相对更加的实际和冷静。因此,她对萧晋的动心,并不是出自于纯感性的思维,仅仅是觉得他挺适合做一个抚慰寂寞和相互取暖的对象,至于会不会真的爱上,那就是相处之后的事情了。

    然而,事情本可以这么简单,可现在里面掺杂进房家和儿子的未来,她就不敢再任性的只为自己考虑,必须慎重慎重再慎重才可以。

    待心跳稍稍平复一些,她深吸口气,说:“首先,对于你的信任,我非常感激,而且说实话,你的提议也让我很心动,但是,这件事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我需要时间仔细的考虑一下。”

    “当然可以。”萧晋笑着道,“今天,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讲的很清楚了,咱们也就没有了再继续谈判的必要,什么时候你考虑出了结果,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接受了,就按照我之前说的办,若是不接受,那你直接联系我们公司的元小姐便好,我会知会她让出不超过五亿的份额,就算是我对韦茹姐你的一点心意吧!只不过,具体要让出什么,得由她自行决定。”

    这个表态不可谓不仁至义尽,房韦茹心中感动,忽然没来由的升起一丝惭愧的感觉来,低下头轻声说:“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萧晋。”

    萧晋哈哈一笑,摆手道:“谢谢什么的就算了,有时间再让我帮你按摩一下脚就好。”

    或许是心中已经有了倾向,也或许是被萧晋的诚意打动,此时再听他这种近似于调戏的话,房韦茹竟然没有一点不适和反感,只是摇头苦笑:“不知道你是有什么怪癖,还是单纯的重口味变态,一个老女人的脚丫子都能让你这么惦记,真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姐姐你这话可是大错特错,只单纯看女人年龄脸蛋身材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还没有长大的毛头小子,另外一种就是在这方面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满足的**丝。

    不信你仔细留意一下那些成功人士身边的姑娘,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比例都是颜值和身材并不特别出彩的,这是为什么?难道那些成功人士都傻都瞎么?

    当然不,他们是经历的足够多,对于女人的需求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那就是欣赏。

    这个欣赏的概念就比较广泛了,才华、气质、玉手、美足、秀腿、甚至有灵性的眼睛,都可以成为他们为之而倾倒的理由。

    这就好比吃饭,当你已经不需要为温饱而担心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去追求口味,如果连口味都达到了极致,后面还有形与意可以探寻。人的**是永无止境的,只要有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没理由不去追求。

    当然,如果一个女人在拥有这些特质的同时还有美貌,那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了,就像韦茹姐你这样。”

    一番道理把房韦茹说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啼笑皆非道:“虽然早就领略过你的口才,但直到今天我才不得不心服口服,强词夺理居然都说的让人无言以对,还能顺带彰显自己的品位,会有那么多优秀的女人甘愿委身于你,真是一点都不奇怪。”

    “那姐姐你呢?有没有心动?”萧晋直截了当的问道。

    房韦茹一滞,摇摇头,说出口的话却是:“你又来了,再这样,姐姐可真就要走了。”

    萧晋呵呵一笑,说:“重要的事情已经说完了,韦茹姐居然还拿这样的理由来威胁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姐姐你很愿意与我呆在一起,哪怕只是闲聊?”

    房韦茹柳眉一挑,忽然拿起手包便站起了身。“你不说我倒忘了,上午还有一个重要的客户要去会所,我得亲自接待才行,今天这顿咖啡就算你请了,下次我再还你。”

    说完,她便转身离去,竟是都不等萧晋回应,仿佛真有什么急事似的。

    萧晋也不阻拦,微笑着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走到他的对面坐下,面色阴沉。

    “我没有骗你吧!”萧晋掏出手机,将处在拨通状态的一个电话给挂掉,淡笑说,“你这位十几年前就被你爷爷赶出家门的姑姑,可比你要精明的多,跟着她,你的东山再起肯定不会是什么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那男人赫然正是房代云,而且很明显,他全程都通过手机听到了萧晋与房韦茹之间的谈话。

    “精明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被男人骗?”他的表情很复杂,说不出是难堪还是不屑。

    “你果然很蠢。”萧晋冷笑,“一个十七岁就被赶出家门,带着襁褓中的孩子,独自一人在外闯荡,还能攒下那样一份家业的女人,心性之坚韧,远超你的想象。莫说我们之间只是一点暧昧,哪怕将来我真成了你的便宜姑父,她也肯定会将房家与我分的清清楚楚。”

    房代云神色一厉,咬牙道:“萧晋!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哦?”萧晋表情玩味,“你看上去很愤怒的样子,是在心疼你韦茹姑姑?还是单纯的不想见到我染指你的长辈、或者成为你的长辈?”

    房代云用力咬着牙,只是用充满怒火的眸子盯着他,一语不发。

    萧晋笑笑,起身走到他的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也怨不得我总像个长辈一样教训你,没办法,你的道行太差,还得继续修炼呀!”

    说完,他抬步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又道:“对了,昨天晚上,你应该已经见过贺兰鲛了,他是我最忠诚的手下,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变得和他一样,有机会的话,你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

    !话说完了,你想坐就再坐一会儿吧,走的时候别忘了结账。”

    萧晋走了,坐在原处的房代云却再没了恼火的心思,面色苍白,汗如雨下,表情只余浓浓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