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43章 发泄就要暴力

第843章 发泄就要暴力

 
    陆熙柔扑到萧晋的身上又抓又咬,而萧晋却如老僧入定,眼观鼻鼻观心,所以没一会儿,女孩儿就非常无聊的松开了他。

    “送上门来的豆腐都不吃,看上去,这是真有了不小的烦心事啊!”陆熙柔抿了口酒,一边夹菜一边道,“说出来听听,让老娘也乐呵乐呵。”

    萧晋不打算将自己的过去像祥林嫂那样到处亮给别人看,所以闻言摇了摇头,说:“今天叫你出来,除了我想休息一下之外,就是单纯的慰劳慰劳你,所以,你该吃吃,该喝喝,想说笑话段子也随你,但不要提及什么工作或者实质性的话题。”

    “你什么意思?”陆熙柔拍了下桌子,瞪眼道,“合着你身边的人里边,就我一个可以随便对付、不用费心思呗!”

    萧晋就笑:“我怎么觉着,在我想要休息放空自己的时候,选择和你在一起,这说明你是最让我放松和毫无防备的人,你应该为此感到开心和荣幸才对。”

    “屁的荣幸!我倒宁愿自己是最让你头疼的那个。”陆熙柔撇着嘴嘟囔道。

    萧晋闻言摇摇头,叹口气,说:“你要是真不开心,我可以走,饭你继续吃,我会把账结了的。”

    陆熙柔低下头不吭声了。

    不一会儿,饭菜流水般的上来,她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闷头大吃,吃完了叫服务生进来,将几乎都没怎么动过的几道菜打包,然后起身就走。

    萧晋没有拦她,因为他发现郁闷的时候叫这个姑娘过来是个错误,还不如跟贺兰鲛那个木头喝酒,或者去雁行医馆抽巫雁行一顿。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一**酒快要喝完的时候,陆熙柔居然又回来了。

    “喝够了没?”女孩儿一改往日的轻佻,清冷十足的问。

    看看快要见底的酒**,萧晋说:“应该差不多了,再喝就要醉了。”

    “身为北方人,居然连一斤五十二度的白酒都喝不完,真丢人!”吐了一句毒舌,陆熙柔便上前将他拉起来,“不喝就跟我走吧!”

    “去哪儿?”萧晋问。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萧晋微微蹙了下眉,却没有什么表示,任由她拉着自己走出酒店,又被塞进副驾驶。

    夜幕已经降临,马路上红红的车灯连接起了一条长蛇蜿蜒向前,陆熙柔跟着开了二十分钟左右,在一个岔路口拐弯,没一会儿,窗外的光线就开始慢慢变暗。

    萧晋看着路两边渐渐多起来的平房,感受着越来越颠簸的路面,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陆熙柔脸庞沉静如水,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一点要回答他的意思都没有。

    萧晋无奈的又叹息一声,说:“小柔,如果今天我有什么做的不妥当的地方,你别在意,我确实有点心情不好,你……”

    话没说完,车子忽然停在了一个黑漆漆的胡同里,而在车头的前方,则是两扇紧闭的木门,门上油漆斑驳,很多地方都露出了里面的木头,门缝里有微弱的灯光照射出来,隐隐似乎还能听到男人喝酒划拳的声音。

    陆熙柔一语不发的开门下车,打开后备箱从随车工具中拿出换轮胎用的扳手,然后冲到那两扇木门前就狠狠踹了一脚。

    木门发出一阵咣当和吱呀声,却没有被踹开,萧晋见她竟然还有再踹一脚架势,终于压不住火,下车拉住她的胳膊,厉声喝道:“陆熙柔,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令人意外的是,女孩儿非但没有因为他的态度生气或者委屈,反而冲他甜甜一笑,说:“前几天,我逛街的时候在路边见到了两个残疾小孩儿在乞讨,在不远处还有两个成年男人在玩手机,时不时的就会往小孩儿的方向瞄上一眼。

    当时我就怀疑他们是那种专门弄残孩子来乞讨的畜生,于是就假装不小心撞掉了其中一人的手机,并坚持将自己的手机赔给了他。

    我的手机里安装有窃听和定位装置,几天下来,不但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还找到了他们的窝点……”

    说着,她纤纤小手往木门一指,得意的说:“就是这里!”

    萧晋听完眉头一挑,紧接着便想到了什么,问:“所以,你没有报警,而是专程把我领过来,就是要让我去解救里面那些可怜的孩子?”

    陆熙柔重重点头:“打人是犯法的,你心情不好,估计也肯定不耐烦跟警方扯皮,但是打畜生就不一样了,既做了好事,又能畅快的发泄,多爽啊!”

    萧晋一阵愧疚和窝心,握住她的小手,柔声开口:“小柔,我……”

    “谁呀?大晚上的踹老子院门,活腻歪了?”一道蛮横的声音随着被打开的木门传出来,打断了萧晋要说的话。

    萧晋嘴角翘起一丝邪邪的笑容,身形一闪,两扇木门就脱离了门框,在那蛮横声音主人的惨叫声中一起飞进了院子里。

    接下来,院子里便是一阵鸡飞狗跳鬼哭狼嚎,陆熙柔小身子靠在车头上,歪着脑袋,目光有些痴然。

    “没想到,那家伙笑起来的样子……还是蛮帅的嘛!”她喃喃的说。

    无需求证,也没必要审讯,只是单纯的打人发泄,所以萧晋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出来,站在门口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笑着说:“果然暴力是这世界上最容易让人神清气爽的事情。”

    陆熙柔探头瞅瞅门里的院子,问:“那些人现在什么情况?”

    萧晋呲了呲牙:“全成了残疾人,而且还是即便接上了也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

    “嗯,还是你办事最深得我心!”女孩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愣着了,赶紧给我们正义的田大警官打电话,让她过来善后吧!”

    萧晋掏出手机,在拨号前却犹豫了,说:“我们自己发泄爽了,却找桐桐擦屁股,这是不是……不大合适啊?”

    陆熙柔柳眉一挑:“呦!这都开始心疼啦!萧大萝卜,你到底还是没坚持住,要对那傻姑娘下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