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乡野小春医 > 第836章 厚无止境
    在以前,周沛芹和很多女人一样,认为只知道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男人都没出息,但在经历过长达八年的活寡之后,才真正的明白,身为一个妻子,男人的疼爱和陪伴有多么重要。

    赚多少钱才算够?只要生活上过得去,能将孩子养大就足矣,钱是赚不完的,家人的陪伴少一天就是一天,补也补不回来。

    然而,她同样也知道,她爱上的是一个怎样自由的男人,拼尽了柔情,能够拴住他的心、得到那枚戒指,已经是难得的成效,如果再奢望其它,就是不惜福,老天爷也会看不下去的。

    按下内心的酸楚,她微笑着帮萧晋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退后一步,说:“好了,时候不早了,快点上路吧,早去早回。”

    “嗯。”萧晋将行囊背在肩上,又摸着她的脸说,“年前这是最后一次了,等我回来,我们一家人一起过一个热闹的春节。”

    出了家门,路过梁玉香家的时候他瞄了一眼,发现院门开了一条缝,里面分明有一只眼睛一闪而逝。

    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他停住脚步,对着大门说道:“想送我就大大方方的送,躲在门后,委屈给谁看呢?”

    咣当!门没开,而是关上了,紧接着还有上门闩的声音,显然他的这句话把梁玉香给气着了。

    无奈的笑笑,他继续往前走,冷不丁一个手机屏幕杵到眼前,上面写着:你对玉香姐太不好了。

    萧晋诧异的转脸看向郑云苓,说:“我记得,当初你可是警告我不准伤害沛芹姐的,这怎么又开始心疼玉香了?”

    郑云苓白他一眼,又输入道:“错的是你,又不是玉香姐,你要了她,就得对她好,否则,你就是个王八蛋!”

    萧晋顿时满头黑线,郁闷道:“刚才那就是我跟玉香姐平日里的说话方式而已,她知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更不会真的生气,你看不惯可以说,至于骂人么?”

    郑云苓摇摇头,满脸都是无奈,打字说:“我真想割下你的一块脸皮来,研究一下它到底有多厚。”

    一个无耻的男人脸皮能有多厚?当来到青山镇,萧晋完全不顾她在场就抱住赵彩云一通乱啃之后,小哑巴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厚无止境。

    简单用过午饭之后,两人继续上路,但萧晋没有直接开车去龙朔,而是先拐去的天石县。

    方菁菁已经选好了公司的新办公地点,只是还没有装修好,所以依然还留在天石大酒店办公。

    萧晋在酒店停车场停好车,带着郑云苓刚走进大堂,突然眼角余光发现从旁边冲过来一个人影,他想都不想,一手将郑云苓拉到身后,紧跟着腿一抬便踹了过去。

    那人影一声痛呼,捂着肚子跪趴在了地上,他这才看清,那人竟是房代云。

    所谓相由心生,当初那个玉树临风的房大帅哥,如今已经完全跟“英俊”这个词沾不上边了。发型凌乱,胡子拉碴,衬衫的一个领子都被外套压住,顶级的手工西服到处都是褶皱,一抬头,布满血丝的双眼更是说明了他这些天肯定没有睡过一场好觉。

    短短十天之内,一个公子哥就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可怜么?很可怜,但绝对不值得同情,萧晋的同情心可没有这么廉价。

    “菁菁你认识,她在1220房间,你先上去,等我处理了这点小事再去找你们。”他转身对郑云苓说道。

    郑云苓看看地上的房代云,又看看他,叹了口气,向电梯走去。

    “为什么?”房代云赤红的眸子死死盯着萧晋,因为肚子上挨了一脚而流出的口水还挂在嘴边,像是要吃人一样,“我自问没有一点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什么你要坑我?”

    萧晋嘴角冷冷一翘,没有理他,而是朝不远处的一个酒店女服务员招了招手:“那个谁,给我在一楼开个房间。”

    “想知道为什么,就跟我来。”丢下这么一句话,他就走向了那个服务员的方向。

    房代云迟疑片刻,爬起来,跟了上去。

    跟自家原老板关系密切,曾当众硬怼过前书记,与县太爷称兄道弟,各路局长老爷都巴结的人物,这四个标签,是天石大酒店全体工作人员对萧晋的共同印象,这样一位能在县城横着走的爷儿,别说不花钱开间房,就是让那个服务员陪睡,估计都不会被拒绝。

    毕竟他人够年轻,长得也不算难看,关键是有权又有钱啊!

    快速的用房卡打开一个房间,女服务员弯着腰,却努力抬起脸,小心翼翼的说:“萧、萧先生,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吩咐我就好,我叫小兰。”

    抛开心思不谈,这个叫小兰的姑娘明显懂得“要把握一切能把握的机会”这个道理,只要她情商足够,未来肯定不会混的太差,至少萧晋就因为她这句略显突兀的自我介绍而多看了她两眼。

    “不要让人随便进来打扰就好,谢谢。”

    打发走一心向上爬的女服务员,萧晋径直走到房间的酒柜前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便坐进面朝房门的沙发里,静静的等待猎物到来。

    是的,萧晋是个喜欢把事物利用到极致的变态,房代云虽然基本已经失去了竞争房家继承人的机会,但他这个人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不榨干到最后一滴,不符合萧晋的人生美学。

    房代云进门的时候,脸上已经没了那种仿佛要吃人的表情,只有眼中还剩下仇恨,以及浓浓的屈辱和不甘。显然,他还没有蠢到家,知道萧晋还肯单独跟他谈话,就代表他还有用。

    几天前还妄想着夺走人家一切包括女人的他,如今似乎要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了,怎么可能会甘心?

    然而,他并不是什么有血性和骨气的人,原来所有的自信和底气都来自房家继承人之一的身份,现在这一切都没了,尽管所拥有的财富依然是普通老百姓一生所不可及的,但在他的心里,自己跟乞丐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作者题外话:祝大家愉快!!