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40章 还是那么坏
    ,最快更新乡野小春医最新章节!

    “萧晋!”沈甜忽然一声大吼,悲愤道,“连一个问题都不愿正面回答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的不堪吗?”

    望着眼泪已成决堤之势的女孩儿,萧晋终究没办法继续硬着心肠,叹息一声,将兜里的手帕递过去,说:“快擦擦,马上就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还这样哭鼻子,不怕人笑话啊?”

    “谁敢笑我?”女孩儿不动,只是扬起小脸儿,傲然道,“这是我家大门口,谁敢笑我,我放狗咬他!”

    这分明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嘛!

    萧晋没忍住笑了一声,顿时就气的沈甜直跺脚。“萧晋,你成心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放狗?”

    “不是不是,”萧晋赶紧摆手解释,“就是觉得你还和半年前一样……呃,一样可爱。”

    “你撒谎!”女孩儿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淌,“要真可爱的话,为什么你不爱?”

    这话也就小丫头才能问得出来。萧晋心里吐着槽,把手帕又往前递了递,说:“别哭了,现在连鼻涕都流出来了,快擦擦。”

    “我不!”沈甜的尖下巴依然仰着,“我、我要你给我擦。”

    萧晋眉心一蹙,转身就走。

    “萧哥哥……”

    一声幽幽怨怨委委屈屈的呼唤,萧晋就再也挪不动脚步了,再次长叹一声,走回沈甜的面前,用手帕仔细且温柔的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口气却生硬道:“你知道我不喜欢女孩子哭,所以,从现在开始,如果你敢再掉一滴眼泪,我马上就走,绝不回头!”

    沈甜咬住嘴唇,目光痴痴的望着他,说:“一听到诗咏国际的董总说会有个叫萧晋的来送天绣,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早早的等在树林里,想着见到你之后,一定要先狠狠的打你一顿出气,起码也要打断一条腿,就打中间那条!”

    萧晋本能的夹了下腿,把手帕覆在女孩儿的鼻子上,命令道:“擤!”

    沈甜立刻就挤着眼用力擤起来,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不雅的行为,毫不做作。只不过,擤完之后,她却将手帕夺了过去,低头说:“这……这个让我帮你洗吧!”

    萧晋想都不想就摆手:“不用,要是让你妈知道了我这么使唤你,还不得别把我的皮剥了啊?你洗了就自己留着吧,这玩意儿我多得是。”

    沈甜噘噘嘴,叠好手帕放进衣兜,兔子一样的红眼睛又看了他一会儿,便疼惜道:“萧哥哥,这半年你过的好吗?”

    “好啊!别提有多好了。”萧晋双手插兜,像个二混子一样摇头晃脑的说,“以前没来过龙朔,来了才知道,这里不但山美水美,女人更美,个顶个的水灵,这半年我过的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呢!”

    沈甜的小脸立马就黑了:“你……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啊?惹了那么大的祸,都不能让你吸取一点教训么?”

    “我吸取了呀!”萧晋一脸无所谓道,“这半年里,我打过很多人,但他们的蛋蛋都好好的,一个都没碎。”

    沈甜扑哧一声笑了,甜美的脸庞如阳光一般明媚。“你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坏。”

    “怎么可能没变呢?以前我是嚣张跋扈的萧大少,现在我就只是个山村教师,不过,我倒是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所以……”

    说着,他走到车后打开后箱门,将装有天绣的包裹拿出来,接着道,“如果你不恨我的话,那就当今天见到的是个同名同姓的萧晋,为免被你家认识我的人见到我,东西你就自己拿进去吧,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就跟董雅洁说,我带回去给你改。”

    见他这就要走的样子,沈甜慌了,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可怜巴巴地说:“萧哥哥,你别再躲着我了,好不好?”

    萧晋笑笑,柔声道:“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哥哥,我自然不会躲着你。”

    女孩儿又跺了下脚,“人家第一次都给了你,怎么可能当你是哥哥嘛!”

    这债欠的可有点大,根本还不起呀!

    萧晋彻底没了脾气,吧嗒一下嘴,很郑重的直视她的双眼,说:“沈甜同学,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再像半年前那样玩了……”

    听到这儿,沈甜的小脸登时就被巨大的惊喜填满,然而,萧晋接下来所说的话,却又瞬间将她从天上拉进了深渊。

    “……我已经有了深爱的女人,而且不止一个,她们每一个我都不会离开和放弃,无论发生什么。所以,如果半年前我伤害了你,那我现在向你道歉,并愿意接受你的惩罚,只是……你马上就要成年了,有些事情也应该明白了。”

    沈甜的眼睛里很快就又有泪水溢满,但萧晋仅仅眉心一动,她便吓得慌忙用手背抹去。

    “也就是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我,是么?”

    “丫头,咱还能好好说话不?”萧晋头疼道,“我现在不是萧家的少爷,已经配不上你这位沈家公主啦!更何况,刚刚我也说的非常清楚,我有不止一个的女人,就算接受你,你也只能当一个情人,以你的性子,肯定是忍不了的吧?!”

    沈甜再忍不住,眼泪再次滚滚而落。“萧晋!我恨你!恨死你啦!”

    大声的喊完,女孩儿便转身向自家的大门跑去。

    看着空气中甩动的马尾辫,以及女孩儿那犹如柳枝抽条一般长大的背影,萧晋吐出一口浊气,轻扇了自己一巴掌,刚要掏跟烟抽,眼角瞥见地上的包裹,赶紧喊道:“喂!小甜甜!你让人把东西拿走啊!”

    女孩儿不理,脚步不停。于是他又接着喊:“好歹把车挪一挪成不?”

    女孩儿已经跑进了大门,关门的声音震天响。

    萧晋欲哭无泪,看看车的前后距离,只好将天绣包裹放在沈甜车的引擎盖上,然后上自己的车,开始一点一点的前后挪。

    十几分钟后,他终于把车挪成了足够拐出去的姿势,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正要踩油门离开,却发现沈甜不知何时回来了,就站在不远处幽幽的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