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39章 以前造的孽
    京城大佬、祖籍江州、四姨太、女儿十八岁……卧槽!老子怎么就没想起来是沈家呢?董雅洁啊董雅洁,老子要被你给坑死了啊!

    用力的拍拍脑门,萧晋关上车门就要发动引擎挂档倒车,却不料一辆明黄色的保时捷911从林间路上风驰电掣般的驶来,嘎吱一声,正正好好的堵在了他的车屁股后面。

    瞅见从小跑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靓丽的姑娘,萧晋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想都不想就趴下身去,嘴里念经一样胡乱的向满天神佛祈祷:她看不见我她看不见我……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然而,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通常都没什么用。咣的一声,好像车门被人踹了一脚,紧接着一道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姓萧的,姑奶奶知道你在里面,赶紧给我滚出来!”

    萧晋冷汗都下来了,闭着嘴一声不吭。

    咣!这次的声音更大,似乎不是脚踹的,他稍稍抬头瞄了一眼外后视镜,顿时就暗叫了一生苦。

    只见那姑娘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块青砖举着,满脸怒火道:“萧晋!我数三个数,你要是还不出来,姑奶奶可就要叫人过来砸车了!”

    罢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躲也躲不过。萧晋郁闷的长叹口气,慢慢直起上身,对车窗外的姑娘露出一个无比谄媚的笑容,恭维道:“哎呀!这不是小甜甜嘛!好久不见,真是出落的越发水灵了。”

    看到他的那张贱脸,姑娘脸上的怒火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幽怨,连眼眶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萧晋为什么会如此惧怕这个姑娘?原因无他,除了担心行踪走露了风声之外,还因为他曾经当花花公子时所造下的孽。

    当年因为小太妹的死,他性情大变,一改曾经的内向和懦弱,变成了个混迹花丛的浪子。

    不过,他做人比较讲究,泡妞儿遵循的原则从来都是利益交换、各取所需,绝不玩弄和欺骗感情,所以在京城的纨绔圈子里名声还是很不错的,这自然也就吸引了不少同样爱玩的女性二代三代们。

    对此,他自然是来者不拒的,只要看对眼,分分钟就能开房同居,短则一夜,长则两周,没新鲜感了就互道拜拜,各自都获得了满足,不沾因果。

    但是,常在河边走,总会湿到鞋在去年春夏之交的一次纨绔圈子聚会中,他跟当时高三快要毕业的沈甜擦出了一点火花。

    当时这女孩儿打扮的非常前卫,烟熏妆,大红唇,镂空的黑色吊带小背心,露脐包臀的小热裤,怎么看都是一个喜欢出来玩的丫头。

    在搞清楚她已经过了合法年龄之后,萧晋便将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然而,当他发现这姑娘表现的很疼且有血迹出现的时候,再反应过来她仅仅只是外表看上去开放,就已经晚了。

    当然,那个阶段的他在乎的事情不多,只觉得大家都是纨绔圈子里的,家里的教育方式都**不离十,不管你是否保守,既然选择出来玩了,那就应当有出来玩的觉悟,所以并没有真当回事。

    可是,在相处了半个多月之后,他终于咂摸出不对劲儿来了。

    不知何时,沈甜开始不再化浓妆,说话越来越温柔,服饰也越来越正常,给他打电话的频率更是直线上升。直到某一天他喝多了,迷迷糊糊接了个电话睡着,第二天早晨发现这姑娘就趴在床边,而且家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他身上的衣服都给洗了。

    初次出来玩的人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真的动感情,明显沈甜就正在犯这样的错误。

    萧晋吓坏了,他不是不喜欢这姑娘,而是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如果真的跟人家交往,那才是没良心的缺德害人。

    于是他当机立断,将沈甜哄走之后就开始冷处理,从三个电话才接一个,到信息晚半天再回从四五天见一次面,到找借口忙玩失踪,琢磨着火候差不多了,就又在朋友圈发了张搂着其它女人的亲密照片,算是明确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虽说冷暴力很人渣,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从一开始就说好了是玩,压根儿就没有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他自然不能像正常男女朋友那样干脆的说分手,只能通过这种手段让沈甜清醒过来,回想起两人的初衷。

    效果似乎不错,沈甜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他,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

    尽管他心里有些惆怅,却也松了口气。还是那句话,既然给不了人家未来,那就不能祸害人家好姑娘。

    在那之后没多久,他就砸碎了易家继承人的命根子,然后连夜逃亡,辗转来到龙朔,有感小寡妇周沛芹以及囚龙村村民的坚强,品性才算有所回归,再次拥有了责任感。

    本以为与沈甜再次见面怎么也得好几年之后,那时候说不定这姑娘已经结婚了,年少轻狂的事情自然可以一笑而过,却怎么都没想到,这才过去半年,而且还是在这种荒谬的“送货上门”的情况下。

    “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了?”

    女孩儿开口的同时,一滴泪也从眼角滑落。萧晋是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也是她的初恋,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忘记?

    “那什么……哪、哪能呢?我这不是正亡命天涯的嘛,别说你了,我连我爷爷和爸妈都见不着。”萧晋讪笑着推门下车,习惯性的手伸进衣兜打算掏手帕出来给沈甜擦泪,但想了想,还是作罢这种时候绝不能做任何容易引起误会的事情。

    “那我刚才叫你,你为什么不出来?”女孩儿显然没那么好打发,“是不是觉得我肯定会出卖你、去领易家那五百万美金的悬赏?”

    “我去!才五百万?易家也太抠门儿了吧?!”萧晋瞪大眼夸张道,“好歹也是顶级豪门,就算认为小爷儿不值钱,可他们家大少爷的命根子也不值钱吗?砸碎一个才五百万,早知道就多砸他们家几个了。”

    作者题外话:祝大家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